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白茶传说在线阅读 - 一百四十三 白娘子

一百四十三 白娘子

        春回大地,万象更新。

        龙盖寺旁的茶园也迎来了一年一度的采茶季。

        此时,茶树吐露着嫩绿的新芽,阳光透过云雾洒在山间,给这片古老的土地披上了一层金色的纱衣。

        寺庙里,季疵小和尚也背着竹篓出发采茶了。

        季疵长得眉清目秀,心地善良,寺中的僧众和山下的村民都对他疼爱有加。

        从小到大,每当春风吹拂,季疵总是主动上山帮助茶农们采摘新茶,他的身影在茶园中穿梭,就像一只勤劳的小蜜蜂。

        茶农们见季疵年纪虽小,却乐于助人,便常常逗他玩耍,考他所学。他们时而问以佛理,时而与他谈笑风生。季疵总是一一应对,不失机智与慈悲。茶农们对他的表现既惊喜又欣慰,纷纷称赞他是未来佛门的栋梁,能够继承老和尚的衣钵,成为龙盖寺的新住持。

        午后,春阳和煦,季疵在茶山上忙碌着。

        忽然,一阵急促的呼救声传入他的耳中。他顺着声音奔去,只见一位茶农不慎滑倒,腿部受伤,鲜血顺着腿流淌。季疵急忙上前,小心翼翼地为茶农包扎伤口。他的动作温柔而熟练,显示出他在寺庙中学到的救护知识。

        茶农感激地望着这个小小的和尚,心中涌起一股暖流。

        就在这时,季疵又看到一位老婆婆背着沉重的茶篓,步履蹒跚地走在山路上。她的身影弯曲如山间的老松,似乎随时都会被风吹倒。

        季疵毫不犹豫地上前,轻声问道:“婆婆,您要回家吗?让我送您回去吧。”

        老婆婆看着季疵稚嫩的脸庞,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随即被温暖的笑容取代。她点了点头,放心地将背篓交给了季疵。

        季疵小心翼翼地扶着老婆婆,一边慢慢走着,一边聆听她讲述往昔的故事。

        老婆婆的家并不远,但山路崎岖,对于年迈的她来说,每一步都是一次挑战。好在,有了季疵的搀扶,这段路变得不再艰难。沿途,春风拂面,花香袭人,一切都显得那么安详和谐。

        当他们到达老婆婆的家时,夕阳已经悄悄落下了山尖。

        老婆婆的家人看到季疵送回了老人,不禁连声道谢。

        季疵微笑着摇摇头,说道:“施主过谦了,出家人本就应该救助他人。”告别老婆婆的家人后,季疵又匆匆返回了寺庙。

        回到寺中,季疵并没有立即去休息,而是独自一人坐在蒲团上,面对着佛像沉思。

        他在思考今日的所作所为,是否合乎佛法,是否真能利益众生。

        夜幕降临,佛殿中的灯光柔和而明亮,照亮了季疵的脸庞,也照亮了他那颗纯净无私的心。

        季疵潜心问佛的时候,不知道窗外正站着两位女菩萨:太姥娘娘和碧霞元君。

        “他就是医神转世?”太姥娘娘问。

        碧霞元君点点头:“可叹那株茶还在天南海北的寻找,不知道他正躲于寺庙中问佛。”

        “一个在红尘中寻找,一个却落脚于红尘之外,碧霞元君你觉得,他们还有缘再见吗?”

        有没有缘,碧霞元君说了算呀。

        她可是掌管姻缘的神祇。

        但碧霞元君却对太姥娘娘说道:“随缘,看天意。”

        禅房中,季疵睡着了,很快便做了个梦。

        梦中,他置身一座山峰,山上全是奇峰怪石。

        一座山洞,洞口崖壁写着“鸿雪洞”三个字。

        鸿雪洞旁,一株茶树。

        这株茶树和季疵平生所见茶树,都长得不同。

        其叶若雪,其枝似霜。正值春日,新芽初展,犹如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白雾,朦胧中透出生命的蓬勃。阳光穿透薄雾,照在这些白毛茶叶上,仿佛给它们披上了一层金边,显得分外妖娆。

        季疵上前,轻抚这株茶树,喃喃问道:“这是什么茶树?满披白毫,长得好奇特。”

        话音落,茶树便随风摇曳,闪烁绿光,一个白绿渐变色衣裳的少女化形而出。

        季疵只觉眼前人又熟悉又陌生,似乎相识了五百年一般。

        “你是……”

        “我就是这株茶呀!”

        “敢问你是什么茶,我从前竟从未见过。”小和尚忽闪着好奇的眼睛。

        “我的名字还是你为我取的呢!你竟然自己都忘记了。”

        小和尚大吃一惊,心底里蓦然浮现出一个名字。

        “你是白茶?”

        “是的,神医,我找你找得好苦呀!”

        “你在何处找我?”

        “万丈红尘。”

        “这就难怪了,我已在红尘之外,你却仍在红尘中寻我,如何寻得到呢?”

        季疵猛地惊醒,周围是禅房光景:

        一盏悬挂于屋顶的油灯,其光线柔和而温馨,仿佛能够照亮人心中那最柔软的角落。灯下,一张木桌静静地立着,桌上摆放着几本佛经和一串木质的念珠,这些是他日常修行的伴侣。

        靠窗的位置,放置着一个小小的蒲团,此刻,他就在蒲团上打坐参禅,且刚刚做了一个梦。

        蒲团旁边,一株盛开的莲花在瓷瓶中亭亭玉立,它的纯洁与高雅与这个空间的气质相得益彰。墙角放着一把扫帚,把房间打扫得一尘不染。

        禅房的壁上挂着一幅水墨画,画中是一位高僧在山间行走的景象,笔触简洁而有力,透露出一种超脱世俗的意境。画面下方,一行工整的行楷写着“心如止水”,这四个字是小和尚修行的目标,也是他生活的座右铭。

        此时,禅房内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檀香,但小和尚的内心却起了波澜。

        都是因为那个梦啊!

        梦中有个漂亮的女孩子,正在万丈红尘中寻找着他……

        想到这里,小和尚猛地心惊,哭着跑出禅房,跑去寻找老和尚:“师父,师父,师父……”

        小和尚从自己的禅房匆匆跑出去,脚步急迫。他穿过幽静的回廊,越过低垂的松枝,一路向着炒茶房而去。

        住持大师正站在炒茶房中,手持长铲,专注地翻炒着新采的茶叶。炉火旺盛,热浪滚滚,茶香随着热气腾空而起,弥漫在整个空间。

        住持大师身着一袭灰色僧衣,头戴斗笠,动作从容不迫,仿佛是一场无声的舞蹈。

        小和尚站在门口,迟疑了片刻,终于鼓起勇气,轻轻敲响了门扉。听到声响,住持大师转过身来,脸上露出了和蔼的微笑。他放下手中的铲子,示意小和尚进来。

        “师父,弟子心中有惑,特来求教。”小和尚鞠了一躬,语气诚恳,睫毛上还挂着泪珠。

        “说吧。”住持继续翻炒着茶叶。炉火映照着他的脸庞,使其看起来更加慈悲和平和。

        “弟子,弟子刚刚亵渎佛祖了。”小和尚说着,如临大敌,失声痛哭起来。

        “季疵你是不是做梦了?”住持对自己的弟子,似乎十分了解。

        “弟子,弟子梦见了一个娘子……”

        “那娘子叫什么?”

        “她说她姓白,叫白娘子。”季疵说着重重抽噎了一下。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