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白茶传说在线阅读 - 一百四十一 李朝

一百四十一 李朝

        “杨家二娘子?哪个杨家?”

        姐弟俩天真地问店小二。

        “你连杨家都不知道?弘农杨氏呀!”

        “什么弘农杨氏?”

        店小二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这对姐弟。

        姐姐的眼睛像是秋水般明亮,每一次眨眼都似乎能倾泻出星辰。她身着绣着金丝凤凰的碧绿长裙,头戴着珍珠满缀的凤冠,言语声清脆,如同山间的泉水叮咚。

        弟弟有着一头乌黑的发丝,被束得整整齐齐。他的衣衫一尘不染,腰间佩着玉佩,步履之间透露出贵族的气质。

        姐弟俩都生得模样标致,被华服锦衣包裹,一看就不是穷人家孩子的打扮,而是出自贵族家的娘子郎君,然而,却带着一种天真清澈的表情,宛如山间清泉,未经世事的洗礼,又仿佛是金笼子里的鸟儿,与世隔绝。

        店小二见二人如此模样,也不忍恶言恶语驱逐,只对他们解释道:“弘农杨氏乃是名门望族,世代显赫。自汉代以来,杨家子弟或为文臣墨客,才华横溢;或为武将勇士,功勋卓著。他们家风严谨,教养出众,在朝中担任重臣者比比皆是。如今虽然时局多变,但杨家的声望犹存,他们家的后代仍活跃于世,出类拔萃。能招待杨氏成员,实乃我小店的荣幸啊!”

        “汉代又是什么?”

        那茶自从人间洪灾时力挽狂澜,牺牲自我,已枯萎了不知多少代,哪里知道人间如今又是哪朝哪代。她的思绪还停留在崇伯仙君、九幽素女那些上古神祇身上,实在不知道人间的朝代更迭,沧海桑田。

        “早亡了,淑女问那些做什么。”店小二摆摆手。

        “那眼下是什么朝代?”玄风此话一出,店小二越发看怪物的眼光看姐弟俩了,这下不赶也要把他们赶走。

        这怕不是两个傻子吧?

        自己生活的当下是什么朝代都不知道了。

        被店小二驱逐,姐弟俩悻悻然的,只能暂时在街上闲逛。

        太阳初升,金光洒满古城。炊烟袅袅,飘散于熙攘的街市之上,弥漫着刚出炉饼饵的馨香。

        只见街道两侧商铺林立,翘檐飞角,彩旗飞扬。瓦蓝如洗的天空下,行人摩肩接踵,络绎不绝。贩夫走卒、商贾士人、僧人道士,各色人等穿梭其间,形成一幅流动的画卷。

        姐弟俩走进市肆,铜锣声、吆喝声、讲价声交织。摊贩精心摆放着丝绸、陶瓷、茶叶、香料,还有来自西域的珍奇宝物,琳琅满目。小贩挥舞着折扇驱赶蚊蝇,一边向过往行人推销着自家的时令果蔬。肉铺里的屠夫臂力过人,刀法精准,每一刀下去都彰显着深厚的手艺。

        姐弟俩转过街角,便闻铁匠铺中丁丁当当的锻打之声。

        火星四溅中,铁匠赤裸的上身油光发亮,他们以锤与砧相呼应,锻造出生辉的农具和锋利的兵器。不远处,医馆传来药材捣碎的声响,还有患者得到治疗的宽慰之语。

        沿途可见胡姬酒肆,美丽的异族女子轻歌曼舞,吸引着四方宾客。丝竹悠扬,杯觥交错之间,旅人们畅谈着天下大事,也诉说着乡愁家思。小童们追逐打闹,或牵着盲眼木偶戏演员的衣角,好奇地看着那些栩栩如生的木偶表演。

        姐弟俩经过一间书肆,儒雅的书生手持折扇,挑选着心仪的诗书。他们时而低头吟咏,时而仰首思索,陶醉于文字的海洋。

        书法家正在里头挥毫泼墨,笔下生辉,每一笔每一划都凝聚了深厚的学问和匠心独运。

        佛寺钟声从远处传来,僧侣诵经念佛,香烟袅袅,传递着虔诚的祈祷与宁静的氛围。道观里,道士炼丹修行,天籁之音也从他们的箫笛中飘荡开来,宛如仙乐。

        “姐姐,不知眼下人间是什么朝代,此处又是哪里?真正是繁华得不得了,比天界有趣多了。”玄风拉着白茶的手说道。

        于是他们抓住一行人打听,行人道:“这里是蒲州永乐城,当今圣人姓李,天下早些年差点姓武,但如今仍旧是李家的天下。”

        圣人姓李,天下是李家的天下,那便叫它李朝吧。

        姐弟俩达成一致。

        李朝,蒲州永乐的街头的确热闹非凡。不知道是不是遇上节庆,社火队伍穿行于人群之间,杂技艺人惊险的表演让观众惊叫连连。扮相滑稽的戏曲演员,或是扮演英雄豪杰,或是模仿市井小民,引得观众捧腹大笑。

        玄风像个孩子,挤在人群中,伸长脖子,看得津津有味。

        白茶也暂时忘记前尘往事,放空自我。

        两人一边逛街,一边买了种特别受欢迎的街边小吃面食——胡麻饼品尝。

        他们也不知道什么小吃好吃,见街上行人纷纷在饼摊前排队,玄风便也拉着白茶去排队。

        胡麻饼是一种炉子里烤制的面饼,上面撒有胡麻,香脆而可口。

        那烤饼的老板一边往炉子里贴饼,一边向路人介绍:“咱们永乐的胡麻饼,就是到了长安,也是受欢迎的。这胡麻饼的胡麻可是西汉时期,张骞从西域带回的,五胡十六国时期传入到咱们中原……”

        “当一个卖饼的老板都要通晓古今。”玄风冲白茶慨叹。

        “没有一行是容易的。”白茶道。

        心里想着,不知道投胎做了凡人的陆羽,如今又在哪里,从事着哪行哪业。

        她这样想着,再抬头,看那摊饼的老板,就成了陆羽的模样。

        若不是玄风及时拉住她,她竟差点伸手去摸那老板的面颊。

        “姐姐,你差点要被当作女流氓了。”玄风带着白茶离开胡麻饼摊。

        夜幕已经降临,灯笼已经高挂,月色与烛光交相辉映。夜市仍旧热闹不减,小吃摊上的香气四溢,人们围坐品尝着羊肉泡馍、煎饼果子、糖葫芦等美食。游吟诗人携带琴瑟,弹唱着流传千古的佳作,为这繁华之地增添了几分文艺的气息。

        姐弟俩走着走着,又走到了白日探访的那间酒楼前面。

        清风徐来,珠帘轻摇。酒楼之内灯火辉煌,琉璃灯笼高挂,照得整个厅堂如同白昼。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