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白茶传说在线阅读 - 一百三十七 神仙日子原来是这样的

一百三十七 神仙日子原来是这样的

        白茶以为上天后,第一时间就能见到陆羽神医,两人叙叙旧,可是飞升后,赴不完的宴席,迎来送往,压根没时间去百草园拜访。

        白茶刚飞升,还没有自己的宫室,重华天君也还没来得及派遣她掌管的事务,她就暂且住在太姥娘娘的宫殿里。

        满天神佛要么到太姥宫,拜访白茶,要么送厚礼到太姥宫,祝贺白茶飞升成仙。

        白茶忙于应付这些人情往来,实在有些焦头烂额。

        她从前就是一株自由自在的小药草精,没当过神仙,实在不知道神仙还要应付这么多俗务。

        “那你觉得这样是好,还是不好呢?”太姥娘娘看着白茶,眼里露出宠溺的目光。

        白茶托着腮帮子,苦思冥想了起来。

        “我实在不知道一心向往的仙道是这样的,赴不完的宴会,迎不完的来送不完的往,我以为的神仙之道就是为苍生服务,有着干不完的实事,救不完的苦救不完的难,为苍生造福呀!”

        “想法是好的,”太姥娘娘摸摸茶的头,说道,“但是你想,如果神仙们各个救不完的苦救不完的难,那人间的百姓该有多苦多难呀?”

        被太姥娘娘一提点,白茶恍然大悟:“神仙们越逍遥越闲,说明苍生过得越幸福。”

        “对咯!”

        太姥娘娘莞尔一笑,这株茶脑子终于转过弯来了。

        转过弯来的白茶,紧绷的神经蓦地放松下来。既然苍生都过得很幸福,那她就做个闲神好了,她乐意做个闲神。

        “太姥娘娘,我可以去天界走走吗?转悠转悠,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太姥娘娘同意了:“现在君上还没有给你安排掌管事务,你就偷得浮生半日闲吧。”

        白茶立即如出笼小鸟,小跑着出了太姥宫。

        她本想直奔百草园的,也不知道陆羽神医怎么回事,满天神佛都来向她道贺了,而最重要的他却无声无息。

        难道百草园事务太忙,他没空来看她?还是不知道她已经成功取得仙籍了呀?

        不可能不可能,满天神佛都知道她当神仙,成了仙界体制内的人了,陆羽神医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那到底为何不来看望她?

        等下见了面一定要质问他一番。

        “白茶……”

        白茶经过一间宫殿,宫殿门吱呀就开了。

        宫殿内站着一个仙女:犹如冰雪皎洁的芙蓉,孤傲而清艳。

        她的衣着,宛若流云织锦,轻盈飘逸;似是天边最柔软的霞光凝聚而成,轻拂着肌肤,透出一种不染尘埃的高洁。衣裳上绣有桂树之花,每瓣每叶皆是细腻无比,仿若真的散发着淡淡的幽香,令人沉醉。

        她的长发如瀑布般披落,黑发中点缀着珍珠般的星辰,闪烁着神秘的光芒。头上戴着凤冠,冠中镶嵌着璀璨的宝石,辉映着她那晶莹剔透的面容,仿佛是月亮赋予她的荣耀一般。耳畔垂着的珠坠轻轻摇曳,发出细微的叮咚之声,如同仙乐缥缈,令人心醉。

        仙子的美貌,宛如画中人走出,眉如远山之黛,眼似秋水之潋滟。她的目光深邃而遥远,似乎藏着无尽的故事和岁月的沉淀。她嘴角微扬的笑容,仿佛能瞬间温暖整个宫殿,使这寂静的宫殿充满了一抹不易察觉的温馨与生机。

        她从宫内走出来,那袅娜的身姿宛如轻舞飞扬的柳絮,又似踏着露水的花瓣。

        “丫头,你不记得我了?”

        “女师父?”

        白茶认出来她是谁了,她的女师父。

        白茶想起来,那对教她制造箭矢和射箭的神箭夫妻,男的死了,女的吃了不死丹,飞升了。

        “没有想到能在这里遇见女师父!”白茶激动地扑向嫦娥仙子。

        “丫头,你也飞升成仙了,我还没有送你礼物呢,我已经给你准备了礼物了,只是没有遇见你,你来了就巧了……”

        嫦娥仙子将白茶拉进了广寒宫。

        月宫之中,三位少年:鼓、延、殳斨,已经奏起了悠扬的乐曲,他们的指尖拨动着天籁之弦,每一音每一律都如同涓涓细流,汇成一曲清新脱俗的仙曲。音符在宫殿之间回荡,如梦如幻。

        伴随着这悠扬的旋律,嫦娥仙子轻启红唇,吐气如兰,她那纤细的腰肢随着音乐的节奏轻轻摇曳,犹如一朵轻盈的花瓣在微风中翩翩起舞。她的舞姿优雅而神秘,每一个转身,每一个仰望,都在表达对白茶的祝贺。

        白茶被这美轮美奂的舞蹈深深吸引。

        而玉兔捧着一盘香气四溢的桂花糕,轻轻地走向白茶。那桂花糕晶莹剔透,上面镶嵌着星星点点的桂花,散发着淡淡的幽香。玉兔将盘子递给白茶,眼中满是喜悦与祝福。

        白茶接过桂花糕,心中感激不已。

        她深深地鞠了一躬,向玉兔表达自己的谢意。她将一块桂花糕放入口中,只觉得一股清香在舌尖绽放,甘甜而绵软,如同品尝了一块天上的云霞。

        远处,伐桂的男人停止了砍伐,与白茶一起欣赏嫦娥的舞姿。

        他在这月宫中,每日都能欣赏到嫦娥仙子的舞姿,可是每次看都总觉看不够,每次看都能发现新的美……

        一曲舞罢,白茶将桂花糕捧到嫦娥仙子面前:“师父,那个男人是谁呀?”

        嫦娥望向桂花树,吴刚正倚桂而息,斧落肩旁,其势似断云之偶泊,不再劈风斩浪。汗珠犹挂颊边,映月如露,光芒温润若玉。喘息稍定,目光穿过层叠翠叶,凝于那银辉下素裳飘飘的嫦娥。伐桂虽为罚,至此瞬间,心海微澜,尽是天涯共此时之情愫。

        见嫦娥看过来,吴刚赶忙调转视线,举目望穹苍,星辰点点,斗转星移,岁月蹉跎。桂香阵阵,入鼻心醉,仿佛能洗净尘俗,让心灵得以片刻宁静。

        吴刚静立久矣,斧柄沁入手心,冰凉一片,却再无挥舞之意。

        月宫寂寥,桂树葱茏。吴刚与桂相伴,无声成咏。此刻,即便是天罚之重,也抵不过心头那份对流年的感慨,以及对远方家乡的思念。

        妻子背叛,且自裁,他哪里还有什么家呢?

        这日日困住他的桂树下,方寸之地,就是他的家了。

        “他是我们爹爹。”三位少年:鼓、延、殳斨齐声说道。

        “那娘呢?”

        “娘!”三位少年朝着嫦娥齐声喊道。

        白茶猛然瞪大了眼睛。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