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白茶传说在线阅读 - 一百三十三 父母双全了

一百三十三 父母双全了

        “太姥山!”陆羽激动起来。

        “陆羽医神知道这座山?”

        “不止知道,还在这座山上住过一段日子。”

        “怪不得此山被称为‘海上仙都’,传说东海上的神仙常年在此聚会,原来就连医神你也光顾过此山,那不知道医神住在此山时,可知道此山巅鸿雪洞旁长了一株毓秀钟灵的神药?”

        陆羽整个人都激动得发抖。

        “药祖见到她了?”

        “见是见到了,可惜这神药不知经历了什么,无端枯萎了,甚是可惜。”

        老神祇一声叹息,陆羽的心蓦地一沉。

        ……

        “你们三个有名字吗?”

        嫦娥仙子将那三个拖油瓶喊了过去。

        三个拖油瓶自从被丹朱太子送到广寒宫后,哪也不去,就盯着吴刚伐桂。

        三只拖油瓶,六双大眼睛,吴刚气得越发拿那株桂花树出气,昼夜不停砍伐。

        那桂花树却是毫发无伤,而吴刚倒是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嫦娥仙子问你们话呢,你们快告诉她啊!”玉兔催促三个娃娃。

        “她是谁?”三个娃娃异口同声。

        “她是嫦娥仙子,是咱们广寒宫现在的宫主。”玉兔耐着性子解释。

        “那以前的宫主是谁?”

        “以前的宫主是太阴星君,但自从嫦娥仙子来了,太阴星君就离开广寒宫了。”

        “是被嫦娥仙子赶走了吗?”

        “鸠占鹊巢!”

        玉兔愣了愣,这三个娃娃怎么有点讨厌啊?

        嫦娥仙子倒不在意,好脾气的笑眯眯的,招呼三个拖油瓶吃点心。

        点心是用桂花做成的桂花糕。

        那桂花糕,玉润光洁,似雪中初绽的腊梅,散发着淡淡的幽香。

        碧绿的粽叶包裹,犹如翠羽轻覆,更显得那糕点娇嫩欲滴。

        轻轻揭开粽叶,便见其肌理细腻,恍若凝脂。

        桂花瓣儿洒落其中,点缀如星,黄白相间,宛若皓月下的繁星点点。

        品一口,甘甜而不腻,香气袭人,仿佛置身于秋日的桂林之中,清风徐来,令人心旷神怡,久久难忘那一份脱俗的清香与细腻。

        但,三个拖油瓶偏偏不吃。

        “用桂花做的点心不能吃。”三个拖油瓶道。

        “为何?”嫦娥仙子不解。

        “桂花一定有毒,否则那个大块头为何要把桂花树砍倒?”

        说得也有道理。

        “你们三个都很聪明,”嫦娥仙子笑道,“我该怎么称呼你们呢?”

        “我叫鼓。”

        “我叫延。”

        “我叫殳斨。”

        三个拖油瓶逐一自报家门。

        嫦娥仙子点点头,指着远处的伐木工说道:“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是我们娘的丈夫。”

        “你们娘的丈夫,你们管他叫什么呀?”

        “按道理该叫爹。”

        “那以后你们就叫他爹爹。”

        鼓、延、殳斨点点头:“知道了。”

        “你们爹是个可怜人,以后你们三个就在这广寒宫里好好陪伴他吧。”嫦娥仙子循循善诱,耐心教导。

        “可是宫主,光有爹没有娘,怎么办呀?”三个小娃娃突然放声大哭。

        嫦娥仙子心头一滞,蓦地同情起这三个拖油瓶来。

        不管大人犯了什么错,孩子有什么错呢?孩子是无辜的呀。

        嫦娥仙子将三个小娃娃搂在怀里,说道:“别哭了别哭了,我既是这广寒宫的宫主,你们自然也可以将我当作母亲。”

        这下父母双全了,三个小娃娃立即停止了哭声。

        嫦娥仙子看看三个小娃娃,又看看远处伐桂的男人,心底突然生出一份踏实的感觉来。

        凄冷的广寒宫,竟有了一分家的味道出来。

        “我带你们仨变戏法吧。”嫦娥仙子教鼓变成一只小蟾蜍,教延变成一只小兔,又教殳斨变成一道奇丑无比的小动物。

        殳斨哇哇大哭起来:“为什么我比大哥还丑?我不要我不要。”

        嫦娥仙子笑道:“这是天癸,名叫不详,虽然丑,有大作用呢?你要不喜欢谁,就可以在他面前变作不详的天癸,那人看了你的化形就会灾难临身。”

        原来有这样的作用。

        殳斨立即不哭了,觉得自己的戏法丑帅丑帅的。

        嫦娥仙子教三个娃娃变了一段时间戏法后,又觉得无聊了,于是又开始教殳斨制作箭靶,教鼓和延制造钟、磬,制定作乐曲的章法。

        大哥二哥跟着嫦娥仙子学音乐,每天都乐呵呵的,又美又陶醉,而自己却要辛苦制作箭靶,殳斨又不乐意了,哇哇大哭起来。

        嫦娥仙子便搂着他说:“傻孩子你知道什么呀?我这辈子只教过两个人制作箭和箭靶,而我的这个技艺是跟我最爱的人学的。”

        “他既然会射箭,为何不直接一箭射死那桂花树,还要辛苦地一斧头一斧头地劈呢?我爹真笨啊!”

        殳斨还是个天真的小娃娃,既然嫦娥仙子是娘,吴刚是爹爹,那娘口中最爱的人自然是爹爹咯。

        他骂完爹,又问嫦娥仙子:“那娘你收的另外一个徒弟是谁?”

        “是个女徒弟。”

        “也是个女神仙吗?”

        “她啊,还没有成仙呢,是株小药草精。”

        “那她现在不在天上咯,我还想找她玩呢。”殳斨很失落。

        嫦娥仙子也不免想念起白茶来,那个小药草精如今在哪里,怎么样了呀?

        “娘,娘,你别难过,听音乐能让人变得快乐!”

        鼓和延敲着钟和磬,一下一下,韵律十足,让嫦娥忍不住跟着他们的鼓点跳起舞来。

        “哇,娘跳舞原来这么好看呀!”殳斨和玉兔忍不住鼓掌。

        就连远处伐木的吴刚也停下了斧头。

        自此,寂寞的广寒宫终日大门紧闭,不接待任何访客,门内时常仙乐飘飘,热闹非凡,是另一番天地。

        ……

        青珠宫内,灯火通明,琉璃瓦下,金碧辉煌。

        青珠娘娘身着华服,头戴凤冠,垂旒如瀑,端坐于高台之上,眉目含笑,仪态端方。

        重华殿下与太姥娘娘等贵宾齐聚一堂,各披盛装,佩瑶带玉,气宇轩昂。

        宴厅之中,红梅傲雪,绿竹含烟,香风袅袅。琴瑟和鸣,悠扬入耳,舞姬轻扬罗袖,翩翩起舞,犹如蝴蝶穿花,轻盈欲飞。歌声升平,旋律悠扬,伴随着笙箫合奏,宛如清泉流淌,令人心旷神怡。

        重华殿下英姿飒爽,丰神俊朗,目光如炬,对青珠娘娘频频点头称赞。

        太姥娘娘慈眉善目,笑颜如花,不时与旁人交谈甚欢,赞叹不已。

        座上宾朋,或谈笑风生,或举杯畅饮,欢声笑语,喜气洋洋。

        珍馐美馔,琼浆玉液,摆满桌案。玉盘珍馐,金碗琼浆,香气扑鼻,色香味俱佳。宾客们品尝着美味佳肴,赞不绝口,夸赞厨艺非凡,青珠娘娘更是款待周到,宾至如归。

        随着宴会的进行,节目愈发精彩。杂技演员身手矫健,变幻莫测;戏法师手法奇特,令人啧啧称奇。一时间,掌声雷动,欢呼声此起彼伏,将宴会推向了高潮。

        青珠娘娘见状,心中欢喜,起身举杯,向众人敬酒。她的声音清脆悦耳,如珠落玉盘:“诸位贵宾,今夜良宵美景,能与诸位共赏,实乃我之荣幸。愿我等仙友友谊长存,岁岁平安。”

        众宾客纷纷站起,回敬酒杯,同声应和:“愿青珠娘娘安康,愿友谊长存!”

        欢声笑语中,青珠宫内的灯火,久久不熄。

        青珠宫外,却有一人,面色郁郁,忧心如焚。

        正是天界新晋的陆羽医神。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