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白茶传说在线阅读 - 一百二十二 麻疫

一百二十二 麻疫

        “没事。”陆羽神医很有爱心的将小宝抱在怀里,让他坐在他的大腿上。

        “真不好意思啊!”孩子的爹爹对陆羽神医说道。

        “没事,我觉得你长得很像我一位故人。”陆羽神医看着洞那边的男人。

        “你那位故人是谁?”

        “一位擅长治水的朋友。”陆羽神医说着叹了口气。

        “您说的是我的父亲崇伯仙君吧?”

        没想到竟然在天牢遇到崇伯仙君的儿子。

        “你是文命仙君?”

        “不敢当,不过是天界的阶下囚而已。”文命叹口气。

        谁能想到啊废寝忘食,殚精竭虑十三载,竟换来阶下囚的命运。

        没有像父亲那样被处死,是不是已经很幸运了?

        “早就听说文命仙君治好了人间的水患,上天接受嘉奖,怎么……嘉奖就是一座牢房?”陆羽神医很吃惊。

        隔壁,文命仙君叹口气,说道:“天君说了,陆羽神医说过太母娘娘的慈悲心,除非人间灾厄彻底解决,否则不能康复,如今我表面看是治好了人间水患,可太母娘娘却不见苏醒,所以,天君觉得这天下的洪水早晚有一天还是要复发,我并未成功治洪。”

        “如此说来,还是本神医害了你。”

        陆羽神医心头沉重。

        “敢问,你是哪位神医?”

        “天界百草园,草部主事,陆羽神医。”

        陆羽自报家门,隔壁夫妻俩发出惊喜的欢呼。

        “我们可算找到你了,陆羽神医。”

        于是将白茶挂念他的事都和陆羽神医说了。

        陆羽神医一时难过得说不出话来。

        好久好久没有见到那位小茶树精的面了。

        可惜他身陷囹圄,无法与她的浅月流歌取得联系。

        “白茶还好吗?”

        “这些年我能治理好水患,还多亏了白茶仙子。”

        虽然白茶还没有成仙,可在文命夫妇心目中,她比天上的仙女还要善良能干,文命遂将这些年她在人间如何利用冰雪之术,协助他治水,以及替他照顾好妻儿的事一一细说。

        陆羽感动,看着怀里的小男孩,“这么说,那位小姐姐也抱过你咯?”

        他紧紧搂住小男孩,希望从他身上感受到一些来自白茶的体温与气息。

        ……

        才堡村。

        瘟疫如同一只无形的魔爪,悄无声息地侵袭了和平的村庄。

        初夏的阳光本应照耀着孩子们无忧无虑的笑脸,然而现在,它却无情地照射在这片被病痛折磨的土地上。村庄里,曾经的欢声笑语被压抑的呻吟和哭泣所取代,儿童们的感染更是让这场灾难的惨状愈发触目惊心。

        小丽,一个六岁的女孩,原本是村里的活泼宝贝,她总是追逐在蝴蝶后面,用稚嫩的手指试图触碰那飞舞的美丽。

        然而,瘟疫席卷而来,她第一个倒下了。病床上,小丽的皮肤失去了往日的红润,取而代之的是病态的苍白。她的双眼深陷,显得异常疲惫,高烧让她的额头烫得像是能煎熟鸡蛋。咳嗽声沙哑而频繁,每一次咳嗽都像是在用尽全身的力气。

        隔壁的小强,比小丽大一岁,他的情况更加糟糕。瘟疫不仅夺走了他的活力,还在他的腿上留下了丑陋的疮疤。小强再也没有力气去田野里追逐兔子了,他只能躺在床上,眼神空洞地望着屋顶,仿佛在思考为何这不幸会降临到自己身上。

        在另一间屋子里,一群年幼的孩子挤在一起,他们的哭声交织成一首凄惨的歌。其中一个小男孩名叫小杰,他蜷缩在角落里,手里紧握着母亲的手帕,泪水早已浸湿了那块布。

        他的母亲在瘟疫中失去了生命,留下小杰独自面对这个残酷的世界。他的眼神中充满了迷茫和恐惧,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将会怎样。

        大夫们忙碌地穿梭在村庄里,他们的脸上写满了疲惫和无奈,他们无法为这些孩子们提供足够的救治。他们能做的,只是在孩子们生命的最后阶段给予一些安慰和陪伴。

        村庄的每一个角落都被瘟疫的阴影笼罩,孩子们的痛苦和绝望成为了每个家庭心中无法愈合的伤口。

        父母的无助,亲人的悲痛,都在这场灾难面前显得如此微不足道。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在病魔的折磨下逐渐枯萎,却无能为力。

        夜幕降临,村庄里弥漫着一股死寂的气息。偶尔传来的狗吠声和夜鸟的叫声,似乎在诉说着这片土地上发生的悲剧。冷风吹过,带走了白日的喧嚣,却带不走人们心中的悲伤和对未来的恐惧。

        白茶跟着蓝姑走进了村子,耳边充斥着父母们的哭声。

        “又有孩子感染瘟疫,死了……”蓝姑对白茶说道。

        洪水过后,大量的污水、垃圾和死亡动物的尸体会进入水源,导致水质恶化。这些污染物中含有病毒,当人们饮用这些受污染的水时,很容易感染上各种疾病,如霍乱、痢疾等。

        白茶明白这个道理,但蓝姑却说不是这个道理。

        “你仔细看这些孩子的病状,与洪水后的瘟疫并不相同。”

        在蓝姑的提示下,白茶一家家检查孩子们的病况:只见孩子们的皮肤上长了很多红色斑点,它们像被风轻轻撒在她身上的小花瓣,随机而无情地铺展开来。这些斑点很快汇成片,形成了大块的红疹,仿佛有人在他们脆弱的皮肤上涂抹了层厚重的朱砂。原本光滑细腻的面庞,现在布满了丘疹,连成一片,使得孩子们的脸庞看起来像是被炙热的火焰舔过一般。

        一些孩子的疹子凸起,宛如无数个微小的火山在皮肤上爆发。这些凸起的疹子互相融合,形成了大片的肿块,触之即痛,让人不忍直视。有的孩子忍不住去抓挠,结果导致皮肤破损,鲜血和渗出的液体使伤口变得更加严重。

        不仅仅是面部和四肢,就连孩子们的身体其他部位也未能幸免。密集的疹子覆盖着他们的小身体,让本应自由奔跑、嬉戏的季节变成了与疾病抗争的日子。

        他们的眼神中透露出困惑和恐惧,小小的心灵尚未准备好面对如此沉重的打击。

        整个村庄都被这无形的恐慌所笼罩。父母们心急如焚,却无能为力,只能寄希望于神仙搭救。

        “孩子们得的是麻疫。”蓝姑说道。

        麻疫。

        白茶只觉耳熟。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