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白茶传说在线阅读 - 一百一十五 文命

一百一十五 文命

        羽山。

        古老而沉静的孤坟前,少年文命独自跪坐于父亲崇伯仙君的墓前。岁月未能在他稚嫩的面庞上刻下太多痕迹,但一双眼睛却透露出超越年龄的坚毅与沉重。

        细雨纷纷,如天地间的哀悼,轻抚着每一寸泥土,也抚慰着文命内心深处的哀伤与不舍。

        “父亲,您生前未竟的大业,儿愿承担。”声音虽轻,却坚定无比,仿佛要穿透这漫天的雨幕,传达给沉睡在地下的英灵。

        文命的目光落在面前的泥地上,那里铺着一张由树枝和石头勾勒而成的简易图形——一幅治理洪水的示意图。

        他的手指沿着图中河道轻轻划过,心中默念着父亲生前讲述的水文知识和治水策略。文命知道,这不仅仅是一场对抗自然灾害的斗争,更是一次对人心的挑战,他必须继承父亲的遗志,完成那个让人类安居乐业的梦想。

        “江河横流,堤坝为先。”文命自言自语,他在图上标出了重点修建堤坝的位置,这是他从父亲那学到的第一课——防患未然。但他也知道,单靠堤坝并不能根治洪水,必须配合其他措施,才能真正解决问题。

        他的目光又移向了图中的山谷和丘陵,思索着开凿渠道引水入海的可能性。文命记得父亲曾言,水之所以成为灾,是因为它没有去处。如果能够合理引导,便可化害为利。于是,他在图上细致地描绘出一条条可能的水道,每一笔都显得那么审慎而充满希望。

        夜幕渐渐降临,寒风中,文命的身影显得格外孤独。但在他的心中,却有一股暖流在流淌。那是对未来的憧憬,是对父亲承诺的坚守,更是对苍生生存与发展的责任感。

        文命深知,自己肩负的不仅是治水仙君家族的荣耀,还有整个人类的福祉。

        “若我能得到治水的机会,我将遍历每一座山,每一条河,亲自勘察地形,制定更精确的计划。”文命对自己发誓,他知道这将是一条充满艰难与挑战的道路,但他也相信,只要坚持不懈,终将有一天能够看到那幅图中的景象变为现实,看到百姓们再也不用担心洪水的威胁。

        月亮悄然升起,银光洒在那张充满梦想与希冀的示意图上,仿佛赋予了它神圣的力量。少年文命仍旧跪坐在那里,沉浸在对未来的规划与构想之中。他没有察觉时间的流逝,直到东方泛起鱼肚白,他才缓缓起身,对着父亲的坟墓深深一拜。

        “父亲,我会用我的行动,让您的智慧继续照亮这个世界。”说罢,文命收拾起地上的示意图,转身踏上了新的征程。他的背影逐渐消失在晨雾中,留下的是一片被雨水洗涤过的清新空气,以及一份坚定不移的承诺。

        ……

        凌霄殿上,一片喧哗。

        满天神佛都骚动起来,重华殿下法力演绎的那张幕布上,少年文命正在走出羽山的路上。

        “没有君上的命令,他怎么可以离开羽山?他可是崇伯的儿子,罪仙之后!”蕊玉仙君得了丹朱太子的眼神示意,在凌霄殿上叫嚣起来。

        满天神佛一呼百应,都围绕崇伯仙君的罪仙身份,向天君进言,绝不可以让文命离开羽山。

        “君上,是我让文命离开羽山,上天面见君上的。”

        重华殿下如实禀报。

        天君蹙起眉头,他再疼爱这个义子,此时也觉得这个义子擅作主张,有些过分了。

        但太白金星帮腔说:“君上,天下苍生正受洪患之苦,天界又暂无可治水的良才,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重华殿下感激看了太白金星一眼,向天君道:“君上,是死马还是活马,等君上亲自见面文命后,自有定论。”

        于是,天君让太白金星去羽山途中将文命快速接了过来。

        这少年不怎么上镜啊!

        本人要比幕布里漂亮很多,也没有那么黑。

        “罪臣崇伯之子文命,拜见天君。”他跪拜于地,倒也懂礼数。

        “文命,你来此不怕触犯天条,为自己招来杀身之祸吗?”天君问。

        文命道:“身为治水家族的后人,文命有责任有义务,为君上排忧解难。”

        “你父亲因为治水不力,死在羽山,你不怕和你父亲一样的下场吗?”

        “父亲治水不力,的确该死。”

        少年此话一出,满天神佛顿时哗然。

        天君露出满意的神色:不为他父亲喊冤就好,这娃儿识相。

        只听他又说道:“人间水患再次爆发,恳请天君给文命机会,让文命戴罪立功。”

        “满天神佛人才济济,为什么朕就要把机会给你呢?”

        文命向天君陈述自己的治水方法,他展开了一幅详尽的图纸,图中江河流向清晰可辨,标注了各处堤坝、渠道与蓄水湖的位置。

        “治理洪水,首要是顺应自然,不可强行逆流而动。”文命一指点在图上的山峰与峡谷之间,“我们将在这些地方建立水库和蓄水池,以收纳汛期过剩的雨水。”

        文命接着指向那些曲折蜿蜒的河道:“同时,我们需要加高和加固河堤,以防洪水泛滥。但仅仅如此还不足以根治问题。因此,我提议开凿新的河道,引导洪水向安全区域疏散,最终流入大海。”

        他的话语中透露出对大自然深刻的理解和尊重,他知道每一条河流都有它的生命和意愿。他提出要观察动物的行为,以预测天气变化;倾听民声,收集各地治水的经验与智慧。

        众神聆听着这个罪仙之后的计划,他们看到了文命眼中的坚定与热情,感受到了他对这片土地深沉的爱。

        “请君上给文命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文命再次叩拜于地。

        “君上不可,”蕊玉仙君得了丹朱太子眼神示意,道,“他是崇伯的儿子,他若以治水的机会造成天下大乱,为崇伯报仇,那可如何是好?”

        “君上,儿臣愿为文命担保。”说话的是重华殿下。

        “你担保?如何担保?若文命治水不力,你也一并治罪吗?”丹朱太子冷笑着看向重华殿下。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