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白茶传说在线阅读 - 一百一十三 袖中世界

一百一十三 袖中世界

        这一回,红衣少女听话地从地上站起来,对着灵霄果树仰头张嘴,一颗颗灵霄果自动离开枝头,排着队纷纷飞入她的嘴里。

        一旁,蓝衣妇人满意地露出微笑。

        “现在,你可以回石头山守护你的鸿雪洞去了,从今往后,你不但是鸿雪洞主,就连整个石头山都听命于你。”

        红衣少女再次踏足石头山。

        她的脚步轻盈,仿佛不属于这尘世。她的身影在石头山的山脚下出现,但见整个石头山都披上了一层洁白无瑕的雪衣,显得分外妖娆。

        少女的红衣与雪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就如同热情与冷静的完美融合。飘落的雪花轻柔地拂过她的发梢,像是迎接她的使者。

        她踏上了回山的路,每一步都印下深深的足迹。风轻轻吹起,卷起了地面的雪花,伴随着她的前行跳起了欢快的舞蹈。山间的松涛似乎也在低语。

        攀登中,红衣少女不时驻足,回望着身后绵延的脚印,她抬头望向山顶,那里白雪皑皑,如同一位高贵的女王,端坐在宝座上俯瞰众生。

        少女到达了山顶。呼吸间都是冰凉而新鲜的空气。

        但耳边回响的都是妖精们被火妖燃烧、炙烤而发出的痛苦哀鸣。

        红衣少女张开双臂,腾空跃起,飞到高空中,她将整座雪山都尽收眼底,那些在雪地流窜为非作歹的流火,正是火妖们。

        凶猛的火妖,它们以火焰为武器,所到之处皆化为焦土,空气里弥漫着肉被焚烧的焦味。

        红衣少女眉头紧蹙,她在高空施展法术,双手挽动,口中念念有词。随着她法术的深入,整座山的冰雪果然都听到了她的召唤。一时间,暴风雪席卷天际,雪花纷纷聚集,形成了一支庞大的冰雪军团。它们在红衣少女的指引下,向火妖们冲去,勇往直前。

        冰与火的较量异常激烈,空气中充满了冰冷与灼热的对撞。在红衣少女的法术支持下,冰雪军团展现出了惊人的力量。它们迅速压制了火妖,寒冷的冰霜逐渐削弱了火焰的威力。

        最终,在一阵剧烈的寒风吹拂下,最后一只火妖被冰冻,整个世界恢复了平静。红衣少女缓缓降落在被雪覆盖的山顶,她的红衣在雪地中鲜艳夺目,如同燃烧的火焰,但她却没有笑。

        随着她的双手轻轻摆动,仿佛是在指挥着一场无声的音乐,她的法术唤醒了山中的每一片雪花,每一块冰晶。空气中寒气愈发浓郁,天气似乎因她的法力而变得更为凛冽。

        红衣少女将袖子轻轻一挥,那袖子仿佛化作了无底的深渊,无论多少冰雪都能纳入其中。白茫茫的雪被吸引,形成一道道优美的弧线,翩然飞舞进她的袖口。原本铺天盖地的冰雪风暴,在她那看似柔弱无力的一袖下,竟渐渐地收敛了锋芒,被收入袖子中,消失不见。

        满山的冰雪仿若未曾存在,只剩下无边的石砾和断崖。而在红衣少女的袖中,那些冰雪并未消失,而是在她的法力下凝聚成了一个冰雪世界,安静而又神秘。

        火妖的领袖迎面而来,要替他的火妖手下们报仇,红衣少女只是淡定地一笑,从袖中随手捏出一把冰雪,轻轻一吹,便化作了锋利无比的冰刃。冰刃在火妖的身体上穿梭,瞬间火妖领袖被冻结成冰雕,失去了战斗力。

        他的脸上是定格的惊诧的表情,没有料到这个看似脆弱的少女竟能操控整座山的冰雪。在红衣少女连袖再次挥动的刹那,无数冰雪如强弩之末般从袖口飞出刺向火妖,火焰在冰雪面前渐渐熄灭,化作一缕烟被风吹散。

        石头山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红衣少女轻轻地收拢袖子,那些曾经是整个石头山困扰的冰雪,现在成了她的袖中世界,成了她的力量之源,静待下一次的召唤。

        ……

        蓝衣妇人站在才堡村中,仰头看不远处的石头山。

        那里不再是一片白茫茫的冰雪世界,又恢复了生机勃勃的景象。

        阳光穿透朦胧的晨雾,照射在石头山的山巅之上,银白与金黄交织出耀眼的光芒。石林奇峰耸立,仿若大地之母挺拔的脊梁,铸就了一道道天然的屏障。其间怪石嶙峋,有的似剑锋直指苍穹,有的如兽面凝视远方,形态各异,妙趣横生。

        但见蜿蜒曲折的山路上,树木葱郁,掩映在山岩之间。松柏挺立,枝繁叶茂,绿意盎然;杜鹃花开,烂漫如火,热烈鲜艳。花香随风飘散,令人心旷神怡。

        山腰云海翻腾,穿行于山峰间的清风,载着山中水汽与草木芬芳,轻轻拂过每一只鸟儿和每一个奔跑的小动物。

        矫健的岩羊在陡峭的山壁上自由跳跃,灵动的小松鼠在林间穿梭嬉戏,而那些栖息在枝头的鸟儿,正在唱着清脆悦耳的歌声。

        蓝衣妇人远远看着那挺拔的山峰,那奇异的石头,那绚烂的花卉,那活泼的生灵,露出了慈悲的笑容。

        “蓝姑,你站在那里干什么?”慧明站在远处朝蓝姑喊。

        然而蓝姑没有回答他,她独自一人,静静地站在村口的大榕树下,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又似乎在追忆着过往。

        随着时间的流逝,蓝衣妇人的身影变得越来越模糊,越来越不真实。

        石头山上的云雾已经散去,阳光普照大地,一阵轻柔的风吹过村庄。

        蓝衣妇人的身影变得薄如蝉翼,透明如水。她那清澈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安详与释然,仿佛她长久以来的等待终于得到了回应。

        风轻轻地吹拂着,蓝衣妇人的身影渐渐被吹散,就像从未存在过一般消失在空气中。

        慧明揉揉眼睛,哪里还有蓝姑的身影。

        再抓抓脑袋,蓝姑是谁,他已经不记得了。

        整个村庄的人都不记得才堡村里,曾有一名穿蓝衣的妇人,来过又走了。

        他们和凡间的所有百姓一样,度过了洪灾,度过了雪灾,过上了难得的安居乐业的生活。

        ……

        天界,一直照顾太母娘娘的仙娥向天君禀告,说是太母娘娘醒了。

        但天君来到太母娘娘的寝殿时,太母娘娘依旧沉睡不醒。

        ……

        又一天清晨,当第一缕阳光像往常一样透过薄雾洒向大地时,地面突然发出了微妙的颤动。起初,这颤动轻微得几乎无人察觉,就像是大地在轻声低语。但很快,这低语变成了咆哮,平静的土地像被巨大的力量撕扯开来,形成了一道道深深的裂痕。

        继而,那些裂痕迅速扩大,仿佛是地狱之口在大地上张开。紧接着,从这些裂痕中涌出了汹涌的洪水,如同囚笼中的野兽脱缰而出,急迫地冲向地面……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