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白茶传说在线阅读 - 六十八 白水素女螺

六十八 白水素女螺

        王后的寝宫。

        从精雕细琢的拱形门廊望进去,彩绘玻璃反射着千盏灯笼的光辉,斑斓的光点洒满整个房间。墙上挂着精美的织锦壁毯,上面绣着凤凰牡丹等吉祥图案。

        寝室内的床榻宽大而舒适,帷幔低垂,缀满了珍珠和宝石,流苏轻摇。床上的被褥柔软细腻,绣有金丝的枕套富丽堂皇。床头摆放着精致的香炉,从中飘散出淡淡的幽香。

        一侧的梳妆台上摆满了各式器皿,镶金嵌宝的首饰盒、精雕细琢的手持镜,以及各种瓶瓶罐罐的香粉和油膏。

        寝宫内还设有一个小巧的休息区,那里摆放着一张柔软的躺椅和几张手工编织的草席。地面上铺着细软如云的地毯,人行走其上仿佛踏在云端一般。

        此时,王后就慵懒地躺在此处的躺椅上。

        衣服是如夜幕般漆黑的颜色,衣服下摆在她脚边摆出大大的圆。

        盘绕在她头上的九龙璎珞,每条龙鳞片上镶嵌着星辰点点,如今却变得暗淡无光,龙眼空洞,宛若被抽离了灵魂。她即便睡觉,手中也握着一柄由黑暗之力凝聚而成的长剑,剑身散发着令人胆寒的光芒,剑锋所指之处,连空气都被切割成一道道细微的裂痕。

        外头,侍女的禀报惊扰了王后的梦境,梦境中乌云覆盖,雷声隐隐,电闪雷鸣——

        “王后,大王请您去前殿一同欣赏精彩的表演。”侍女在门外禀报道。

        王后睁开了眼睛,眼前没有恐怖的梦境,只有寝宫的华丽与安详。

        “来了。”

        她朱唇微启,声音冰冷,就像来自地狱,令门外的侍女抖了抖。

        ……

        沩水河畔,燃起一簇篝火。

        陆羽、阿宝、田大王围着篝火取暖。

        “她们怎么去城池打探这么久,还不回来?”田大王向着城池的方向远远地望去,一脸担忧。

        “有没有可能她们只是去逛街?”阿宝同情地看一眼田大王。

        “逛街?那你们二位仙人为何不跟?”

        “男人不喜欢逛街。”陆羽和阿宝异口同声说道。

        “也不绝对,”田大王嘟哝,“我以前就很喜欢逛街。”

        那时候,他会选择一个好天气逛街:

        当晨曦初破,霞光万道,田大王要游街的消息就已经传遍三苗部落。街道上锣鼓喧天,彩旗飘扬,每个三苗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期待与激动。

        田大王的座驾在万众期待中缓缓驶来,八匹骏马银蹄翻飞,金鞍闪耀,马鬃如流云般飘洒。车轮滚过青石板路,发出沉闷而庄严的回响,喜悦与激动在每个人心中激荡。

        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只为一睹他们大王的风采。

        那时候,田大王身着龙袍,威严中透着亲和。眼眸深邃,微笑温暖,每一次向人群挥手致意,人群都会爆发出雷鸣般的欢呼,每个声音都是对他的崇敬与爱戴。

        孩童们好奇地探出头,被这盛大的场面深深吸引;老人们则眼含泪光,感叹时光流转,国泰民安。商贩们停下手中的生意,小贩们忘了叫卖,所有的喧嚣在大王游街的那一刻都变得微不足道。

        花瓣随着微风飘洒,空中弥漫着玫瑰与桂花的香气,仿佛连天地都在为大王的出游庆祝。乐队奏响盛世乐章,每一个音符都跳跃着欢快的节奏,让人心潮澎湃。

        田大王沉浸在美好的回忆中,眼睛湿润了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一个丢失家园的部落首领,如一只丧家犬,在两位神医跟前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双肩一抽一抽。

        “要不要体验一下现在去游街又是什么情形?”陆羽拍拍田大王的肩膀,说道。

        田大王抬起泪痕交错的面孔,看着微笑的陆羽神医,露出迷茫又疑惑的表情:“什么意思?”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想要复国,恐怕只有先牺牲自己。”

        阿宝和陆羽一人一句,把田大王彻底说蒙了。

        ……

        在满城都是狼图腾的城池街头,四位美女逛夜市逛得乐不思蜀。

        四位美女一人一顶帷帽,九幽素女是黑色的,白茶是白色的,沅湘是蓝色的,钗子是金色的。四色轻纱垂帘垂到每个美女的脚踝,将她们包裹得严严实实又神神秘秘,走在街头,引来目光无数。

        “还好阿宝也给我们一人做了一顶帷帽,否则这么多目光,逛街还真不习惯。”钗子庆幸地说。

        沅湘笑道:“有没有可能,如果没戴帷帽,就没有这么多关注的目光了。”

        是的,城池里的人们感到新鲜的并不是美女,而是帷帽。

        “美女,你们戴的是什么东西?”有嗅到商机的商家径直走到跟前询问,“要怎样才能批发到黄材来卖,可以让你们抽佣金。”

        “那你先卖卖看。”率先摘下帷帽的是白茶。

        她将雪白的帷帽塞到商家手中,道:“如果好卖就联系我,我告诉你怎么批发。”

        九幽素女、沅湘、钗子对于白茶的举动,都惊了。

        “这不是陆羽神医亲手做给你的礼物吗?你竟然拿去卖。”钗子惊呼。

        “神医说了,自己种的茶自己宠,只要我想要,他回头还给我做的。”

        白茶甚是天真无邪的样子刺激了沅湘和钗子,她们也摘下各自帷帽,往那商家手中塞。不信阿宝不给她们做新的。

        商家已经有了三顶帷帽,把目光投向一旁的九幽素女,九幽素女后退了一步:“我的,不行。”

        “哦。”商家很失望。

        如果他得了她的帷帽,看到她的脸,就不是失望这么简单了,只怕会感到惊悚吧!

        “你不能白得我们的帷帽,得用东西换。”白茶盯着商家腰间的一块配饰,说道,“就把那个给我吧!”

        那是一枚白水螺:外形优美、色泽洁白,普通玉佩大小。

        “这个恐怕……”商家有些为难。

        “那你把帷帽还给我们!”沅湘和钗子帮腔。

        商家于是把那枚白水螺解下,递给了白茶。

        商家有些顾虑地看着沅湘和钗子,这两位却摆摆手让他走。他们俩,一个是天湖主,有着取之不尽的财水,一个是金部主事,点石成金信手拈来,堪称六界最有钱的两位富婆,跟一个凡人要什么钱呢?

        那商家生怕二位美女反悔,拔腿飞也似地跑掉。

        商家一走,白茶就向沅湘和钗子道谢。

        二位道:

        “我们是你师伯,六师弟种的茶,我们也得宠!”

        白茶于是谢过两位师伯。

        狼部落的夜市十分热闹,但几位仙女逛了一圈,没买到一样喜欢的东西,还赔了三顶帷帽,决定打道回府。

        可是九幽素女对沅湘和钗子说:“你们先回去,白茶再陪我逛逛。”

        九幽素女是阿宝心尖儿上的好姐姐,沅湘和钗子其实也不怎么喜欢和她玩,听了她这话,立即躲得远远的。

        沅湘和钗子一走,九幽素女就伸手向白茶要东西:“把那白水螺还给我吧!”

        白茶:“……”

        见白茶不舍又不情愿,九幽素女道:“小茶树精,你怎么回事?把陆羽神医亲手做给你的帷帽说送人就送人,眼都不带眨的,我跟你要东西,你怎么就这么小气?”

        “那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都是跟你要东西。”

        “帷帽送出去了,神医还能给我再做,白水螺送给你了,我就没有了。”

        “不是送,是还,小茶树精,你听不懂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