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白茶传说在线阅读 - 六十五 自己种的茶自己宠

六十五 自己种的茶自己宠

        竟是田昌五。

        ……

        对于三苗部落来说,田昌五是一位令人爱戴的统领。过去三苗部落屡受侵扰,百姓的日子并不好过,直到田昌五当了大王,靠巴结丹朱太子,让自己的部落子民在黄材安居乐业,过上了一段平稳幸福的日子,直到狼部落的侵犯。

        狼部落的侵略战争不仅夺去了三苗部落的家园,也让田昌五从一位尊贵的君王沦为最低微的奴隶,被迫成为狼部落的财产,开始了他漫长而痛苦的奴役生涯。

        然而,田昌五的内心从未屈服。他每天忍受着繁重的劳动和残酷的对待,但他的精神却像那不屈的松柏,即使在严冬也绝不低头。他知道,唯有逃离这片充满耻辱的土地,他才有机会重振旗鼓,夺回失去的一切。于是,在一个漆黑无月的夜晚,带着对自由的渴望和对未来的希冀,趁着狼部落守卫们的疏忽,悄无声息地逃出了狼部落。

        逃亡的路上充满了艰难险阻。田昌五穿越了茂密的森林,翻越了险峻的山峰,跋涉过无尽的沙漠。每一步都伴随着饥饿与疲惫,每一天都是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挑战。他的面容因风霜而变得粗糙,双手布满了荆棘留下的伤痕。昔日那位意气风发的大王,如今只剩下一身破旧的衣衫和一颗不屈的心。

        在一次次的挣扎中,田昌五的意志被磨砺得更加坚韧。每当夜幕降临,孤独和绝望试图侵蚀他的心灵时,他就会仰望星空,回想起那些曾经的荣耀和梦想。星光在他眼中闪烁,仿佛是祖先们的眼睛,默默注视着他,给予他力量和指引。

        他要去找到丹朱太子,搬来救兵,解救三苗部落的子民,重拾三苗部落的旧山河。

        带着这份信念,他不知道走了多久,在经历了无数个日夜的颠沛流离后,他逃到了这片山坡,因为又饿又渴又累又乏,摔倒在陆羽与白茶跟前。

        “得为他熬制可以增强体力和增加力量的汤药。”神医已经蹲身为昏迷的田大王检查身子。

        一旁,白茶双手撩开帷帽的轻纱垂帘,看着神医的一举一动。

        见神医喃喃自语一句,回头看她,白茶自觉说道:

        “可以熬四君子汤,这是一种常见的补气养血的方子,需要用到人参、白术、茯苓和甘草。”

        “还有更复杂的方子吗?”

        “那就八珍汤,这是一种更加复杂的方子,由八种草药组成,包括人参、当归、熟地黄等,可用来治疗气血两虚的病症,以增加体力和改善疲劳。看田大王的样子,必是经过长途跋涉,此前也一定吃了不少苦,用八珍汤更好些。”

        “总之先去寻一棵人参来先。”

        得了陆羽示下,白茶忙看向远处的山峰,一座被云雾缭绕的神秘山峰呈现在眼前。

        能够令人长生不老的人参一般就生长在这样的仙山。

        白茶脱下帷帽,扣到陆羽头上,就往那山峰跑去:“等我采到人参再回来戴。”

        戴着帷帽的神医:“……”

        山路崎岖,白茶跋涉过密林,翻越了险峻的崖壁,终于到达了山顶。那里,一片翠绿的草地铺展开来,中央位置矗立着一棵人参植株:

        掌状复叶翠绿喜人,花已经凋谢,正结出鲜红的圆形浆果。

        白茶走近人参,伸出手重重一拔,人参就被连根拔起。肉质根,主根粗壮而直,表面呈现出类似人形的分叉,密布着细长的须根,仿佛是植物界中的一位智者,默默汲取大地的精华。

        这人参长得真讨人喜欢。白茶不由一喜。

        一旁,有一只老母鸡也很欢喜:“咯咯咯。”

        陆羽终于见到白茶从山顶下来,一手捧着人参,一手抱着一只老母鸡。

        “有了人参,有了老母鸡,我们为田大王炖一锅人参鸡汤吧!人参炖鸡肉,可以制成一道美味的滋补汤,同样可以补气养血、增强体力。”

        神医看到茶这样说时,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他将帷帽扣到白茶头上,接过她的老母鸡和人参,走去搭好的简易石灶旁忙碌起来。

        白茶双手挑逗着雪白的轻纱垂帘问:“神医,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啊?”

        神医不明白,朝白茶看了一眼。

        白茶扬了扬手中的轻纱垂帘:“给我做九幽素女娘娘同款的帷帽。”

        “自己种的茶自己宠。”

        白茶愣了愣,细细回味了这句话,一丝甜蜜情愫自心底升起来。

        那边,一只老母鸡已经被除了毛,人参也被去除叶子,只剩下肥肥的肉质根,扔到了一只正在火上烧的破铁锅里。

        “神医,人参没洗,鸡也没洗,神医你哪来的水?”白茶连忙跑过去。

        神医从腰间掏出一只小玉瓶,伸到白茶跟前。

        白茶恍然大悟:“沅湘仙子赠送的天湖水,总算派上用场了。”

        但说完又觉怪怪的。

        “天湖里的28水,可不单单是露水雪水冰水那些好水,还有些车辙中水、洗儿汤、洗手足水,怪恶心的,就是那地浆,也是掘地三尺深,达到黄土层,用新汲水灌入,搅浊,等水沉清后,取来用,也恶心的……”

        “我只用了其中的阿井泉,洗鸡、洗人参,阿井水直通济南,又叫济水,济水青白,吃这种水的人,身体坚劲,少皮肤病。”

        “哇,那田大王吃了这锅人参鸡汤,不但身强体壮,就连身上这些疹子也能治好咯。”

        白茶看一眼地上有些惨不忍睹的田大王,替他松了口气。

        ……

        山坡上,几人入定后醒了过来。

        是被鸡汤的香味香醒的。

        “好香。”九幽素女说。

        “我也闻到了。”阿宝道。

        “是鸡肉,还有人参。”钗子摸着咕噜噜叫的肚子。

        “我还闻到了阿井水的气息。”身为水部主事,百草园天湖主,沅湘的鼻子更灵一些。

        玄风鹦鹉和猫则有良心些:

        “我主人和神医怎么还没回来?”

        “喵!”

        “他们不会在山上炖鸡汤吧?”沅湘道。

        “过分了!”所有人,包括玄风鹦鹉和猫。

        “喵!”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