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白茶传说在线阅读 - 五十五 石头记

五十五 石头记

        陆羽和白茶在密林中一番搜索,终于找到了需要的药草,研磨成粉末,加入适量的水调成糊状,敷在玄风鹦鹉翅膀受伤的地方,用纱布绑好。

        “绑纱布也有些讲究,不可绑得过紧,以免影响血液循环,回去之后还要注意清理鸟笼的环境卫生,避免感染。”

        “白茶记下了。”

        一行回到田大王的后花园时,晨曦未露,万物仍旧沉睡在黑暗的怀抱中,东方却挂起了启明星,发出柔和而稳定的光芒,犹如夜幕的最后一颗宝石,亦是黎明的第一缕曙光,不似太阳般耀眼炽烈,却有着冷静且温柔的力量。

        陆羽站在廊下,抬头看那启明星,从东方的天际缓缓爬升,其亮度逐渐增强,直到天色微明,它终于成为了天空中最亮的星。

        “吱呀”一声,有一间房的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身着灿灿金色衣服的少年,对着天空伸了伸他的懒腰。

        陆羽看看他,再抬头看那颗启明星时,启明星已经悄然隐去。

        “你是田大王的贵客?”那金衣少年问。

        “只是恰巧救活了丹朱太子。”陆羽如实答道。

        “巧了,我也是因为丹朱太子才能住进田大王的后花园的。”

        “阁下是……”

        金衣少年欲张嘴,陆羽先他一步道:“让在下来猜一猜。”

        “你猜我是谁?”

        “阁下是甘渊羲和星君家的小殿下吧?”

        不嘟一下张大了嘴巴:“阁下如何知道的。”

        “猜到的。”

        不嘟急了:“我是想知道你是如何猜到的?”

        陆羽指了指天上道:“每当太阳升起,启明星都会悄然隐去。适才小殿下一出来,金星特使就隐身了,所以阁下不是太阳家族的小殿下又是谁呢?”

        不嘟一下就对眼前的白衣道士刮目相看。

        “道士你真是太聪明了。”

        “在下不是道士,是神医,天界百草园李毅医神座下六弟子,陆羽。”陆羽自报了家门。

        不嘟的眼睛睁得更大了,“遇到神医真是太好了,神医,不嘟想向你请教一个难题。”

        “小殿下请说。”

        “众所周知,我们太阳是宇宙的恒炎之星,自古以来就被视作水的天然克星。我们的炽热光芒拥有驱散水雾、蒸发湖泊的力量,使得天下水对我们都既敬又畏。尽管我们太阳有着强大的蒸发能力,可是如何蒸发渗入人脑子里的水呢?”

        陆羽第一时间就联想到了蕊玉白天时请教他的问题:脑子进水了,如何治?

        没想到是替眼前这个小太阳问的。

        “脑子里的水和衣服上的水怎么会一样呢?太阳之力可蒸发湖泊大海,却独独蒸发不了脑子里的水。谁把此等难题抛给小殿下,谁的脑子才是进了水。”

        不嘟心头一咯噔:原来不止丹朱太子脑子进水,蕊玉仙君脑子也进了水呀。

        “何况,在下并不认为太阳与水是相克的关系,殿下试想一下,当太阳从东方升起,太阳的光芒就开始温柔地抚摸大地,水滴在太阳的温暖拥抱下缓缓蒸腾,成为云彩的一部分,这并不是消失,而是跟随太阳去踏上了一段新的旅程,去探索更为广阔的天地。

        当晌午,太阳的力量达到巅峰,热情似火,将无数江河湖泊中的水送往天际,创造出蔚为壮观的云海和霞光万道的景象,化为雨水滋润万物,化为彩虹绚烂一方。这种转变,既是一种克制,更是一种赋予。

        太阳强大的蒸发能力,推动了水在宇宙的循环,维持了世界的和谐运行。每一次蒸发和降水的过程,都是太阳与水相互转化角色、共同孕育生命的见证。

        与其说太阳是水的克星,不如说太阳与水互相成就,默契共舞。”

        陆羽一番话似乎打开了不嘟的新认知。

        他拱手向陆羽道谢:“谢谢神医,你为我解惑,我现在终于可以回去睡个回笼觉了。”

        不嘟伸伸懒腰,又回房去了。

        陆羽也累了,听白茶房里已经没有声音,估摸着也睡着了,自回了自己的房间。

        其实白茶房内,还有一位醒着:

        玄风鹦鹉蜷伏在笼子中,将房外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没有记错的话,夸父出事前就是被一只火球拐跑的,而他的翅膀也是被那火球灼伤的。

        夸父的死,很可能与那火球有光,而那火球,就在门外,这火球还是丹朱太子的朋友。

        总之,新仇旧恨,鸟儿露出了仇恨的眼光,如利箭般尖锐,直射向窗外,让人不寒而栗。

        ……

        丹朱太子离开天界了,满天神佛又恢复了以往又逍遥又无聊的日子。

        不用每天陪着溜冰,沅湘仙子可以把她断更的话本子重新拿起来续写。

        钗子就忙着扑蝶。

        宝常务回了百草园,百草园被打理一新,各种花花草草又焕发了生机,引来了不少蝴蝶蜜蜂。

        钗子就拿着把团扇,专挑蝴蝶扑。

        宝常务好奇地问:“四师姐,为何不雨露均沾,也扑一下蜜蜂?”

        钗子摆摆手中扇子:“我可不敢,蜜蜂和你大师姐一样。”

        宝常务不解,沅湘美丽动人,蜜蜂丑不拉几,怎么能一样?

        钗子说:“都有刺!”

        话音落,他们背后的一扇窗子猛地关上,发出碰的一声。

        “糟糕了,被大师姐听到了怎么办?我死定了。”钗子惶恐地说。

        宝常务摇摇头道:“我去替你收拾烂摊子吧。”

        说着,踱步走到那扇关着的窗子前,伸手敲了敲。

        “走开!”窗内传出沅湘没好气的声音。

        “是要走的,要远行,故而来和你辞行。”

        窗内,一阵沉默。

        “你若要随我去,便打开窗子。”

        “钗子也去吗?”窗内问。

        “去的。”

        “她去我凭什么不去?”沅湘打开了窗子,气鼓鼓的面孔出现在窗口,“只是我的话本子还没写完,满天神佛都等着追读,我不能伤读者的心。”

        “这有何难?将话本子带去写便是了,届时我们走到哪你写到哪,还能写一本公路修仙文,将一路见闻都写下来,一定让满天神佛追捧,爱不释手。”

        想法是好的,但实践起来有些难。

        “我都走了,还如何把写好的话本子分享给满天神佛?平常在天界,他们都是看的我的手抄本。没有手抄本,他们如何爱不释手?”

        宝常务像变戏法似的捧出一块石头,长长方方薄薄的,神奇的是,这石头竟是翻盖的,打开,便能做纸用,可供书写,用也用不完。

        “这是我专门为你写话本子设计的石头,你每日在这石头上写便是,写好了新章,输入口诀,满天神佛便能在天湖畔的大石幕上看到你新写的故事,这样你就不用辛苦誊抄了。”

        听宝常务一番介绍,沅湘只觉新奇不已。

        “阿宝,你费心了。”

        “有心,便不觉费心,”宝常务微微一笑,“你给这石头取个名字吧。”

        沅湘沉吟片刻,说道:“它是石头做的,又可以用来记录故事,就叫它‘石头记’吧!”

        “阿宝,还不知道你到底要带我们去哪里呢?”

        一旁看不下去的钗子,终于出声打断那默契的你一言我一语,讪讪问道。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