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白茶传说在线阅读 - 五十四 脑子进水如何治

五十四 脑子进水如何治

        “你说他的脑子进水了?”蕊玉仙君问太阳家族的继承者。

        不嘟点点头:“你看不出来。”

        “你看出来了,所以你得负责治。”

        “你这就有点耍无赖了。”

        “谁让你看出来了呢?你有本事看,就有本事治。”

        不嘟想想也有道理。

        “只是要如何治?我毕竟不是大夫。”

        不嘟向蕊玉真诚求教。

        “你不是大夫,难道我是大夫?”

        “那该如何?”

        两个人都犯了难。

        “还是得去请教个大夫比较好。”

        蕊玉想到田大王的后花园里不就住了个大夫吗?还是名冠天界的名医圣手。

        于是指着丹朱太子对不嘟说:“你替我守着他,我去找个神医请教一番,就来。”

        丹朱太子光着一双沾了鱼血的赤足,在沩水水面上走来走去,兴致勃勃,也没注意蕊玉离去。

        倒是注意到一团金灿灿的身影在水面上移动,并渐渐靠近他。

        丹朱太子抬头:“你是谁?”

        “我记得你,我小时候,你和你父君到甘渊做过客,那时我父神还是天帝。”

        “哦。”丹朱太子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只是问不嘟,“那我们算是朋友吗?”

        “算是认识的朋友吧。”

        “那你能变猫吗?”

        “为何要变猫?”

        “我喜欢和猫玩。”

        不嘟摇头:“我只会变成太阳。”

        丹朱太子立即满脸失望,也不再看不嘟,把他晾在一边,只专心在水面上走来走去,突然灵光一闪,竟在冰面上走起了猫步。

        蕊玉来到田大王的后花园,很顺利找到了陆羽,直接问他:“人的脑子进了水该如何治疗?”

        陆羽道:“是仙君的脑子进了水吗?”

        蕊玉脸一黑。

        陆羽解释说:“仙君别生气,不论何种病症,要治疗也得因人而异。”

        “那若是陆羽神医的脑子进了水呢?”

        “医者不自治。”

        蕊玉闻言更生气了,但也不能一走了之,还是得耐心打听。

        “那若是田大王的脑子进了水呢?”

        蕊玉仙君言一出,一脚踏进后花园的田大王不由黑脸:这蕊玉仙君因是丹朱太子仙侍,来到三苗部落后,好吃好喝看待,他怎么如此讥讽人?

        于是,一脚又收了回去,离开了后花园。

        “如果能把脑子拿去太阳底下蒸一蒸的话……”

        陆羽原只是一句玩笑话,蕊玉却茅塞顿开:

        对啊,衣服湿了,拿去太阳底下晾一晾就干了,脑子进水了,也拿去晒晒不就好了。

        “多谢神医。”

        蕊玉拱手,离去。

        “喂……”

        陆羽看着蕊玉背影,无语。

        “连句玩笑话都听不懂,真的是脑子进水了。”

        白茶抱着猫走过来,听到陆羽的嘀咕,便好奇地问:“神医,那要是脑子进水了,该如何治呢?”

        “那就要观病人有何症状,若沉默寡言、行为怪异,则是‘癫’,若行为放纵、情绪激动,则是‘狂’,若全身强直、阵挛发作,则是‘痫’,还要分析病因,是否恶灵附体或来自神佛的惩罚,若是,则需要请巫师祈祷或驱魔,或者束缚、放血、鞭打……”

        “喵!”白茶怀里的猫发出一声惊吓之音。

        陆羽伸手摸摸猫的头,道:“到底是血腥和残酷了。”

        ……

        蕊玉仙君急忙忙赶回沩水边,带着激动、欢喜的神色。

        脑子进水,让太阳晒一晒就可以了,也活该丹朱太子有救,羲和星君家的小太阳不就在他们身边吗?

        “不嘟星君!”

        蕊玉来不及喘口气,就对不嘟拱手作揖。

        “在呢!可问到治疗之法了?”

        蕊玉忙将太阳晾晒法告诉给不嘟。

        不嘟却犯了难:“不是我不帮太子殿下啊!你想想我变作太阳,能把整个夸父部落都给烤没了,太子殿下的脑浆还没一小碟吧,被我一烤,不瞬间变成脑干?”

        蕊玉一听,也不是没有道理。

        虽然一时半会儿,治不好丹朱太子的病,但好歹丹朱太子看在那些丹鱼份儿上,不排斥蕊玉了,倒是挺乐意和他玩耍的。

        ……

        玄风鹦鹉寻找陆羽、白茶和猫,但他并不知道陆羽、白茶和猫的下落,拖着一只被烈焰灼伤的翅膀,飞飞停停,落在了一片幽深的森林里。

        夜幕降临,玄风婴鹉栖息在一枝最高的树梢上,凝望着皎洁的月光,泪水悄然滑落。那是它对死去的夸父的哀伤,一种无法言说的痛楚。他的哭泣低沉而沙哑,伤心欲绝,连月亮也为之黯淡,星星也为它黯然失色。

        这片森林距离三苗部落不远,玄风鹦鹉的哭声随风飘到了田大王的后花园。

        深夜的鸟鸣凄厉地划破了寂静的夜空,如同一把锋利的刀子,刺痛了听众们的心。

        白茶躺在床上,听着那只鸟的哭声,心中充满了疑惑和好奇。这只鸟究竟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会在这个深夜里如此痛苦地哭泣?它的哭声,像是一首悲伤的歌曲。

        猫从被窝里钻出来,走到白茶脸庞,用毛发蹭蹭她的脸。

        “你也听到了?”

        “喵!”

        白茶起身,穿了衣服,抱了猫,走出房间。

        隔壁房,陆羽也正从房内走出来。

        “像是玄风的哭声。”白茶道。

        陆羽点点头。

        一仙、一茶、一猫,化作三道光,飞出了田大王的后花园,往那片森林飞去。

        玄风鹦鹉正哭着,陆羽、白茶和猫就出现在他泪眼模糊的视线里。

        他揉揉自己的眼睛,真的是他们。

        “主人,神医,喵喵!”玄风鹦鹉激动地在枝头扑扇了下翅膀。

        好疼。

        灼伤未愈,又一路飞行,太过劳累。

        玄风鹦鹉拖着受伤的翅膀摔在陆羽和白茶跟前。

        白茶将猫放到陆羽怀中,弯身抱起玄风鹦鹉,一眼就看到了玄风鹦鹉受伤的翅膀。

        “玄风受伤了。”

        陆羽点点头,旋即问茶:“那该如何治呢?”

        玄风:呜呜呜,什么时候了,还把他当考题。

        “金银花,消炎、杀菌,可用于治疗鸟翅膀受伤后的感染;大黄,清热解毒、消肿止痛,可用于治疗鸟翅膀受伤后的肿胀和疼痛;薄荷,清凉解热、止痛,可用于治疗鸟翅膀受伤后的疼痛。”

        “若无金银花呢?”

        “可用甘草或穿心莲替代,同样具有具有消炎、抗菌、抗病毒的作用,可用于治疗鸟翅膀受伤后的感染。”

        “若无大黄呢?”

        “红花、白芷可代替,活血化瘀、消肿止痛,可用于治疗鸟翅膀受伤后的肿胀和疼痛。另外,麻黄、细辛、草乌祛风散寒、通络止痛,可代替薄荷治疗鸟翅膀受伤后的疼痛。”

        陆羽点点头:“不错,医艺精湛不少。”

        “神医教导得好。”

        玄风:可快点吧,二位,再不出手,鸟的翅膀都要残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