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白茶传说在线阅读 - 五十三 穿金衣的继承者

五十三 穿金衣的继承者

        蕊玉仙君一口气将丹朱太子扛到了沩水旁。

        那一条蜿蜒流淌的河流,便是沩水。

        沩水清澈见底,沿河两岸绿树成荫,翠竹摇曳。河面上,偶尔可以看到身着三苗部落服饰的渔民驾驶着小船捕鱼,或者农民在河边洗衣、洗菜。河中的鹅卵石和沙滩形成了许多天然的游泳池,一些孩童在池里戏水、游泳。

        沩水上游山区峡谷幽深,奇峰异石遍布;中游的平原地带田园风光宜人,稻香四溢;下游的河口区域湖泊密布,水鸟翔集。

        蕊玉仙君此刻没有心情观赏沩水风光,因为他肩头如一头牛犊的丹朱太子正在活蹦乱跳地蹦跶,弄得蕊玉仙君想把他放下也不是,继续扛着也不是。而丹朱太子趁着蕊玉仙君犹豫的片刻工夫,一个鲤鱼打挺,就掉进了沩水中。

        连带着蕊玉仙君也掉进了沩水中。

        他们是天界之仙,擅长飞,在空中如何呼风唤雨,驾驭云彩都可以,但在水中就没有那么灵活。

        蕊玉仙君想要挣扎着从沩水中爬起来,却被丹朱太子一拉,又沉了下去。

        丹朱太子就像一个弱鸡的溺水者,无法控制自己的呼吸和身体,只在水中拼命挣扎,头部已经沉没到水下,嘴巴和鼻子已经被水淹没,在水中发出咕噜噜咕噜噜的呛水的声音。身体一半在水面上,另一半则在水下,无法保持浮力,一会儿倾斜,一会儿翻转,一会儿下沉到水下,一会儿又浮上来,反复挣扎。

        蕊玉仙君因为被他当做救命的浮木,也被他抓着,在水中浮浮沉沉。

        末了,蕊玉仙君实在受不了了,大喝一声:“飞!”

        拉着丹朱太子冲出了水面。

        两个人落在河畔的石滩上,浑身都湿透了。

        “我不和你玩!我不和你玩!水里一点都不好玩!”

        丹朱太子坐在石滩上哇哇大哭。

        蕊玉仙君苦恼不已。

        蓦地一想,那些寄养在天湖里的丹鱼不是有特异功能吗?丹鱼血涂抹双足,就能行走水面如履平地。

        蕊玉仙君忙站起身,仰头望高空:

        天空湛蓝如洗,阳光明媚,云朵像是被漂白了一般,洁白无瑕,它们在天空中自由漂浮,形成了各种形状和图案,让人心情愉悦。

        但蕊玉仙君的心情遭透了,丹朱太子呜呜哇哇哭闹,聒噪得像个孩童。

        如果他不是丹朱太子,蕊玉这会儿已经抡起拳头捶他了。

        现在他的拳头只能捶向空气,把满腹怨气化作一声呐喊,直穿云霄:“丹鱼——”

        喊声停止,不一会儿,几条红色的鱼从高空落下来。

        这些红色的鱼,身体修长,鳞片闪烁着金光,它们在空中自由地翻滚、扭动,仿佛在跳一支优美的舞蹈。它们的尾巴犹如一把把扇子,随着身体的摆动,轻轻地拍打着空气,发出悦耳的声音。

        这奇妙的景象引得地上的人们纷纷驻足仰望。

        “好漂亮的鱼啊!”

        “天上下鱼了!”

        人们奔走相告。

        他们从家里拿出盆盆罐罐水桶篮子,想要捡几条天上掉下来的大鱼,可是那些鱼却不知落向了哪里。

        沩水旁,石滩上,丹鱼一条条掉下来,但很快,这场“奇迹”变成了悲剧:

        当这些金色的鱼儿坠落到石滩上时,锋利的石头刺穿了它们的身体。

        一时间,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整个石滩都被染红。

        丹朱太子惊呆了,他从未见过这样的景象,心中充满了恐惧和不安。

        蕊玉走过去,脱掉他的鞋,将那些鲜红的鱼血温柔地涂抹在他的足底。

        但丹朱太子还是吓得大喊大叫。

        太……他……妈讨厌了。

        这要不是有个当六界之王的爹,这样咋咋呼呼的性格该有多讨厌啊?

        好想打他!

        诶,他现在好像并不记得以前的事情,脑子不太灵光……

        想到这里,蕊玉抡起拳头,对着丹朱太子的鼻子,砰就是一拳。

        出拳迅雷不及掩耳,收拳更是快如闪电。

        丹朱太子感觉不到疼,鼻血就从丹朱太子的鼻腔里流了出来。

        感受到两行热热的液体流淌到嘴唇上。

        丹朱太子伸手一摸:“啊!我流血了!”

        “不是你流血了,是鱼的血。”

        蕊玉温柔拉起丹朱太子的手去摸石滩上的鱼血:“你看是不是和你脸上一样,都是热热的,红红的?”

        丹朱太子摸了摸石滩上的血,又摸了摸鱼身上的血,再摸摸自己人中上的血……

        这下他脸上真的有了鱼血,沾了两边脸颊、额头、鼻梁,头发丝也染上了,衣服也沾了不少。

        “我带你去洗洗吧!”

        蕊玉仙君将丹朱太子拉到了沩水边。

        “我脸上好多鱼血,鱼的血为什么会到我的脸上?我是不是也是鱼?”

        丹朱太子撅着屁股看水里的影子。

        “是的,你是鱼,鱼应该生活在水里。”

        蕊玉仙君说着,抬脚对着丹朱太子的屁股就是一脚。

        丹朱太子一下栽进沩水中,但奇迹发生了。

        他没有像青蛙一样噗通一声跳下水,而是摔在了一块冰面上。

        或者是一块镜子上。

        他小心翼翼踩着沩水,却像走在平地上一般。

        “太好了太好了,我能在水面上行走了!谢谢你,我爱你!”

        丹朱太子站在河面上,快乐得欢呼,像个孩子,向着岸边的蕊玉飞吻。

        这样的丹朱太子太讨厌了!蕊玉从来没有如此讨厌过丹朱太子,过去就算丹朱太子暴戾,对他这个侍从并不好,但他是强者。

        蕊玉慕强,世上又有谁不慕强呢?

        蕊玉好怀念从前的丹朱太子,可是从前的丹朱太子要怎么样才能回来呢?

        “你看不出来吗?那个傻子……”

        耳畔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蕊玉没好气地抬头回他:“谁看不出来他是个傻子?”

        眼前是一个衣着金光闪闪的少年。

        那一身金色华服亮瞎蕊玉的眼。

        每一缕天光都在衣服的表面跳跃、旋转,编织出一场璀璨的舞蹈。

        衣服的面料似乎由无数细密的金色丝线交织而成,每一寸都闪烁着温暖的光芒。这些丝线如同夏日麦田中的金黄,又似秋日落叶中的暖橙,它们汇聚在一起,散发出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魅力。

        衣服的领口和袖口的精致镶边,像是用最纯净的金箔细细包裹,少年每一次手臂的抬起,都带起一阵金色的涟漪。而衣摆随着身体的移动轻轻摆动,宛如金色的瀑布,流淌着夺目的光华。

        穿上它的少年,仿佛被赋予了太阳的力量,站在蕊玉跟前熠熠生辉。

        他的动作因为这一身金衣变得潇洒而贵气。

        “你看不出来他的脑子进了水。”少年用手指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

        蕊玉一凛:“你是谁?”

        “不嘟!羲和星君家的小儿子!”

        “太阳家族的继承者们!”

        “没有们。”

        不嘟的眼眸闪过一丝忧伤。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