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白茶传说在线阅读 - 四十九 飞向甘渊

四十九 飞向甘渊

        这小火球不是别个,正是天界掌管太阳的女神羲和星君家里那个贪玩的小儿子。

        羲和星君不仅是太阳女神,同时也是制定时历的女神。她与上古天帝俊结合后,生下了十个儿子,就是十个小太阳。羲和星君常常在甘渊中沐浴太阳,以训练他们照耀万物、福泽苍生的能力。

        羲和星君每天驾驭着金色的太阳车,穿越天际,为世界带去光明和温暖,她不仅是光的守护者,也是力量与希望的象征。她的儿子们,自幼便显示出对光明的热爱和对太阳车的向往。

        儿子们一个个都长成了英俊的青少年,他们对母神羲和星君的职责充满了敬意和好奇。每当黎明来临,他们都会站在宫殿的高塔上,注视着母亲驾着太阳车跃上云端,开始新的一天。他们的眼睛里闪烁着渴望,渴望有一天能像母亲一样驾驶太阳车为世界带去温暖、光明和力量,而羲和星君见儿子们一个个都长大了,便决定是时候让他们学习掌控太阳车的技巧了。

        控制太阳车需要巨大的力量和精湛的技巧,要想驾驭它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太阳车由四匹强大的火焰马拉动,每匹马都有着炽热的鬃毛和闪耀的鳞片。为了让儿子们能够驾驭这些烈马,羲和星君开始对他们进行严格的训练。他们不仅要练习驾驭技巧,学习天文知识,还要增强体力,以承受太阳车的光芒和热量。

        “你们要记住,太阳的光芒是为大地带去生命的力量,你们的任务是保护这份光明,让它均匀地洒向每一个角落。”羲和星君总是悉心又严厉地告诉孩子们,给予他们指导和鼓励。

        而儿子们每天都在羲和星君的指导下艰苦学习这项技能,他们深吸一口气,然后跃上太阳车,接过母亲递过来的缰绳,指挥着火焰马缓缓升空。起初,马匹似乎不太适应新的驾驭者,它们躁动不安,甚至试图偏离轨道。但孩子们总能保持冷静,用力量和智慧安抚它们,最终让太阳车稳定在天空中行驶。

        为了更好地训练儿子们,羲和星君还会在训练中设置很多障碍,比如添加一阵突如其来的风暴袭击太阳车,作为考验。

        狂风使火焰马惊慌失措,太阳车摇摇欲坠。羲和星君的儿子们努力控制局面,但他们毕竟缺乏经验,无法完全驾驭这股力量。太阳车在天空中摇摆不定,地面上的人们开始恐慌,因为阳光忽强忽弱,无法预测。

        而就在太阳车就要翻车的时候,羲和星君总是及时采取行动。她迅速跃上云端,靠近失控的太阳车。她的声音穿透风暴,安抚了火焰马,她轻轻地将手放在儿子们的肩膀上,传递着信心和力量。在她是母亲又是老师的帮助下,她的孩子们一个接一个控制了太阳车,稳定了光线,恢复了秩序,变得越来越成熟和坚强。

        他们在母神的训练和教导下,意识到了作为太阳神的责任和重要性,赫然准备好接替母神的位置,成为新的太阳神,每天都带着母亲的智慧和爱,去照亮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担负起守护天空的秩序,为世界带去无尽的光明和希望。

        于是羲和星君决定让十个儿子轮流到天空当值,开始他们出身太阳家族的职责与使命。

        但是,在羲和星君的十个儿子中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小儿子不嘟。

        不嘟没有兄长们的大志向,更不如兄长们勤奋刻苦,他每天都在思考一个问题:有欲望和没有欲望,哪个更快乐?

        对于不嘟来说,做羲和星君和帝俊家一个躺平的小殿下,便是他最快乐的日子,他并不想当什么太阳星君,也不想驾驭什么太阳车,他只想游手好闲。

        他训练时,打卡刷脸应付了事,驾驭不了太阳车,有兄长们帮忙,也能应付母神的考试。

        轮流当值,他更是敷衍。

        将太阳车开启自动驾驶模式,就在天空找一块舒服的云朵趴着睡懒觉。

        睡着睡着,睁开眼就看到地上一个大块头像老母鸡一样学飞翔,又笨又有趣,比驾驭太阳车有趣太多。

        于是他开始每天跟踪学飞的大块头,被大块头笨拙的动作逗得哈哈大笑。他已不满足趴在天空看,天空太远,他看不清楚。于是他就从天上摘一朵彩云,飞到距离大块头不远的空中躺着看大块头学飞。

        大块头自己还没学会飞,就开始带着自己的部落迁徙。

        没学会飞的大块头每天都哭得很伤心,他的部落子民也跟着哭得很伤心。他们哭得越伤心,不嘟就在云朵上笑得越开心。不嘟笑得越灿烂,大块头和他的部落子民就感到越热,越热,就有越多人倒下,越多的植物枯死……

        不但地上的大块头和部落子民感到热,空中的不嘟也感到热了。

        趴在彩云上的不嘟坐起来,揉揉眼睛,咦,什么时候,他的九个哥哥都来了?

        “不嘟,不嘟,你怎么躲在这里?让母神和哥哥们好找。”

        “不嘟不嘟,快跟我们回去,母神生气了,你把太阳车驾到哪里去了,母神找不到太阳车,正准备罚你呢!”

        母神要罚他,不嘟更不敢回去了。

        回去挨揍,谁回谁傻…b。

        不嘟准备逃,九个哥哥准备追。

        不嘟开始逃,九个哥哥开始追。

        不嘟懒,逃不远,九个哥哥也追不远。

        十个太阳聚集在夸父部落上空,像熊熊火焰燃烧了半边天空。

        地上,大块头终于不学母鸡飞了,他看着他的子民一个接一个因干渴、炎热在他身边倒下,不由跪在地上乞求:“老天爷啊,来个英雄,射死那十个太阳吧!”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

        九支利箭射向天空,九个太阳化作漏气的火球纷纷坠地。他们的火焰被高空的风吹灭,坠落地上时只剩九个焦糊的黑乎乎的碳球。

        天上,不嘟吓得拔腿就逃。

        他被九个哥哥包围在中间,所以逃过了一劫。

        九个哥哥为了保护他,全都牺牲了。

        “不嘟,母神的太阳车只能由你继承了!”

        “不嘟,为世界带去温暖、光明和力量的使命也交给你了。”

        “不要不要,我不要继承太阳车,不要继承什么使命,我只要我的哥哥们能够活过来。”

        不嘟哭着逃回甘渊去。他要去找母神为哥哥们报仇!

        他要那个射箭的英雄为哥哥们陪葬!他要那个学母鸡飞的大傻子为哥哥们陪葬!

        呜呜呜,母神母神,哥哥们死了,为了保护懒惰、贪玩的不嘟死了,不嘟以后再也不偷懒、贪玩了,不嘟以后做个好孩子……

        母神母神,请你原谅不嘟。

        母神母神,不嘟愿意回来挨揍了……

        羲和星君家那个不靠谱的小儿子因为九个哥哥的死,终于觉醒了,洒下一路悔恨的泪水。

        泪水落到大地,滋润了夸父部落,万物又复苏了,死去的人们又复活了,可是他们再也看不见光明,周围是无边无际的黑暗与寒冷。

        玄风鹦鹉飞着飞着就陷入一片黑暗,找不到东南西北,他只能在黑暗中呼唤:“夸父!夸父!”

        ……

        “那边天空怎么突然黑了?”白茶指着玄风鹦鹉飞走的方向,充满担忧。

        而另一边,人们哭天抢地的声音直冲云霄。

        “有人要死了。”陆羽听着那哭声分析。

        去看看,是身为医者的自觉。

        白茶也有这份自觉,谁让她是一株药呢?

        地上,黄昏的余晖洒在即将逝去的人身上,他的呼吸微弱而沉重,仿佛每一次吸气都是与死神搏斗的挣扎。周围的人群,有的跪地祈祷,有的紧握着他的手不愿放开,还有的默默流泪,他们的哭声汇成一曲凄美的挽歌,为这即将结束的生命送行。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

        哭得最伤心的是田大王和蕊玉仙君。

        好心祈求丹朱太子来三苗部落作客,结果他们的愿力让丹朱太子摔得如此严重,这要是死了,他们该如何向天君交代?这可是天帝的儿子啊!他们三苗部落整个陪葬都难辞其咎的。

        而身为太子殿下的侍者,他的仙途全部系在丹朱太子身上,太子当上新的天帝,他在六界才能横着走,要是太子殿下现在就挂了,那他在仙界还混个毛线球啊!

        而地上的人呼吸已经越来越慢,近乎要静止了。那一瞬间,空气仿佛凝固,人群的哭声戛然而止,只剩下风轻轻吹过,无限的恐惧拂过每个人的心头。

        仿佛丹朱太子咽下气的那一刻,便是他们所有人的死期。

        这时候,所有人心头都冒出一个想法:如果来一个神医就好了,妙手回春,起死回生,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

        神医从天而降。

        身边还跟着一个白绿渐变色衣裳的少女,以及一只猫,乖巧地蜷缩在少女怀里,一身毛发却是张扬而艳丽。

        神医身穿一袭白衣,拨开众人,淡定走到丹朱太子身边蹲下检查太子的伤情。

        蕊玉仙君已经认出了陆羽和白茶,急忙制止:“不能让他救治太子殿下!”

        “所以你是想眼睁睁看着太子殿下死吗?”神医反问。

        蕊玉仙君被噎住了。

        陆羽向一旁的田大王报出家门:“天界百草园草部主事,李毅医神座下六弟子陆羽。”

        田大王直呼妙啊!

        果然心诚则灵,他祈求太子殿下作客三苗部落,太子殿下就来了,他祈求来个神医救治太子殿下,陆羽神医就从天而降了。

        “请请请陆羽神医赶快救救太子,太子殿下要是在三苗部落出了事,我三苗部落吃不了兜着走。”

        “大王是个聪明人。”陆羽赞许看一眼田大王,手持一根银针,就要扎向丹朱太子。

        白茶按住他的手:“您是重华殿下密友,救活了丹朱太子,也可能被恩将仇报。”

        “你担忧的有理,但医者父母心,不论病人是何身份,都应全力以赴救治,不论他是你的恩人,权贵,还是平民百姓,还是你的仇人,此刻他是病人,你是医生,如此而已。”

        “白茶受教,谢谢神医。”

        身为一株药,她与神医的职责是一样的,奉行的医道也是一样的。就算遇见了东郭先生和狼的结局,此时此刻也得把狼先救活先。

        怀里的猫也跟着叫了一声:“喵……”

        也不知她是赞同这样的医道,还是反对这样的医道。

        ……

        “夸父!夸父!”

        黑暗中,夸父听见有人在叫他。

        “谁人在叫俺?”

        “我不是人,我是一只鸟,一只好鸟……”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一团扇动的浓墨向着夸父飞来,夸父本能朝着那团浓墨一跃,便稳稳当当做到了一只鸟的背上。

        “俺听着你的声音很陌生,可是你这背却有熟悉的感觉,似乎俺曾经坐过。”

        “是我啊!夸父大王!”

        玄风鹦鹉驮着夸父一飞冲天,眼前的世界终于明晰起来。

        太阳刚刚升起,金色的光芒洒满大地,仿佛给世界披上了一层光辉的外衣。夸父大王坐在玄风鹦鹉背上,看到了山川河流、森林湖泊、城市乡村,一切都那么清晰、那么美丽。

        夸父大王的眼泪流下来,这光明,这温暖,这希望,这力量,是夸父部落已经失去的,无论要经历怎样的困难,他都要帮着他的部落子民重新把太阳追回来。

        “谢谢你,夸父大王,谢谢你的推荐信,后土娘娘看了你的推荐信就把我的舌头还给我了,有了舌头,我就能向你道谢了!”

        他们停在云头,玄风鹦鹉动情地对夸父大王说。

        白茶教过他,真诚地表达感谢、感激,便是好听话的一种。

        他说了这些好听话之后,果然舌头生津,甜滋滋的,心情也是美滋滋的。

        夸父大王却说:“你要真想感谢我,就帮我一个忙吧!”

        玄风鹦鹉当然要帮。

        “夸父大王请说。”

        “我们夸父部落不知为何不见天日,终日笼罩在黑暗之中,没有了太阳的光明和温暖,我们寸步难行啊,植物无法生长,孩子们也长不高,那可不行啊!我是他们的大王,我得帮着他们把太阳找回来。可是我没有翅膀,飞也飞不高,只能像老母鸡那么飞,这怎么能请得到太阳呢?”

        玄风鹦鹉明白了。

        “我背着你去甘渊找羲和星君吧!我有翅膀,我飞得快,一日千里。”

        玄风鹦鹉说着,载着夸父大王,向着东海之外的甘渊飞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