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白茶传说在线阅读 - 四十四 七彩镇邪宝伞

四十四 七彩镇邪宝伞

        玄风鹦鹉睁开眼睛,吓了一跳,眼前是一只猫,看起来很大,而猫眼里竟映现出一只羽毛五彩华丽的鸟。

        怪不得猫看起来很大,原来他此刻是鹦鹉的形状。

        等等,他刚刚看到猫时吓了一跳,还叫了一声。

        是真的叫了一声,叫出了声。

        怎么回事?

        那猫猛地后退了一步,因为那只鹦鹉正凑到她的脸前,张开嘴巴,吐出舌头……

        这样的距离已经超出了亲密距离。

        这样的动作也……

        “太好了!太好了!”那鹦鹉的舌头在猫脸上划过,激动狂叫一番。

        猫:“……”

        好你个鸟头啊!

        “我有舌头了!我有舌头了!我的舌头回来了!主人主人……”

        怎么回事?他为什么会这么顺利叫出这个称呼:主人主人主人……

        有舌头了不起吗?她也有!

        猫伸出舌头舔湿爪子,再用爪子擦拭脸部,那只鸟实在太讨厌了,蹭了她一脸口水。鸟的口水脏死了,哪有猫的口水好使,能保持脸部的清洁和舒适,

        猫洗脸是一种常见的动作,通常表现为用前爪擦拭脸部。具体来说,猫会用舌头,然后还可以去除脸部的污垢、灰尘和死皮。

        “主人,我能说话了!我有声音了!”

        玄风鹦鹉的声音回响整个山谷。

        山洞内石床上,蓝姑正在休息,睡得挺沉,并没有被这声音吵醒。

        仙人和少女正在一旁搭灶熬药。

        熬的是补元气的中草药方子:

        “黄芪、人参和白术都是常用的补气药材,具有益气健脾、补中益气的作用。炙甘草则有调和药性、增加药效的作用,故而要先将洗净的黄芪、人参、白术放入砂锅中,加入适量清水用中小火煮沸后,改用小火炖煮半个时辰,再加入炙甘草,继续炖煮两刻钟,待药汤稍凉后即可饮用。此方适用于气虚体质的人群,容易疲劳、气短乏力、食欲不振等症状都可适用,蓝姑的梦魇被梦貘吞噬后,出现的症状与气短体虚相似,故而也可用此方调养……”

        一个认真地教,一个认真地听,却被突如而来的鸟叫声打断。

        只听那叫声响亮而尖锐,有些刺耳,一声声主人叫得急促、殷勤。

        “怪你医术太精湛,帮他接好了舌头,这往后的聒噪你得忍受。”

        “若无你造的梦境加持,本神医焉能那么顺利就替他接好舌头?”

        接舌之术疼痛无比,白茶的造梦术竟起到麻沸散的作用,也就是玄风鹦鹉睡了一觉的工夫,舌头就接好了。

        “他既叫我一声主人,日后我必教他如何使用舌头,绝不让神医受他聒噪影响。”

        那一声声“主人”到底是唤起了白茶的责任感。

        一只鸟扇动彩翅飞进山洞的时候,一只猫也跟着跑进来。

        “主人——”

        “喵——”

        “主人主人主人——”

        “喵喵喵——”

        陆羽看了白茶一眼,白茶也觉得难为情,这两只宠物委实聒噪得很。

        “你们俩,跟我出来!”

        说着,白茶在前头走,一鸟一猫后面跟。

        三个很快走出山洞,走到山巅。

        “主人,我有舌头了。”鸟化成少年,兴致勃勃对白茶说。

        “神医替你接舌头的时候,我也参与了,不用你说,我比你还早知道。”

        “谢谢主人。”

        “谢谢陆羽神医就好,我是你的主人,我应该的,他是神医,他妙手回春,你才能从哑巴变成伶牙俐齿。”

        “谢谢陆羽神医。”玄风鹦鹉朝着鸿雪洞的方向拱了拱手。

        “谢谢不能是一句空话,必须拿出实际行动。”

        “我该如何报答神医?”

        “闭嘴,别吵他就行。”

        玄风鹦鹉愣住。

        接好我的舌头,却不许我说话,呜呜呜……

        地上,深蓝淡绿的猫儿一会儿看看白茶,一会儿看看玄风鹦鹉,一双大眼睛好奇地忽闪忽闪。

        “当然了,接好了你的舌头却不许你说话,委实过分了些,你说还是可以说的,但要说得好听,不能让神医感到聒噪才行。”

        “请问主人,我该怎么样才能做到这些?”

        “学我说话啊,我说话好听。”

        “等你学会了我说话,你再交给她,你便不觉得学说话枯燥无味了。”白茶补充道。

        “喵——”

        猫叫了一声,这个方案便有了两票,两票压一票,通过。

        “喵喵真乖。”

        白茶伸手摸摸猫的脑袋,猫便低着头乖乖蜷缩在白茶脚边,浑然看不出这是一只连穷凶极恶的梦魇都敢一口吞下的食梦兽。

        玄风鹦鹉也想叫一声,但鹦鹉的叫声实在不好听,还是得学人说话,学主人说话。

        白茶看着服帖的玄风鹦鹉和猫,十分满意,没想她一只还没得道的药草精,竟然能驯服两只神兽,怪厉害的。如果日后能飞升成仙,岂不更厉害?

        “主人,那里是哪里?”

        猫一下跳到白茶肩头,三个一起朝着玄风手指的方向望去:

        那是一片烟波浩渺的海域,就像一幅壮丽的画卷。阳光洒在海面上,波光粼粼,犹如一颗颗璀璨的钻石镶嵌在大海之上。海风轻拂,吹散了海面上的薄雾,露出了一望无际的蔚蓝。海浪轻轻拍打着岸边的礁石,发出阵阵悦耳的响声。远处,一艘艘渔船在海面上穿梭,犹如点缀在海面上的小点,渔民们的渔歌从辽阔的海面飘向天际:“渔人得利,皆因海之赐嘞……”

        海天一色,仿佛让人分不清哪里是天,哪里是海,让人感叹大自然的神奇和博大,生命的蓬勃与活力。

        “那是东海。”

        不知何时,陆羽从鸿雪洞内走了出来,与他们并肩眺望远方的海。

        “这里为什么叫东海?”白茶问。

        “因为此处海域位于九州东部沿海。”

        “有东海是不是就有南海、西海和北海?”

        “九州南部沿海海域就叫南海,它与东海皆是九州国的领海,而西海与北海却只是两个内海,其中西海只是一个湖,也叫青海湖。”

        听了陆羽的解释,白茶想起了什么,“天君敕封的四位龙神,东海龙王敖广、南海龙王敖润、西海龙王敖钦、北海龙王敖顺是不是就住在这四个海里?”

        “正是,四海龙王分别居住东方的东海、南方的南海、西方的西海、北方的北海,各自管理着自己海域的风雨和水事,守护四海,调节气候。”

        “那我们眼下身处这座石头山,靠近东海海域,是不是就能就近去拜访东海龙王敖广?”

        天君让她下界修行,人界也去了,山也走了,幽都也拜访过了,这海还没有潜过呢。

        “东海龙王最近正忙,只怕没工夫接待你。”

        “他忙着干嘛?”

        “有一个位于东海上的岛屿正闹干旱,龙王为此苦恼,是否要解救岛上居民的困境。”

        “啊!这岛在东海上,还能干旱?”

        陆羽看白茶一脸震惊,心想,这茶树儿到底修行尚浅,还不懂其间厉害:

        人间的干旱,原因无非几种:

        要么天帝惩罚,如果人们的行为不端或违背了天意,天帝就会下令减少降雨,导致干旱和饥荒;

        要么龙王收雨,龙王是掌管天气和水源的神祇,他可以控制降雨量,如果龙王对人们的某种行为感到不满,他也可能会决定停止降雨,导致干旱;

        要么神灵之争,如果两个或多个神灵为了争夺领地或权力而发生冲突,他们的战斗可能会影响天气,导致干旱或其他自然灾害;

        还有一种便是人类贪婪,干旱就是对人们滥用资源或破坏环境导致的后果,譬如一个村庄因为过度砍伐树木或浪费水资源就会遭受干旱的惩罚。

        这座岛屿的干旱则是第一种原因导致的。

        原本,这个远离大陆的岛屿并没有人居住,但因盛产贝类海产品且捕鱼方便,便渐渐就有远方的渔民慕名而来,搬迁入住,在此以讨海为生。

        初时,岛上的居民过着安宁祥和的生活。岛上的森林郁郁葱葱,果实累累,河流清澈见底,鱼儿在水中欢快地游弋。人们与大自然和谐相处,感恩这片土地赐予的一切。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岛上的居民逐渐变得贪婪起来。他们开始砍伐森林,开垦农田,无休止地向大自然索取。他们的行为便引起了天帝的注意。天帝看到这些曾经纯朴善良的人们变得如此贪婪,心中十分痛心。于是,他决定给这些居民一个教训,让他们明白自己的错误。

        这座岛便迎来了天帝惩罚的干旱。

        岛上的渔民并不明白这干旱是天帝对自己的惩罚,只想方设法祈求龙王降雨。

        他们献出最好的水果、香烛、鲜花,宰杀牲畜作祭品,向着东海举行祭祀仪式;让村里的长老、巫师念诵祈祷文,在渔船和村庄的显眼位置悬挂龙旗,清理龙穴,在岛上舞龙,甚至禁渔,乞求海神和龙王保佑。

        不明所以的龙王被岛上渔民们的诚心所动,认为在自己管辖的东海上,竟然会发生干旱的事情,是对他龙王管辖能力的侮辱,于是向这座岛降雨。

        谁知,龙王的降雨行动却让这座岛更加遭遇了栽秧,只见天空突然变得阴沉,乌云密布。接着,一道闪电划破天际,雷声滚滚。大雨倾盆而下,汹涌的洪水席卷整个岛屿。岛上的人们惊恐万分,四处逃窜,寻找避难所。然而,洪水无情,将他们的家园吞噬殆尽。许多人失去了亲人,流离失所,生活陷入困境。

        龙王察觉到干旱是天帝的旨意时,为时已晚。

        隔三差五的洪水让这座岛陷入前所未有的灾难。

        陆羽讲述前因后果间,天空突然变色,天地间的景象变得异常凶猛和混乱。天空被厚重的乌云笼罩,云层翻滚着,呈现出深沉的灰色调。乌云之下,风速急剧增强,猛烈的风声如同怒吼,呼啸而过。大风携带着沙尘、树叶、山石在空中飞舞,形成一道道旋转的漩涡。

        陆羽和白茶几个差点被这狂风卷走,说时迟那时快陆羽拉着白茶和玄风连忙躲到一块岩石下,喵喵则蜷缩在白茶怀里,吓得喵喵直叫。

        只见天地间雨势如瀑,雨点粗大而密集,打在地面上溅起无数水花,形成一片白茫茫的水雾。雨水沿着山道迅速汇流成河,向下冲刷着山路,卷走泥土与尘埃。远处的东海水位急剧上升,蔚蓝的海水变得浑浊,波浪汹涌澎湃,与岸边的岩石撞击发出轰鸣声。

        满山的树木在狂风中摇摆不定,枝条被风吹得左右摆动,甚至断裂坠落,有的小树在风中摇晃,有的被连根拔起,四处散落。漫山遍野被风雨声淹没,只剩下风的呼啸和雨的敲打。

        不知道位于东海上的那座岛,那些被洪水摧残的人们此时此刻又当如何?

        岛上的光景比起石头山要严重千倍万倍。此处的狂风暴雨到了岛上便成了台风、海啸。

        东海上的海水开始剧烈地震荡,仿佛有巨大的力量在海底搅动。一道道巨大的波浪,比寻常的海浪要高大数倍,以惊人的速度向海岸线冲去。巨大的波浪如同狂暴的野兽般,猛烈地撞击着东海上的那座岛,要吞噬那里的一切。

        众人忧心忡忡时,忽见一道蓝色身影从鸿雪洞内迅疾而出,一把“七彩镇邪宝伞”从她手上抛向东海的高空。

        仿佛是两股力量在决斗,渐渐变成了商量,其中一股渐渐示弱,继而温柔向天空飞去。

        随着它飞走的,还有困扰于东海上的台风、海啸。

        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那凶残的一幕消失不见,

        天空已经放晴,阳光透过云层的缝隙洒向大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清新的气息,仿佛世界被洗礼了一番,变得更加纯净和宁静。雨水滋润了土壤,植物焕发出勃勃生机,绿叶上还挂着晶莹的水珠,闪烁着光芒。花朵在雨后更加鲜艳,散发出阵阵芬芳。树木被雨水冲刷得更加挺拔,枝条舒展开来,迎接着温暖的阳光。

        天边一道彩虹,将天际和东海都染成了五彩斑斓的颜色。

        彩虹的光芒退却,东海上出现了一座状似雨伞的礁石,闪闪发光位于东海之上。

        白茶等人从石头底下钻出来,盯着东海上的雨伞礁暗暗称奇,却听到一声重物坠地的声响,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道蓝衣身影正躺倒在鸿雪洞前。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