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白茶传说在线阅读 - 四十三 梦魇

四十三 梦魇

        太母娘娘闭着眼睛,听到少女清脆的声音,心头却一惊。

        上次天庭,满天神佛都遗忘的那旮旯,她赠她灵力,助她化形,是为弥补丹朱太子的过错。

        事后悄无声息抹去他们记忆,令他们不曾记得她来过。没想到时隔这么久,这茶竟然还能记得她。

        茶记得她,那陆羽是否也记得她?

        太母娘娘不深究,只再次暗施灵力,抹去在场三人的记忆。

        陆羽、白茶和玄风鹦鹉只觉脑袋晕眩了一下,再睁开眼,就浑然忘记这之前的事情,只见眼前溶洞、石床,以及石床上一打坐的蓝衣女子。

        “在下陆羽,携弟弟妹妹游历到此,打扰洞主,能否借洞主宝地,暂且栖身一夜?”陆羽向着蓝衣女子恭敬施礼。

        女子没有回应,依旧紧闭双眼,端坐石床上。

        “她会不会死了?”白茶有些担心。

        陆羽上前,想要探查女子鼻息,却不得近前,似乎有一层透明又坚硬的屏障将女子与外界隔绝开来。

        “我看到了石头!”白茶也凑近观察,“是许多片透明石头做成的屏风,每片石面都经过精细打磨,边缘光滑而细腻,折射着进入洞中的光线,散发出淡淡的光辉。石片间的接缝几不可见,拼接得天衣无缝,好精湛的工艺啊!”

        白茶盯着空气,看得两眼都成斗鸡眼了,方才同陆羽说道。

        陆羽也凑到白茶的角度,却什么也没看见。

        “什么石头屏风,我什么都没有看见啊。”

        “我也什么都没有看见。”玄风鹦鹉扑扇着翅膀,在心里说。

        白茶觉得奇怪,再次凑近蓝衣女子周围,这一次她还看见晶莹剔透的石片在灯光的映照下,显现出淡雅的蓝绿色调,如同山间清泉般纯净,又似深海波光粼粼。光线穿过这些石片时,似乎被净化、被柔化,使得周围的一切都被一种宁静祥和的氛围所包围。

        屏风内的蓝衣女子虽闭着眼睛,却清清楚楚隔着石头屏风看见白茶的小脸紧贴在屏风上。

        “我在梦魇中不得出,她竟然能看见我这梦魇的结界。”

        屏风内的太母娘娘暗暗心惊。

        那这白茶是否能将她从梦魇中救出去?

        首先她得进入梦魇才是。

        太母娘娘刚这样一想,石头屏风那坚硬透明的石壁竟变得柔软,如水波一样荡漾开来,而紧贴在屏风上的白茶身子向前栽去,瞬间就跌到了太母娘娘跟前。

        “女菩萨。”

        “叫我蓝姑就可以。”

        屏风外和屏风内看到的已是不同的两个人。

        屏风外的蓝衣女子是打坐的,闭着双眼的,一动不动的,仿佛死了一般。

        屏风内看到的蓝衣女子却是鲜活的,行动自如的,睁着一双眼睛的。

        “蓝姑你陷入了梦魇。”

        蓝姑点点头:“你真聪明。”

        “因我懂得一些造梦之术,故而认识那透明石片做成的屏风便是梦境的外壳,而你这个梦境外壳说明,你的梦不是美梦,而是梦魇。”

        “与你同行者也会造梦之术,却看不见我这梦魇结界,而你竟然能入我的梦魇,足见你是我的有缘人。”

        世间万物就是如此神奇,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皆存在气场,有的相吸引,有的相排斥。

        她与这株茶有缘,也许便是此刻开始,也许是那时天界满天神佛遗忘那旮旯开始。

        不管何时,总之她与这株茶有缘。

        “如此,你可能帮我破这梦魇,抑或带着我出这梦魇?”

        “茶愿意一试。不过我需要知道你这梦魇因何而结。”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知道因,方可破其果。

        “那日我在这石头山上遇到一种叫‘蜚’的怪物,外形像牛,但拥有白色的头部和蛇的尾巴,且只有一只眼睛。蜚是不祥之物,是一种象征灾难和疾病的凶兽,它所到之处水会干涸,草会枯萎,酿成大灾。因而我将它斩杀,不料它却做了梦魇,将我困在这鸿雪洞中,已有数月之久了。”

        “若我不来呢?”

        “只怕我会永久困在这里,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但你会召唤石头。”白茶笑。

        想来那宝常务所赠的通灵宝玉在陆羽怀中大作,便是蓝姑用意念感召满山石头,石头又感召了通灵宝玉,这才将他们引到此处。

        “都是缘分所至。”

        一个缘字,如长河轻轻流淌,如一抹墨痕淡淡悄悄勾勒岁月的画卷,如一首无声的歌谣荡漾心海泛起涟漪,亦是无形的命运牵引无穷的力量。

        “我知道如何破你的梦魇了!答案便是缘字。蓝姑与那蜚因孽缘聚于梦魇中,且用善缘化解这孽缘,那么梦魇便不攻自破了。”

        “我在这梦魇中,哪里寻那善缘?”

        “既然无处可寻,便硬造一个出来。”

        ……

        溶洞中,陆羽和玄风鹦鹉都在寻找白茶,好好一个大活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他们没有找到白茶,却见一匹马自洞外飞奔而来,奔到近前,却又化作了一只猫,却比寻常猫类体型庞大很多。

        细看,却是又像猫又像马:头部像马,但面部特征却更加接近于猫,毛色斑斓,很美,但有着锐利的爪子和獠牙,又很狰狞,令人生畏,拥有长长的尾巴和翅膀,看似奔跑,实际又像飞翔。

        只见她张开她的猫嘴,朝着似乎只有空气的前方,一吞,便有什么东西被她吞下似的。

        立即,白茶与蓝姑清晰出现在陆羽和玄风鹦鹉跟前。

        “祝贺蓝姑,你的梦魇已破。”

        “食梦兽,你招来了食梦兽!”

        “不是招来的,是造出来的。”

        她不但能造梦,还造出一个以梦为食的食梦兽来。

        陆羽似乎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上前祝贺白茶:“恭喜你,修行又精进了。”

        “是蓝姑与梦貘有善缘,我借这缘力,如借东风,恰巧了而已。”

        白茶说的很是谦虚。

        那梦貘已经从非猫非马、像猫又像马,变作一只小巧玲珑的猫咪,毛发柔软而光滑,淡紫深蓝夹杂,闪烁着神秘的光泽,瞪着一双大而明亮的眼睛,乖巧地蜷缩在白茶脚边。

        白茶从脚边抱起梦貘,“神医帮梦貘取个乳名吧。”

        “如今她是猫咪,就叫她喵喵吧。”陆羽倒也不觉得取名是什么难事。

        “那她有时又变作马呢?”

        “那就叫她咴咴。”

        “不好不好,还是叫萧萧吧,萧萧班马鸣,萧萧好听。”

        白茶乐淘淘抚摸喵喵的毛发。

        陆羽摊摊手:自己会取,别人取的又不满意,为何还叫别人取名?

        “所以我是有朋友了吗?”玄风鹦鹉凑近那只喵喵,张了张嘴,无言。

        “所以,这个神仙和这株茶是不是忘记要帮我接续舌头的事了?”玄风鹦鹉心里苦,看自己的舌头,被陆羽神医插在溶洞石壁上,正在发光发热,似乎也忘记自己是一根舌头,而不是一根灯管。

        一旁,蓝姑晕了一下,白茶忙过去扶她。

        “被梦貘吞噬梦境的人会感到非常疲惫,因为他们的梦境被偷走了。尤其被偷走的是梦魇,就更加疲惫,因为做梦魇本身就要比作普通梦境更耗心力更辛苦。蓝姑先好好休息几日。”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