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白茶传说在线阅读 - 三十六 溜冰

三十六 溜冰

        玄风鹦鹉回来了,用荷叶捧回了净水。

        “玄风,你怎么去了这么久?”白茶问。

        玄风没有舌头,不吭声,不会被当做故意的。

        就算玄风有舌头,也不会把自己与夸父大王这段插曲告诉白茶和陆羽的。

        他只是将夸父那封推荐信紧紧揣在怀里。

        凭着这封推荐信,他就能去幽都找后土娘娘要回自己的舌头,再请陆羽神医帮他把舌头接上去。

        这样想着,玄风对夸父大王又生出一丝歉意来,不知道他从天上摔下来后怎么样了。

        身为神族后代,玄风倒是不担心夸父大王会因此摔死。

        歪打正着的是,夸父大王从天上摔下来,喊叫声惨绝人寰,竟把身体内的神性召唤出来。等他摔到地上发现,自己非但没死,还会飞了,只是那神性很弱,因而飞也飞不远。

        就像玄风鹦鹉能一飞冲天,而夸父大王只能像老母鸡一样,从这个草垛飞到那个草垛而已。

        不过,这样已然叫夸父大王欣喜不已,相信只要自己勤加练习,假以时日,一定能像大鹏和苍鹰一样,展翅向高空翱翔。

        陆羽喝了水,便又提着鸟笼出发。

        幽都在哪里,陆羽也没有去过。

        人死后灵魂会去往幽都,陆羽得道成仙,从来没死过,故而也不知道幽都如何走。

        好在,玄风鹦鹉认得路。

        白茶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儿,对陆羽说:“玄风说,幽都在北方极遥远的地方。”

        三苗部落在南边,那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抵达的,要走很久。

        “你不是神仙吗?为何不飞?”白茶不解。

        玄风鹦鹉看了白茶一眼:“他不飞我飞。”

        一双翅膀倏然变大,陆羽和白茶一边一个坐了上去。

        翅膀启动了,卷起一阵大风。

        很快,鹦鹉到了天上,一切云淡风轻。

        “神医,为什么幽都叫幽都?”

        陆羽只在天书上看到过一句“魂兮归来,君无下此幽都些”,具体也不知因何叫幽都。

        “大概是因为幽都为地下后土所治,因其幽冥而得名吧。”陆羽猜测。

        “后土是谁?”

        “水神共工的女儿。”

        “共工又是谁?”

        “火神祝融的儿子。”

        陆羽顺便向白茶讲了共工与祝融打架,怒撞不周山的陈年旧事,以及夸父作为后土的孙子,被祖母的父亲牵累,而失去神性,只能沦为人族首领的事故。

        玄风鹦鹉一边飞一边默默听着,心里说:陆羽神医知道的八卦没有他全,他一定不知道这夸父大王被一只鹦鹉诓了一封推荐信,还被鹦鹉从天上甩下来的事。

        “这架打得也不能说全无意义。”

        鸟翅膀上的白茶一声叹息。

        “为何?”陆羽问。

        “若不是共工和祝融打架,不周山就不会倒,天就不会缺口,女娲娘娘就不会炼石补天,那么青珠娘娘和阿宝神医就不会上天。”

        陆羽觉得有理:时势造英雄也!

        他深深看一眼另一只翅膀上的白茶,原本平定麻魔霍乱,本草纲目归位,会造出另一位英雄的。

        ……

        仙京,神仙们都无人下围棋了,丹朱太子无聊得紧,想教谁学围棋,也招不到学生。

        郁闷之际,蕊玉出主意说:“去百草园找宝常务吧!”

        这宝常务总归是识趣的。

        于是,丹朱太子携着蕊玉仙君晃荡到了天湖,还没过湖,远远就看到百草园大门紧闭。

        宝常务昨晚掐指一算,明早有贵客驾到,于是他连夜躲到青珠宫去了。

        “太子殿下!”湖上拱桥,一位仙女儿凭栏而立,冲他们招手。

        白色的纱衫,白色的长裙,外罩着一件淡蓝色的褙子,腰间系着一条淡紫色的丝带,头上戴着一朵粉色的花,斜插着一支金簪,既淡雅清新,又端庄大方。

        “阿宝不在家,”她笑吟吟冲丹朱太子说道,“由沅湘来招待太子殿下,何如?”

        一块破石头,又硬又臭,不解风情,哪比得上一湖春水温柔可人?

        “那沅湘仙子可愿与本宫下一盘棋?”丹朱太子抬脚走上拱桥,与沅湘在拱桥上相遇。

        “下棋有什么好玩的?殿下下了这么久的棋,还不腻么?沅湘有更好玩的节目。”

        “哦?”

        沅湘站直身子,向天湖里轻施一缕灵力,几十条丹鱼便从湖水中竞相跃起,它们身上发出赤色光芒,如果几十条流火在湖面飞舞。

        “太子的鱼。”蕊玉惊呼了一句。

        丹朱太子却并不以为意,他给鱼起的名字,这赤光流火的景象也不是第一次见,并不觉得有何稀奇。

        “沅湘仙子不会又是要本宫用丹鱼之血涂抹于足上,尔后行走湖面如履平地吧?”丹朱太子兴致缺缺地说。

        沅湘也不解释,而是蹬足跃起,径自飞入湖水,左手抄起一只丹鱼,将鱼血洒入湖水,湖水瞬间结冰,犹如蓝红相间的大翡翠,再抄起两只丹鱼置于足下,竟在湖上自由滑行。

        她的身体随着不知何处飘来的优美仙乐轻盈转动,仿佛与冰面融为一体。她的手臂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脚步灵活地在冰上跳跃和旋转,表情充满了愉悦,仿佛享受着在冰上自由自在的感觉。

        丹朱太子被她的表演吸引了,目光紧紧地跟随着她的每一个动作。

        “太子殿下一起来溜冰吧!”

        丹鱼在沅湘脚下犹如坚硬的靴子,那鱼鳍如冰刀,在结冰的湖面上划出一道道痕迹,丹朱太子也想试一试。

        ……

        自从跟着沅湘学会了溜冰,满天神佛都松了一口气,再也不用被丹朱太子逼着学围棋了。

        一样事物一旦别逼迫,便会产生逆反心理,从而厌弃。

        一旦自发自觉,便又会重新燃起兴趣来。

        那些老神仙闲来无事,又拿出两袋黑子、白子,摆上一个棋盘,杀上几局,怡然自得。

        倒是丹朱太子,迷上溜冰后,对围棋再也不感兴趣了,成天价往天湖跑,缠着沅湘一起溜冰。

        天湖就在百草园外,苦了宝常务,躲在青珠宫,好一段时日不能回家去,百草园的荒草一人高了,都没能回去锄一锄。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