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白茶传说在线阅读 - 二十九 造梦可医心

二十九 造梦可医心

        云姑杵在原地,感慨万千的时候,那丈夫那年轻寡妇都跟气泡一样破碎,消失不见,连带着周围的集市、人群都瞬间蒸发。

        须臾之间,只剩了云姑一人。

        “云姑!”

        身后有人唤她,云姑回身,见到一张熟悉的面孔。

        那是住在同一条街的男人。

        丈夫常年在外谋生,这男人三天两头到她跟前晃荡,引来左邻右舍闲言碎语不断。

        男人倒也不是登徒子,对她很是深情,奈何已有家室。

        罗敷有夫,使君已有妇,岂能苟合?

        云姑是多么忠贞的人。

        可是男人亦很多情,竟于深夜来爬云姑的院墙。

        男人骑在院墙上,喊云姑给他搬梯子,云姑始终不肯,还用一根竹竿将男人从墙头打出了墙外。

        那夜,男人摔得不轻。

        次日,街上流言蜚语如风暴。

        丈夫回家来了,这流言蜚语很快传到丈夫耳中,可是丈夫说他相信她不是那样的人。

        丈夫的信任,她却没领情,反而说他如此大度,是因为他和小寡妇勾搭理亏在先。

        两人的争吵发生在灶台旁。

        彼时,丈夫正在切菜,听到她的话,生气地将手中的菜刀甩出去,没有甩向她的方向,而是甩向空中。

        他好冤枉,好生气,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发泄。

        而她,认定了她要用那把菜刀杀死她。

        他们终于扭打在了一起,她一拳一拳落在丈夫身上,而丈夫只是抓着她的衣襟。

        嘶的一声,丈夫的衣裳被她撕裂了,一起被她撕裂的还有丈夫的裤裆,以及裤裆内的肉。

        丈夫在哭天抢地的叫声中迎来了左邻右舍。

        她看着丈夫被邻居们放在门板上抬出家门,抬去找郎中,而恼羞成怒。

        她的脸彻底被丈夫丢光了,她成了出了名的悍妇、泼妇,还有让同一条街男人爬墙的荡妇,而丈夫成了有口皆碑的老好人、可怜人、窝囊废。

        “对,你就是个窝囊废!”

        她冲着丈夫歇斯底里地喊。

        妻子与寡妇起冲突,只帮着寡妇的窝囊废!

        有男人爬了自家院墙,他却只相信自己妻子的窝囊废!

        生了女儿,却不追着生儿子的窝囊废!

        生了儿子,他却偏偏宠爱女儿的窝囊废!

        她做了这样一个窝囊废的妻子,这辈子过得太憋屈了!

        她太憋屈了,无处发泄,在灶膛里烧得通红的火钳被她伸向二女儿娇嫩的脖颈……

        嗞的一声,肉被铁烤熟,空气里弥漫焦糊的肉香。

        二女儿倒在墙角,眼睛直直盯着天花板,幼小的她不懂人活着为什么这么苦?

        亲娘总是非打即骂,她得不到一丝温暖,活成一朵苦菜花。

        她的脖子疼,心里苦,她只能用手拼命揪扯着自己的面颊。

        “二妹,你在干嘛?”她的大姐走过来,害怕地看着她。

        她不懂,只有这样,用更重的肉体的痛才能掩盖她脖子上的疼、心里的苦。

        她告诉姐姐她心里的真实想法,又能怎样呢?

        懦弱的姐姐啊,除了每日里眼睁睁看着她被娘亲打骂,还能怎样?会出手相助吗?她不敢,她只会袖手旁观,以免殃及池鱼。

        如果幼小的她还知道世间没了活路,还有一条死路可以走的话,那她一定会去走了那一条死路的。

        可惜,她不知道。

        所以,她活着,苦哈哈地活着,忍受着,煎熬着,直到长大,出嫁了,终于可以摆脱云姑了。

        在云姑看来,是她终于摆脱女儿们了。

        她用撒盐米、泼瓢水,来送女儿们出嫁,就像送走瘟神与毒虫。

        女儿们眼中,她何尝不是瘟神与毒虫,就是她自己眼中,她也是瘟神与毒虫。

        只是当局者迷,她做了一辈子的自己,自然看不清自己的嘴脸,不像此刻,年迈的她就站在一旁真真切切看着年轻时的自己,这一路走来经历的种种,直叫年迈的她目瞪口呆。

        这真是她自己吗?

        如果她不知道这是自己,年迈的老妪一定要评价一句:毒妇,好歹毒的妇人!

        只是,这一路走来,她从未站在旁观的角度审视自己的言行,她是主角,她不是观众,所以……

        “所以,蛇不知道自己有毒,人不知道自己有错。”

        梦境之外,白衣仙人看向一旁的白衣少女。

        少女正站在那个她亲手编织的梦境外,看着梦境内的人与事,一脸凝重。

        “现在她知道了自己的错,她后悔吗?会改吗?愿意改吗?”少女扭头问神医。

        “那就要看你的功用了。”陆羽道。

        白茶汤最是清明,等涤荡恶人之心,叫人洗去心魔,回归本真与善良。这是她最突出的去火解毒的功用,解人心毒。

        她有此功效还不够,还要会用这功效,便是陆羽每日教她的医法。

        “神医,白茶有一事不解。”

        “何事不解?”

        “您是神医,我是神药,您教我医术、医法、医方,我都理解,可为何还要教我造梦?”

        陆羽会心一笑:“造梦,也是医法之一,有些病是心病,有些毒是心毒,靠寻常医法医方大概率是无效的,造合适的梦,却能疗愈这心病心毒心魔,乃是极好的医方,你可要勤加练习,精进造梦之术,日后用得到的地方多了,于你修行大有裨益。”

        白茶明白了:“多谢神医。”

        ……

        天君送给丹朱太子那片桑树林被丹朱太子糟蹋了,连带着那群蚕也死无葬身之地……

        丹朱太子眼里连君上都没有,哪还装得下苍生?

        诸如此类言论很快就传到了灵霄宝殿。

        天君还是不太肯相信,无论如何,那都是自己这个做天君的父亲送给太子殿下的礼物,他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就糟践了?

        若果真如此,天君的心有被伤到。

        但天君还是想亲眼看一看,而不是全盘听旁人说,那毕竟是他的亲儿子。

        于是,天君携着太白金星,一个仙侍都不带,悄悄来到桑树林,哪里还有什么桑树林,早已夷为一片平地。

        天君只觉眼眶酸酸胀胀的,有什么液体要往外冲去。

        还好,一个仙侍一个神佛都没带,否则这脸不知道该往哪里搁。

        丹朱他啊,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他这个君父?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