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白茶传说在线阅读 - 二十五 太子的鱼

二十五 太子的鱼

        仙人看着少女。

        少女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兴奋得忘乎所以,一双眼睛亮晶晶的。

        “你如何让她答应你种茶?你这茶要从茶籽长起来,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实现的事情。”

        仙人又写好了一张医方。

        “我给了她金子,说是请她种茶的工钱,茶籽长成茶,至少要三年才能成气候吧,那些金子够她三年养育子女了。”

        她是个节俭的女人,自然绰绰有余。

        “同是金子,她不肯接受她兄弟的接济,却肯接受你的,这是为何?”

        “她兄弟的金子是接济,我的金子却是她自食其力的工钱,当然不一样。”

        仙人看着得意的少女,露出微笑:“人情世故你又懂了几分,这人间的修行你又精进了。”

        少女拼命点头,觉得这人间的修行有意思极了。

        但见仙人突然笑容一收,问她:“但是你一株茶树儿哪来的金子?”

        “我拿了你的金钗,”少女倒是实诚,“但又还回去了,所以不算偷。”

        “算借吗?”

        “事先没有征求神医同意,也算不得借,”少女认真分析,“但神医说过,我们是同道之人,所以神医的自然也是我的。”

        这解释倒也叫仙人挑不出毛病。

        仙人终于灵机一动:“我想起了一事。”

        “何事?”少女一怔。

        “那女人的番薯地都被野猪刨了?”

        “嗯。”少女抿唇。

        “那野猪……不会是你幻化的吧?”

        少女脸一红:“哎呀,我给了金子,也算赔偿了,三年以后等那些茶籽长成茶,她的受益会比种番薯多得多。”

        “万一种不活呢?”

        “不可能。”

        “为何如此笃定?”

        “会教她如何种茶。”

        “如何教?”

        “你去教。”

        仙人愣了愣:“你怎知我会教?”

        “我在天界,你可是养了我三百年,你既懂如何养茶,自然知道如何教她养茶。”

        少女有些耍无赖,仙人哭笑不得。

        她突发奇想,倒把锅甩到他手上,而他竟也无法拒绝。

        “你怎知种成了,就一定有收益?”仙人问。

        少女自信地说:“天生我材必有用!”

        她是良药,这人间又尚无她这植株,又怎会没用?奇货可居,届时自然收益无穷。

        “只是我们帮那年轻女人容易,又该如何帮那位老妇人?”白茶有些苦恼。

        年轻女人的问题不过是经济上的问题,而那老妇人却是思想上的精神上的问题,要改变,可不容易。

        “天生我材必有用!”仙人用少女的话回答了少女的问题。

        ……

        天界,丹朱太子归来,天君大摆宴席。

        文武百仙欢聚一堂,齐齐庆祝天君与太子父子团圆。

        除了天君宴请之外,文武百仙也都争着宴请太子殿下,送上奇珍异宝无数。

        丹朱太子眼高于顶,对于寻常仙位的神仙的邀请,轻易不会赴约,但青珠娘娘的宴请还是要赏脸的。

        百草园三位副医神于是借了青珠娘娘的光,蹭了一顿宴席,且近距离见到了天界这位丹朱太子。

        上次天君宴请时,三位副医神只能远观,隔着百仙的玉案,对丹朱太子远远地留下一团珠光宝气的印象,不像在青珠娘娘那里见到的丹朱太子,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眉毛是眉毛。

        丹朱太子不愧是天界太子,模样儿生得那是相当俊俏,着一袭金黄华袍,俨然一朵富贵花,艳冠六界。沅湘副医神和钗子副医神却用审视的目光在打量,而宝常务则在审视两位师姐,见两位师姐眼神里对太子殿下并未有多少心仪,方才松一口气。

        坐在主人位置上的青珠娘娘举起酒杯向着主宾位置的丹朱太子敬酒,说:“太子殿下刚出生时,全身赤红,故而君上为殿下取名‘丹朱’,实乃六界吉兆,寓意六界众生红红火火,于是六界都称太子殿下为六界福星!”

        丹朱太子实在是有些年头没有听到这样的马屁了,又不习惯但又很是受用,喝了青珠娘娘敬的酒,又回敬了一杯,道:“青珠娘娘与人为善,有容乃大,怪不得父君如此看重青珠娘娘,丹朱疏离天界太久,回到天界,还有许多不到之处,还要请青珠娘娘多关照才是。”

        天君大大唯一的宝贝儿子,青珠自然是要巴结、奉承、关照的。

        青珠指着一旁的宝常务三位说:“百草园如今是天界最好玩的一处风景,丹朱太子什么时候可以赏脸去坐上一坐?”

        “百草园”三字成功引起了丹朱太子的注意。

        宝常务忙站起来,向丹朱太子隆重介绍了自家百草园,“太子殿下若能早些回仙京,还能看到1800个药草精入住百草园的盛况,如今‘本草纲目’归位,百草园空留下一个园子了,但胜在景致优美,除了园子美之外,环绕百草园的那个天湖也是绝佳的赏景胜处,如今湖上又多了数座拱桥,湖中还有‘三潭印月’……”

        这时候,沅湘也站起来,向丹朱太子行了礼,道:“巧了不是,天湖中如今养了一种鱼,鳞甲红光闪闪,夜间绕着湖中三座石塔穿梭,就像水中流火,捉了这鱼儿取血涂抹双足,涉水如履平地。”

        竟有如此奇妙的鱼儿,丹朱太子越发引发了好奇心。

        “此鱼尚未取名,改日丹朱太子见了,可一定要为此鱼取个名字才好。”钗子提议。

        百草园三位副医神你唱我和,把丹朱太子哄得十分开心,当即便为这鱼儿想了个好名:

        “既然这鱼儿长了红色鳞甲,就将本宫之名赐予它,叫它‘丹鱼’吧!”

        蓝色天湖湛湛如玉髓,红色的鱼儿不时跃出湖面,鳞甲红光闪闪,在空中划出一串流火,又坠入湖中,溅起蓝色水珠一片。

        那场面绰约多姿,极为美妙,那些鱼儿仿佛都知道从今往后自己有了名字:丹鱼。

        这群丹鱼很快迎来了为他们取名的丹朱太子。

        青珠娘娘的宴席过后,次日,丹朱太子就大驾光临。

        携着仙侍蕊玉,走在石拱桥上,看湖上丹鱼跃舞:

        红色的鱼儿,蓝色的湖水,白色的石塔,仙霭缭绕,雾云缥缈,果然是一处胜景。

        宝常务率着沅湘和钗子早已恭候大驾。

        “昨日,沅湘副医神说这丹鱼之血可干嘛?”

        “涂抹双足,涉水如履平地。”

        听了沅湘的话,丹朱朝蕊玉看了一眼,蕊玉立即飞入湖中,恰有一条鱼儿凌水跃起,蕊玉伸手一捞便将那鱼儿握在手中,朝丹朱太子飞来。

        那鱼儿在蕊玉手中摇头摆尾,使劲挣扎,却也逃不过被他剖膛取血的命运。

        鲜红的鱼血滴在丹朱太子一双玉足上。

        但见丹朱太子踏入湖水时,那湖水竟如光滑镜面,纹丝不动,而丹朱太子行走其上,若不是走出一圈又一圈涟漪,和平地行走没有二异。

        丹朱太子从天湖回到拱桥上时,蕊玉蹲身想要给他穿鞋,却被他一个眼神制止,而宝常务已经识相地蹲下身去……

        见宝常务蹲身细心替丹朱太子穿鞋,沅湘与钗子互视一眼,嘴上无声,但内心骂了许多脏话。

        “这鱼既然是本宫赐名,那日后便是本宫的鱼,只听本宫一人驱遣。”丹朱太子背手,放眼湖面,湖上丹鱼竞相跃出水面,仿佛在响应丹朱太子号召。

        这天湖毕竟是沅湘掌管,宝常务也不好替沅湘作主。

        沅湘还能咋地,只能识时务地将驱遣丹鱼的秘法如数奉上。

        宝常务也识时务道:“请丹朱太子移步百草园,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能入太子法眼的宝物,小仙全都奉上。”

        听着像识相,又像阴阳怪气。

        丹朱太子只当他是识相,率先走在了前头。

        也就半日时光,将百草园游了个遍,昔日热热闹闹的十六部如今早已人去楼空,空剩风景。

        “百草园也没有什么宝贝嘛!”蕊玉仙侍凉凉说道。

        “本草纲目医方启动,那1892株药草精归位,如今都已不在百草园了,但太子殿下若看上这十六部的园林,小仙定当……”

        宝常务躬身卑微解释。

        蕊玉冷哼一声:“太子殿下乃是天界储君,天宫里什么园林太子殿下能没见过?”

        宝常务听了很是尴尬,心里摊手,但嘴上还是毕恭毕敬:“太子殿下可还有看上百草园的地方?”

        丹朱太子的眼睛在百草园四处打量,似在寻找什么。

        “本宫记得百草园中有一株药草,叫白茶……”

        ……

        息壤内,那茶树儿打了声喷嚏,惊醒了床上正在酣睡的陆羽神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