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白茶传说在线阅读 - 二十章 可怜之人

二十章 可怜之人

        重华殿下带着他的四位手下:黍稷、阏伯、庭坚、大费四位仙君将人间寻了个遍,也没有寻到丹朱太子下落。

        想必丹朱太子有意躲着他们,六界之大,要找到他的确不是容易的事。

        “人界没有,那我们就去妖界魔界冥界寻他,总有找到他的时候。”重华殿下下了决心。

        正要离开人界,便听到一老妪的哭声。

        这一路行来,重华殿下已经尽量不理人间俗务,只为不耽误脚程寻人,但这老妪实在哭得凄凉,重华殿下于心不忍,便对阏伯仙君道:“人间老妪啼哭,无非是子女不孝、丈夫不慈祥,你是掌管人间伦常道德的神仙,就留你下来为她主持些公道吧。”

        说着,便领了黍稷、庭坚、大费仙君继续寻找丹朱太子下落。

        阏伯仙君降下云头,循着哭声看到了一处院落,这院落对于凡间百姓来说,倒也是一处不小的宅子,足见主家不是贫苦人家。

        只是院落的院子里堆满了破烂,阏伯仙君站在屋顶都能闻到破烂的臭气,而那老妪就捧着个碗,坐在破烂中间吃饭,边吃边哭,哭得起劲,吃得也起劲。

        除了老妪,屋子里没有别人,唯有几只走地鸡在破烂间跳来飞去,时不时发出几声鸡鸣,算是应和老妪的哭声,让她不至于太过唱独角戏。

        阏伯于是化作个凡人,从屋外进来,问老妪可是遇到了什么困难啼哭,他可帮着解决一二。

        老妪捧着她的碗叹息:

        “人老了,不中用了,便遭丈夫和儿女嫌弃了。”

        重华殿下猜测果然没错,的确是些不新鲜的陈芝麻烂谷子的家庭纠葛,对于神仙们来说,见多了人间疾苦,不稀奇,但对于这位老妪来说,却是她一生悲剧。

        天界一粒灰,落到一个凡人身上,就是一座大山,叫你粉身碎骨。

        阏伯便问老妪可否细细道来,就算他解决不了什么实际问题,还能做一名听众。一个人哭的时候,最需要的就是有人听她哭一场,透透心头的郁闷之气。

        那老妪便给阏伯仙君端了一碗水来,又给阏伯仙君拿了把小马扎,阏伯仙君便在破烂堆旁一边喝水一边听老妪细说从前:

        老妪与丈夫育有两子两女,生出两个儿子前,不止生了两个女儿,但或病或因为别的,死了几个,便只活了两个。老妪没生出儿子前,一直遭街坊邻里耻笑,连带着她的娘家人来走亲戚,也要被邻居耻笑,说他们外公外婆是歪的,需得在面上盖一条尿布方敢出门行走。

        老妪因此暗自发愤,发誓一定要争邻居们的气,终于生了两个儿子。

        为两个儿子娶亲生子攒家业,老妪忙碌了一生,老妪自己勤劳节俭,又放丈夫出外谋生,又用两个女儿嫁出去赚了些彩礼钱,总算为两个儿子挣了两份家业。

        如今两个儿子都各自成家,老妪的丈夫虽然年迈也在衙门谋得一份给人看门洒扫的差事,两个女儿又都出嫁,独剩下老妪一人在看家。老妪虽然年纪大了,但勤俭习惯了,闲不住,每日上街捡些破烂堆在家里卖钱。两个儿子并着两个儿媳嫌弃家里破烂堆积如山,臭气熏天,便愈发不肯回来,连带着老妪的丈夫都对老妪恶语相向。老妪回想自己这一生,多少艰难,多少辛苦,到头来没有换到多少感激与理解,反而得到一些怨怼,恩将仇报,也不过如此了。

        阏伯仙君听完,也是唏嘘不已,便为老妪出谋划策,问她:“眼下最想要的是什么?”

        “想儿女能常常回来看看我。”老妪所求很简单。

        阏伯仙君道:“这简单,你把你子女的住址告诉我,我去请他们回来,但他们回来前,你得先把这些破烂扔了。”

        老妪哪里舍得?这些破烂都是她辛辛苦苦捡的,能卖钱。

        阏伯仙君道:“那我帮你把这些破烂拿去卖了,你以后别捡可做得到?”

        老妪做不到:“不捡破烂卖钱,就没有钱,我想给儿孙们多攒些钱。”

        “你生前已为他们攒下不少家业,他们可曾感激你?”

        老妪摇头,不但没有感激,反而多有怨怼之词,否则她也不用坐在破烂堆间痛哭了。

        “也许儿女并不贪图你给他们多少钱,”阏伯仙君开解老妪,“他们想要的,并不是你给钱就能满足他们的,也许你的子女和丈夫并不是如你所说那么不可理喻,也许你也有你自己的问题。”

        阏伯仙君已经看出来,这位老妪的性格也很有问题,一个巴掌拍不响,她与丈夫、子女闹到如此不开心的地步,想来她也不是如她自己所说那般无辜。

        阏伯仙君的话自然惹恼了老妪,她夺过阏伯仙君的水碗,将阏伯仙君赶出了家门。

        老妪继续哭,阏伯仙君也懒得再管,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何况这个故事里,并没有谁是十恶不赦之人,需要他一个仙君出手教训的。

        阏伯仙君想拂袖而去,却想到这毕竟是重华殿下交代他的任务,他又不好当个甩手掌柜。

        就在阏伯仙君进退两难的时候,陆羽神医从天而降。

        陆羽神医肩上背着包袱,一手拿着折扇,一手捧着一个四方方的水晶盒子,盒子里一株绿植根植于黑土之上,正舒枝展叶。

        “本神医奉天君之命带白茶到下界游历,攒些功德,好助白茶早日成仙,阏伯仙君不如就将这棘手的案子交给本神医,如何?”

        阏伯仙君多瞥一眼陆羽神医怀里的茶,只觉松了口气,向陆羽神医作揖:“如此有劳神医了。”

        阏伯仙君说着急忙离开,生怕陆羽反悔。

        息壤内,白茶问陆羽:“既然这事棘手,我们为何还要多管闲事?”

        “一来我们无事可做,二来我们需要个落脚之地,这处宅子是红尘之中不错的缘法,三来这老妪哭得委实伤心,阏伯仙君都不想管她了,若你能把她管好,可算积攒了一点功德,与你修行有益。”

        陆羽神医说什么便是什么吧。

        “我听你的。全都听你的。”

        于是,屋内,老妪正哭着,就听到了不疾不徐的拍门声。

        ……

        那边厢,阏伯仙君很快与重华殿下汇合,支支吾吾、轻描淡写,只说老妪之事已妥善解决。

        重华殿下找丹朱太子心切,便也没有细究。

        重华殿下在下界寻寻觅觅时,殊不知丹朱太子已经携着仙侍蕊玉往天宫而去。

        麻魔霍乱人间,本是丹朱太子设的一个局,只等着人间病童死伤无数,无人能解这难题时,自己再献出良方,这样好让天君对自己重拾好印象,一改自己在六界的风评,也让六界知道他才是天界储君,而不是什么重华殿下,谁知“本草纲目”1892株药草精归位,麻魔霍乱平定,打乱了丹朱太子的计划。天君将麻魔流放丹水,六界都知道了麻魔是丹朱太子的侍从,一下又将丹朱太子推到了风口浪尖。

        丹朱太子灰头土脸,如何还敢回天界面见天君?

        偏偏重华殿下却要下界寻找,劝他回天。他如何能让这份功劳再落在重华殿下头上,不如自己回天去。

        蕊玉见自己的分析被丹朱太子接纳,丹朱太子也一改行程,打道回天,不由喜出望外。

        天界的太子就应该入住天界,老是在下界晃荡,连带着他这个仙侍都餐风露宿,过不上安生的日子,算怎么回事呢?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