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白茶传说在线阅读 - 十九章 赠息壤

十九章 赠息壤

        陆羽将一杯热饮递给太白金星,太白金星连忙捧至天君跟前。

        天君见那热饮用琉璃盏盛了,漂白浮绿,白与绿皆出自芽芯,白是芽芯上的毫,白毫覆着芽芯的绿,漂浮于淡黄晶莹的水液之中,妙不可言,让人本能就想喝上一口。

        只听陆羽道:“此汤可醒酒。”

        于是,天君迫不及待喝下。

        顿时,头痛减轻不少,人也轻松清醒了。

        “何汤如此神奇?”

        “白茶汤。”

        天君一顿,“就是那株?”

        “就是那株。”

        “她如今怎样了?”

        “托君上的福,正在那旮旯潜心修道,日夜勤勉,只为早日摘得正果。”

        天君走到陆羽跟前,郑重看着陆羽,道:“既要修道,一直呆在天界,恐于修行无益,还是得到下界去。你且看满天神佛,虽已摘得正果,还需常常下界游历,补助修行,何况她一个尚未得道的药草精?”

        “君上是想收回成命?”陆羽蹙眉。

        “本草纲目”1892药草精归位时,天君可是答应过,可留白茶在天界那旮旯做一名编外修仙,如今为何又要驱赶她离开天界?

        天君道:“你暂时带她去游历下界,积攒些功德,恰当的时机还是可以再回天界那旮旯继续修行的。”

        “恰当的时机是何时机?”

        “如今是恰当的时机离开天界,至于什么时候是恰当的时机回天,朕会让太白金星通知你的。也许她在下界修道,发现大有助益,还想多滞留,不愿回天呢?”

        君命难违,陆羽便拱手答谢天恩,却依然替白茶讨价还价,争取最大权益:

        “小仙闻说天君有一宝物,名唤息壤,世间草木移植其间,便能野蛮生长,修道者一夕之间便可功力百倍,而息壤永不耗减,可否请天君将此物赠与白茶,那么她不管身处何地,都不影响修行了。”

        没想到这小子来这一出。

        一旁,太白金星都替他捏把汗,没想到天君却答应了,当即就让仙侍去取了息壤来交给陆羽。

        “替白茶多谢天君赠息壤。”

        陆羽离开了,天君方才对一旁不解的太白金星说道:“丹朱说不定马上就要回天了,还是让她避开些好。”

        太白金星心头一动,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又要维护天规秩序,又要纵容些子女任性,真是难为天君了。

        那旮旯,白衣少女还在勤背心法,苦练法术,白衣仙人回来了,道:“收拾收拾,去下界练吧!”

        “去下界?”白茶睁大了眼睛。

        “嗯。”陆羽已经忙着收拾行囊了。

        白茶不解:“为何?天君不是答应留我在天界修仙吗?”

        “只是暂时的。”

        “百草园里的药草精们直到天上后都不必下界去也一样位列仙班。”

        “他们是天命所归,‘本草纲目’上本来就有他们的名字,但你没有。”

        见白茶还想问什么,陆羽道:“他是天君,掌管所有神仙,你想成仙,就得听他的,他说什么便是什么。”

        “可是我害怕孤独……”

        她不想再去须弥山的荒漠过一株草的日子了。

        “有我一起,你不孤独。天君允了我随你一起下界去。”

        白茶这才松了口气。

        于是二人简单收拾了行囊,这就出发。

        将要行至南天门时,有神仙喊他:“六师弟——”

        陆羽循声望去,但见蓝色天湖的一座碧玉拱桥上,一男两女三个神仙正在同他招手。

        于是,陆羽折返路线,向着天湖上那座拱桥走去。

        南天门的天兵天将回头一看,只见一白衣仙人背着包袱,腰间吊一根白羽,插一把折扇,怀里捧着一棵茶,正与三位副医神汇合。

        “六师弟这是要去哪儿?”宝常务看了眼陆羽怀里那棵茶问道。

        “奉天君之命,带白茶去下界游历,为白茶修仙积攒些功德。”

        宝常务闻言,便从脖颈上摘下一块玉,道:“此‘通灵宝玉’乃是女娲石的标志,可号令天下石头,若六师兄在下界有任何需要,都可拿他出来行个方便。”

        怕陆羽不收,宝常务又补了一句:“这是为兄一番心意,你也希望白茶能早日飞天成仙。”

        陆羽低头看一眼手里那株茶,方才收下。

        一旁,沅湘和钗子也纷纷解囊,沅湘赠了一瓶天湖水,天界的湖水本就不是凡物,又有昔日水部28只水精在此修行,就更加有了妙用。

        钗子赠了一支金钗,说是能遇山开道,遇水架桥,还有点石成金的功用,这在下界可有大功用,穷家富路,出门在外,没钱寸步难行。

        陆羽悉数收下,告辞三位师兄师姐,收获满满出了南天门。

        与三百年前,似乎如出一辙。

        那年,一仙一草,脚踏祥云,直飞九重天。

        如今,一仙一草,脚踏祥云,自天宫向下界而去。

        不同之处便是,那年是苦荼,如今是白茶。

        天湖拱桥上,三仙把目光投向湖中三座石塔,三道目光都将三座石塔同时望穿,“三潭印月”,名不虚传。

        “留在天界当个自由神仙不好吗?六师弟为何要死守一棵草?”钗子问。

        “各人有各人的缘法,有人的宿命是苍生,有人的宿命就是一棵草。”沅湘道。

        “不是草,是茶,也许茶中就藏着苍生。”

        宝常务说了一句颇有禅意的话,两位师姐都向他投来欣赏的目光。

        “你的宿命又是什么?”两位师姐不约而同问。

        宝常务一凛,不做声,只管赏湖。

        三潭印月多娇,叫阿宝折腰。

        ……

        “神医,我们要去哪儿?”呼呼的风声在云中穿梭,但白茶的声音清晰可辨。

        “看缘分。”

        神医已经带着白茶在自然下落,落哪算哪吧。

        ……

        “公子,我们下一站要去哪儿?”一长相阴柔的侍者问他的主子。

        他的主子,一位青年公子,穿着华美衣袍,表情却很不开心。

        “那位此时在何处?”公子问。

        侍者道:“人间。”

        “那我们去妖界魔界冥界都可以,总之,避开那位就行。”

        “好,奴才这就开路。”

        两道光束嗖嗖从身旁划过,白茶道:“神医,有什么东西过去。”

        “是脏东西吧!”

        “怪不得我被眯了眼睛。”

        陆羽低头看怀里的茶,她正现出一双眼睛,不停眨巴着,于是他拿出一个四方方的透明小盒子罩住了她。

        瞬间,风云莫测都被隔绝在四方方外。

        “神医,你送我一个水晶房子?”

        “不是我送的,是天君送的。”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