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白茶传说在线阅读 - 十六章 满天神佛遗忘的角落

十六章 满天神佛遗忘的角落

        “宝,你别多想了,非是你仗着青珠娘娘的关系,要夺他的仙位,是他自己的选择。”

        “你是六界唯一仅存的女娲石,就凭这个身份,你占着这个位置就不是德不配位。”

        “人各有志,他自己选择去守护一棵草,还是你替他担起留守百草园的责任,他该感谢你才对。”

        “就是。”

        两位师姐好心安慰着宝常务,但宝常务到底不能心安。

        想那时与白茶一起飞入麻魔体内,启动医方,终结人间病患的,可是陆羽。

        按照功绩,常务副医神的职位该归他,另外两位副医神的人选也该由他挑选。

        但他选择放弃升职,只为让那株草能够留在天界。

        如今,那已不是一株草,而是一棵树了,一棵茶树。

        “一棵木部的茶树,关他什么事?要出头也是春芒师弟出头才是,他一个草部主事,吃力不讨好,何苦来哉?”

        “那棵树前身是一棵草,还是他带上天庭的,说没关系也不尽然……”

        听着两位师姐的议论,宝常务对陆羽和白茶,更多了几分牵念。

        不知这二位如今怎么样了。

        在天界一个被满天神佛遗忘的角落里,白衣仙人提来一桶水,悉心为一棵茶树浇灌。

        那茶树种在一只青花瓷盆中,已有半人高了,枝干细细长长,叶子浅黄灰绿,生长得并不康健。

        “神医,我还要喝水,我渴。”

        见白衣仙人收起水瓢停止浇水,那茶树央求道。

        白衣仙人却没有满足她。

        “你如今还病着,切忌暴饮暴食,饮水也要适可而止,否则对你恢复元气不利。”

        茶树知道白衣仙人说的在理,只能作罢。

        白衣仙人在茶树身边坐下,用一种怜悯的目光看她。

        “你觉得值得吗?”

        “神医是指……”

        启动天界秘存的医方《本草纲目》,平定麻魔祸乱,拯救人间于水火,可也扰乱了大考秩序,导致扩编900多仙籍,造成天界新麻烦,没有封功,反遭降罪,遭到天君责罚,数百年修为一朝散尽,又被打回一株植物。

        “你后悔吗?”

        “神医后悔吗?”

        为了让天君留她在天界继续修炼,做一个编外修仙,毅然放弃副医神职务,只来守护她一株草木,遭同仁们耻笑、不解、非议。

        “若选择即所求,何悔之有?”白衣仙人说。

        启动医方时,她的目的就是为了拯救病童,还人间天伦之乐,而不是晋升仙位,所以求仁得仁,她也不悔。

        “不悔。”茶树笑笑说道。

        既都不悔,那便不改其乐。

        于是,一仙一茶,于这个满天神佛都遗忘的角落怡然自得,倒也自在。

        “只是,我也不能永远只当一株草木。”白茶说。

        “你还想干嘛?”

        “成仙。”

        “不管是草是木,你倒是初心不改。”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么。”

        那时,须弥山下初见,他便想要帮她达成夙愿。如今,天界不起眼的旮旯,他还是想要帮她达成夙愿。他也是不忘初心,有始有终。

        “行,我来助你成仙。”白衣仙人爽快地说,给茶,也给自己,都立了一个旗帜。

        蓝衣女菩萨走到天界这满天神佛都遗忘的旮旯时,一眼便望到了这面旗帜。

        旗帜上已经密密麻麻写满了字,都是些每日必做的指令。

        所以,这面旗也是一份作息时间安排表,安排得井井有条,满满当当,若严格按照旗帜上的作息行事,那假以时日修道之人必能成仙。

        制定这面旗的人,真是有心,且有方法。

        蓝衣女菩萨由衷赞叹:“真是个好老师。”

        那位好老师闻声,从旮旯里走出来。

        见到一袭蓝衣的女菩萨愣了愣。

        “本座在下界游历的时间有点久,神医都认不出本座了。”蓝衣女菩萨莞尔一笑,她也不过中年光景,却有着六七十岁的慈祥。

        “太母娘娘!”陆羽忙上前躬身施礼。

        太母娘娘道:“我在人间游历,偶尔回天,天界关于那株茶的事迹已经传得沸沸扬扬,所以我来看看那株茶。”

        是的,白茶如今在天界已是一株风云茶树。

        陆羽忙将太母娘娘请进旮旯。

        旮旯里只有一间茅草屋,用篱笆栅栏围着,粗鄙简陋,和天界奢华的玉宇琼楼比起来,简直是两个世界。

        陆羽推开栅栏,请太母娘娘进去,指着篱笆墙的一角,说:“喏,就在那里。”

        一只青花瓷盆,几抔泥土,种着一株茶:树姿半开张,分枝较疏,叶子椭圆形,叶面隆起,叶色并不浓绿,而是淡绿,还带着些黄。

        想来这茶树伤得不轻。

        “遭了那么大的罪,尚还活着,陆羽神医辛苦了。”太母娘娘对陆羽说道。

        “活着简单,但想要再修仙,就难了,目前连化形都做不到。”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那株茶树竟接过陆羽神医的话头,表了决心。

        太母娘娘向这茶树投来欣赏的目光:“有这份志气,何愁成不了仙。我愿助你一臂之力。”说着,从身体里招出两缕灵力,注入茶树。顿时茶树舒展枝叶,一白衣少女化形而出。

        “白茶谢过太母娘娘。”

        “有因有果,不必谢了。”

        太母娘娘说着,便辞别陆羽和白茶,离开了这旮旯。

        “神医,有因有果,是什么意思?”白茶问陆羽。

        陆羽摊摊手,“我又不是助你成功化形的人,你问我,不如问她去。”

        “但她已经走了。”

        太母娘娘此番回天,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等天君闻讯要来寻访时,她又已经出了南天门,去下界游历去了。

        “朕有多久没有见到母神的面了?”天君站在灿烂巍峨的南天门口,怅然若失看着外面的云蒸霞蔚。

        一旁,太白金星手执白拂尘,道:“太母娘娘有千年未回天了。”

        “千年未回天,回了却不见朕的面,又走了,也许对于母神来说,下界那些人类才是她的孩子。”

        “太母娘娘慈悲为怀,心怀苍生,也是替天君分担责任。”

        “母神这次回天,不为见朕,却为见谁?”

        “为见丹朱太子,但也没见着。”

        “丹朱也有多年未回天了吧?”天君更惆怅了。

        “天君,重华殿下来了。”太白金星用白拂尘指着南天门外,道。

        天君回神,见一衣着朴素的年轻后生自南天门外向他走了过来。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