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白茶传说在线阅读 - 十三章 并非夜叉

十三章 并非夜叉

        那是个庞然怪物,站在村庄前方的晨雾中,犹如一团巨大的浓墨,他朝空中发出一声沉闷巨响,整个村庄都为之震动。

        村庄里的人瑟瑟发抖。

        有胆大的,于木门缝隙里瞟了一眼,心“咯噔”了一下:来了来了!夜叉来了!

        村庄最里头那户刚刚喜添麟儿的人家却发出了哭声。

        先是婴儿的啼哭。

        再是大人的啼哭。

        有产妇的,有产妇的丈夫的,还有老人……

        全是婴儿的至亲。

        “夜叉”朝着哭声发出处迈开步伐:bong!bong!

        大地被踩碎的声音。

        全村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那婴儿仿佛也感知到了巨大的危险正朝自己而来,大哭着:哇哇——

        蓦地,“夜叉”的脚步声戛然而止,一个蓝衣妇人拦住了“夜叉”的去路。

        在庞然的“夜叉”跟前,她如此瘦小,但她正义凛然,浑然无畏,气场比“夜叉”还高还大。

        “孽畜,你危害人间,罪无可恕,还不速速束手就擒!”

        “夜叉”低头看着蓝衣妇人,满脸麻密粗糙坚硬鬃毛遮住了他玩味的表情,只余一双棕黑色眼睛透着清澈的愚蠢。

        蓝衣妇人高仰着头,与他对峙。

        “夜叉”猛然张开血盆大口,对着蓝衣妇人喷洒毒雾。

        一阵浓黑烟雾将蓝衣妇人紧紧围住,蓝衣妇人腾空跃起,站到了“夜叉”前方上空。

        “孽畜,你不知悔改,休怪我手下无情!”

        蓝衣妇人胸口泛起一阵又一阵淡蓝色光波,一圈一圈向外扩散涟漪。

        她双手拱成球状,仿佛捧着一个球体般,从胸口捧出一颗蓝色的心脏,嘴里道:“慈悲心——”

        蓝衣妇人的慈悲心登时发出巨大的威力,将“夜叉”的浓黑毒雾驱散。

        那“夜叉”大受刺激,朝着蓝衣妇人再次吐出毒雾。

        慈悲心的蓝色光波与黑色的毒雾在村庄上空展开较量,霎时间地动山摇,天旋地转。

        黑色毒雾被蓝色光波震开,震碎,洒向人间,无数孩童纷纷倒地,脸上身上的肌肤鼓起透明水包,须臾,破脓、溃烂,死去……

        哀鸿遍野,遍地哭声。

        “财神——”

        蓝衣妇人朝空中大喊一声。

        财神应声而出,跪倒于地。

        “管好你的侍从!”蓝衣妇人怒不可遏。

        “太母娘娘,本座管不了他。”

        财神匍匐于地,瑟瑟发抖。

        “他不是你的侍从吗?”

        “这怪物虽然状似夜叉,却并非本座的侍从夜叉,这怪物名叫‘麻魔’,他的主人,本座知道,却不敢说。”

        太母愣住了。

        整个人间都在传说,为祸人间,造成病童死伤无数的瘟神是财神的侍从夜叉,竟然是谣传吗?

        “他的主人到底是谁?”

        “与太母娘娘乃是至亲。”

        财神言尽于此,火速遁走。

        ……

        天上三日,一晃而过。

        灵霄殿传来集合的钟声,文武百仙已经齐聚,等着见证三百年一次的殿试。

        十六位神医和他们各自教授的尖子生,成双成对走入灵霄宝殿。

        走在最前面的是木部春芒主事,和本次大考前三关综合第一名的白茶。

        怪不得草部要和木部打三百年架,若打赢了,这次走在最前头的,可就是草部主事陆羽神医了。

        十六对师生已站定,见过了天君。

        闪闪发光的金交椅上,天君高高在上,向下俯瞰。

        他对十六对百草园医药师生遵遵教诲几句后,手一挥,灵霄宝殿前方便出现一扇流光闪闪的琉璃光门。

        李毅医神对自己的徒子徒孙们说:“众位,入‘琉璃幻境’内答题吧。时间是一炷香,一炷香之后,若还不能答出题出来,那么诸位将永远留在‘琉璃幻境’了。”

        十六对师徒面面相觑,内心感到不妙。

        果然,这六界之内,机遇与陷阱总是并存。

        能者,化险为夷;不能者,九死不生。

        谁能知道,苦修三百年,夜以继日备考,好不容易拔得各部头筹,以为有着光明前途,却是向死。

        但此刻,君令已出,不从不行。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十六对师徒也只能怀抱决然心情,踏入琉璃幻境,不知道天君为他们出了什么刁难考题。

        琉璃幻境光门缓缓合上,十六对师徒身影被关在另一个透明却看不见的世界,连带着那道流光闪闪的光门也消失不见。

        灵霄宝殿内陷入一片沉寂,诸天神否都屏息凝神,替琉璃幻境内的十六对师徒捏一把汗。

        此一去,不但关系他们自身生死前途,还关系人间苍生。

        琉璃幻境内已是另一片天地,不知何时,众人发现自己已置身下界。

        眼前尽是人间风景。

        不过没有安堵乐业的祥和光景,有的是病童遍地,鬼哭狼嚎。

        十六对师徒各个变了脸色。

        原来这六界之中,有谁过着锦衣玉食神仙日子,就有谁过着草芥不如狼狈不堪的日子,同一个天地,却是不同的境遇。

        “医者父母心,救死扶伤乃是医者的本分,你们师徒乃是我们百草园的中流砥柱,苍生己任如今落在你们身上了。”

        众人回身望去,不知何时,李毅医神也进入了琉璃幻境。

        “师父!”

        “医神!”

        众人纷纷喊道。

        “师父,你怎么也进来了?”

        “你们向死而生,本医神身为百草园园主,岂能独善其身?今与众位爱徒共进退,谋良方,拯救人间孩童于病童生死。”

        李毅医神说着,就率领这支三十多人的百草园医仙走向哀鸿遍野。

        十六位药草精跟着各自的神医为荒野病童检视身体,但见各个幼小生命被病痛折磨,奄奄一息,原本娇嫩的肌肤,周身竟无一片好肉。

        “是瘟疫。”金部的钗子神医说道。

        水部的沅湘神医翻了个白眼,要你说?

        “关键是什么瘟疫,什么病毒?”沅湘道。

        “找到了病根,方能对症下药!”阿宝附和。

        虽然十六部都道水部、金部、石部三位主事是“三人行”,钗子每每都觉得自己是超级电灯泡,是那个碍事的第三者,是个多余的局外人。

        沅湘和阿宝已经开始密谋良方,钗子生气地领着她们金部的首席爱徒扭身走了。

        “可知道是什么病毒什么疫症吗?”春芒问白茶。

        白茶正用银针刺破一个病童身上的水疱,那水疱未破前透明又泛着红色,破了,立即有血水汩汩流出来。

        流经病童其他皮肤,皮肤立马溃烂,又生出新的水疱来。

        病童发出痛苦的呻吟。

        白茶拿起银针,放到日光下细细打量,冲春芒道:“弟子备考期间,从一本叫《大荒本草》的医经上看过一种病症,叫‘麻疫’,症候与此间病童症候相似。”

        “那医经上可有说麻疫如何诊治。”

        “有个方子,只是……”白茶欲言又止。

        那边厢,有人发出惊呼:“治好了治好了!”

        师徒俩循声望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