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白茶传说在线阅读 - 第九章 湖上婴啼

第九章 湖上婴啼

        草部各处都是草们积极备考的身影。

        三个一群,两个一伙,要么一起刷题,要么一起背书,就是不见栝楼身影。

        白茶抓了一个草打听:“这位草兄,你看到栝楼了吗?”

        那位草兄手里捧着一卷药书,正喃喃背着,给了白茶一个不满的眼神,扭身走了。

        白茶:“……”

        这也太认真了吧!回答一下,能耽误你多少事啊?

        白茶讪讪看着他的背影,就有个女药草精主动过来说:“白茶,你别生他的气,他的嘴巴现在除了用来背书,其他什么话都不说了,他得憋着这股子劲备考,一旦说了话,这股子劲就泄了,至少少考20分。”

        白茶因为是三百年前陆羽神医带上天的,三百年来草部又常常为了她和木部打架,所以白茶对于草部来说是老熟人,草们都认得她。

        和白茶说话的女药草精,一袭绿衣滚着红边,头上吊几个毛茸茸的锦地罗球,昭示她的身份:锦地罗。

        “罗姐,你咋能和我说话?”白茶伸出手指逗一下锦地罗头上的小球,那些小球就前后左右晃动起来。

        “我无欲乃刚,”锦地罗得意摇了几下身子,笑嘻嘻道,“我才不想留在天庭,我想回下界去,我名字叫‘锦地罗’,有的人是属于天的,那我就是属于地的,在天界这三百年对我来说就是个误会,我已经在下界给自己找好一块地了,到时候你下凡视察的时候,记得经过我那边,我负责招待你,我回头把地址给你。”

        只能说人各有志。白茶心想,嘴里道:“罗姐,别笑话我了,还没考呢,我可没把握能不能考上,回头考不上,我也寻一块地和你做邻居去。”

        “过份谦虚就是骄傲。”锦地罗给了白茶一个含义深刻的白眼。

        白茶不想和锦地罗啰嗦太多,忙向她打听栝楼下落:“罗姐,你见到栝楼了吗?知道她在哪儿吗?”

        “栝楼啊,”锦地罗露出轻鄙的表情,指了指宿舍方向,道,“气病了,在宿舍里躺尸呢!”

        锦地罗属于躺平派,知道并且坚定自己的追求,而栝楼很有些命比纸薄,心比天高的意味,和锦地罗是两类草,锦地罗特瞧不上她。

        “她也就白天能躺躺,白天她室友都在外面备考,晚上都回了宿舍,她回头又被赶出来。”

        听了锦地罗的话,白茶有些吃惊,没想到栝楼在草部的日子都这么艰难了,赶忙去宿舍找栝楼去。

        看着白茶背着笈匆匆离去的背影,锦地罗摇头:栝楼还算幸运,竟然还能有白茶这样的好朋友。

        白茶到了栝楼宿舍,见四张上下铺的右边里面上铺床上,薄薄的被单裹着一个发抖的身子。

        白茶一惊,忙放下笈,顺着梯子爬到上铺,喊道:“栝楼,栝楼,你怎么了?”

        被单被白茶掀开,栝楼红彤彤的脸露了出来。

        这是病得不轻。

        白茶赶忙就要替栝楼检查身子,却被栝楼按住了手。

        “我没病!”栝楼说。

        “可你脸这么红,浑身还发抖……”白茶担忧地看着栝楼。

        栝楼说:“不是病的,是气的。”

        白茶:“……”

        栝楼从床上坐起来,握着拳头道:“白茶,你知道吗?我们草部的名额真的被紫夭拿走了,气死我了,方诸没有骗我们,方诸说的都是真的……”

        栝楼说着,浑身抖得更厉害了。

        白茶忙对着她的眉心施了一道法术,她才安静下来。

        紫夭不是说不把保送名额的事说出去吗?怎么栝楼也知道了?想来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白茶觉得栝楼已经有心魔了,自己得好好做做她思想工作不可,于是说道:“各部都有一个保送名额,草部不给紫夭也会给别人,如果这个保送名额给了其他人,你也会这样忌恨吗?”

        栝楼倒是没想过这个问题。

        白茶又说:“不管给谁,如今反正保送名额是已经给出去了,你想要仙籍,不是还可以通过考试吗?我们两个一起备考,一起做最后冲刺,不好吗?为什么要在不能改变的事情上浪费时间,而不抓紧时间去做可以努力的事情呢?”

        栝楼咬唇沉默,她知道白茶说的有道理,但面子上她也不能认错。

        白茶道:“你要是还认我这个朋友,你就听我的话,现在下床,和我一起去备考。要是你听不进我的话,还这样破罐子破摔,继续沉溺,那我以后就不认你这个朋友了。”

        白茶说着,爬下床,背了笈就要走,栝楼忙喊住她:“白茶,等等——”

        白茶回头道:“我也没有保送名额,我还要备考,我的时间也很宝贵,我不想等你了。”

        “我现在就跟你走。”

        “跟我干嘛?”

        “跟你备考去。”栝楼说着,一骨碌从床上爬下来。

        白茶笑了。

        两个人从宿舍出去,打算找一个清净地方刷题,可是草部草满为患,于是两个人去了湖畔。

        湖畔的白玉大理石桌倒是空着,白茶将笈放到桌上,从里头取出一本册子,递给栝楼,道:“这是我背药书时做的笔记,做了归类和注解,我想你背药书,太繁复,时间紧,你大概是背不下来的,你就按着我的笔记背吧。”

        栝楼如获至宝,向白茶道谢:“谢谢你,白茶,你对我真好。”

        白茶冲栝楼笑笑,就开始拿出习题本,又从笈里掏出一柄刷子,雪白色的,在纸页上一划,一张习题就刷完了,于是又翻到第二页刷起来。

        栝楼看着白茶专注的样子,美极了,不由露出喜爱和欣赏的目光。

        白茶真好,白茶对她真好,如果白茶是属于她一个人的就好了,偏偏那紫夭也要来分走白茶的友情。

        栝楼突然知道自己为何如此不满紫夭了,她或许忌恨的不是紫夭拿走保送名额,而是忌恨白茶也和紫夭交好。

        白茶头也不抬,手上刷题动作不止,嘴里道:“紫夭如今可是有保送名额了,成为神仙是板上钉钉的事,咱俩还需要考试,万一我考上了,你却考不上,到时候你就得回下界去,那我可就真的只属于紫夭一个人咯!”

        没想到白茶对她的心事一清二楚。

        听了白茶的话,栝楼顿时警醒过来,忙打开笔记,认真背起来。

        两个人在湖边认真了半日,直到天光暗下来,天湖却泛起蓝光,整个湖面就像蓝色的宝石。

        一片蓝色里传来婴儿哭哭笑笑的声音。

        栝楼道:“这‘洗儿汤’自己得了保送名额,却吵别人备考,真是烦死了。”

        那婴儿哭声更大了,白茶狐疑抬头,向湖面望过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