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夫郎是个娇气包在线阅读 - 19 第19章

19 第19章

        十月头一日,府衙召集了州下各乡的里正进府衙集会。

        各村各户都在等着今年的税收消息,待着忙完了赋税这一茬后,今年秋收相关事宜也算是完毕了。

        “也不晓得今年赋税如何。”

        元慧茹端着米糠给鸡喂了食,仰着脖子看村里有没有动静。

        一般里正去城里集议以后,回来便会立即召集村里的人集会,届时宣布今年的赋税情况。

        虽说现在她手头上有了钱,不管赋税是增是减她都不必忧愁,可说到底是干了一辈子的农户,一年的大事儿也就系在那么两件事上。

        迟迟不得个结果,心里不上不下的,只怕这当儿村里都在等着里正回来集会。

        霍戍劈了两捆柴,见着元慧茹还在张望,他停下手。

        南边雨水多,晚秋以后隔三差五的都在落雨,今天早时起来就有些吹风,天也阴沉沉的,快到午时也未曾松散开,估摸着还得下雨。

        照着这么下去,入了冬只怕是天晴的天数只会更少。

        霍戍对赋税的事情但是并不太在意,他只是觉得已经好些天没有再见到纪桃榆了。

        自从那天人哭着从城里回来,回家以后也就好似再没出过门。

        现在村里也没有纪家和尤家的什么消息,好似一片风平浪静。

        幸得是那日自己暗中观察了一番,否则这当头也会以为纪家委曲求全要继续抓着金龟婿。

        全村的人似乎主要心思都在赋税上,村里也没人议论什么旁的事。

        “集会在哪里开?”

        元慧茹听到霍戍的声音楞了一下,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他在问什么。

        “你说赋税的集会啊,咱们村里人都是去里正家里,一户至少要去个代表。你不喜这些杂事,到时候我去便是了。”

        霍戍却道:“赋税是农户的头等大事,我同干娘一道去。”

        “你愿意去,如此也好。”

        元慧茹想着霍戍长相彪悍,又寡言少语的,无事的时候同她交谈都少,更别提村里人了。

        既已经在村里落户,多走动前去参加一二集会露露脸也是好的,能更快的融入村子里。

        快午时,纪扬宗才从城里回来,进村路上遇见了谁便先行通知午后到家里去集会。

        没通知的家里的长工大牛挨着各家各户去通知,倒是午间家各家各户都在准备吃饭,都有人在家里。

        才过午时,腿脚快的就已经先去了纪家。

        霍戍和元慧茹到的时候,纪家院子里已经等了好些农户。

        村子里没有什么临时的大事,一般一个月会集会一回,月中十五一日里正会通知村里的大小事。

        谁家的鱼塘要开塘卖鱼啊,谁家要小工帮忙修缮房屋啊,谁家要做宴云云。

        只要是提前同里正说一声,都能在集会一日通知全村人。

        往常这一日集会都热闹的不行,村民好不易能聚集在一块儿,吵吵嚷嚷喧哗的很。

        这月月初遇上赋税大事,为此临时有个集会。

        今儿诸人一反常态,在纪家院子里自找了个地儿,或蹲或站着,大多数人都默着没说话,一张蜡黄的脸上尽数是焦愁。

        却是也不乏有想把脸上的得意压住却压不住的。

        “孙大娘子好福气,往后再不必愁赋税的事情了,不似我们,年年还得望着朝廷的律令。”

        “哪里的话,不愁这事儿总愁那事儿,愁不完的,也只有心头看开些。”

        “也只孙大娘子有这份儿心,若是我家二郎中举了,我都懒得跑这一趟过来集会。”

        几个妇人夫郎围着孙鸢娘,一声接一句的捧着。

        孙鸢娘时不时的抬手扶一把发髻,抿着嘴笑,对这些吹捧的话十分受用。

        也不怪她今儿还特地跑来听集会,当初她不顾家里阻拦嫁进尤家,婆媳关系不顺,没少叫村里的长舌妇议论。

        如今她翻身荣耀起来,自是不会错过受这些婆妇夫郎的眼红。

        不光是孙鸢娘,便是尤氏的其他几房也来了人,同样受着诸人的恭维。

        黄蔓菁端着茶水招呼村民,见着孙鸢娘在一群村户间谈笑风生,兀自绕开把茶水放在了桌上,招呼都不想上去打一声。

        霍戍抱着双手靠在纪家种有桃花树一侧的石墙上,沉默的扫了一眼院子里的情势。

        约莫等了一刻钟的时间,纪扬宗便召集诸人聚拢,简单的点了一下名,见着村里各户都有人来了,正准备开会。

        大门口,尤凌霄竟然踩着点儿也过来了。

        诸人都瞧了过去,议论纷纷。

        “纪伯父,我来迟了。”

        尤凌霄冲着纪扬宗拱了拱手。

        纪扬宗扫了人一眼,招了下手,示意来了就快进来,却是并未张口招呼。

        一众农户意外了须臾,不等人咬耳小话,纪杨宗便开口说赋税的事情了。

        “州府今年的赋税征收下来了,产税还是老样子,上缴四成。但赋税这块儿有些变动。”

        纪扬宗展开了今日去州府里录下的笔记:“我现在念给大伙儿听,到时候会贴在门口,没记住的自行再去看。”

        农户听纪扬宗这么说,便是晓得赋税只怕是又上涨了,谁都默着没应话。

        “口税一百二十文一个,成年人口两百文一个,户赋五百文一户。除却这些,今年新增一项献费,成年人口一人五十文。说是北域打仗结束了嘛,这些年戍守边关的将士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如今大军回朝,总是要犒赏一二三军的。”

        农户方才听到赋税就已经在叫苦了,听闻还有献费,尽数都嚷了出来:“去年口税方才一百,今年涨了二十文,成年人口也涨了五十,户赋竟然涨了一百,这林林总总的就涨了一百七十文,还没算家里几口人。”

        “再缴献费,还是按人口,都不是按户籍算,谁家才一两口人的,简直不要人活了。”

        “一年高过一年的赋税,东增几十,西增几十,一石粮食才卖多少钱。”

        “这上沙场的男儿是从咱这儿征走的,献费还得咱们缴,到头来钱还不一定能到士兵手里,赶着我们就是出人出钱,什么都没捞着。”

        院子里骂骂咧咧,很快便嚷成了一片。

        尤氏近亲听闻今年的征税,不住的摆着头,心里却愈发的乐的不行。

        赋税越是涨,他们越能享受到更好的待遇。

        纪扬宗显然也是见惯了这样的场面,由着诸人叫骂了一阵儿。

        他负着手,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低呵了一句:“行了,朝廷下达的律令,哪里是我们这老百姓能置喙的。大伙儿预备一下,把该纳的粮食装整好,赋税钱该准备的准备,该借的借,别久拖拉着。”

        “左右都是得缴的,到时候拖拉着州府的官员又该说嘴,开渠征人平白又拿咱们村开涮。”

        村民嘀咕道:“里正有了个好女婿,赋税就是涨得天高那也跟自己没干系了,当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指挥咱倒是顺溜。”

        “是啊,如今倒是嫌起咱缴纳赋税的时间拖得久了,村子里什么收成他录着本儿,能不晓得啥情况么。”

        纪扬宗站在不远处,耳朵精着,听到村民的议论,他也没出言训斥。

        他瞧了一眼人群里雄赳赳立着的孙鸢娘,两人对视了一眼,见着孙鸢娘一副瞧戏的模样,他心下冷嗤,姓孙的这妇人时下心里想的什么他能不晓得。

        “好了,好了,我晓得大伙儿心里不痛快,都是同村人互相帮扶着把难过过去。一年年的也就熬下去了,咱村这不是出了个举人了么,往后定然会给咱村里争气。”

        纪扬宗给尤凌霄带了一顶高帽子后,顺势道:“对了,除却赋税,村里也还有些杂事宣告一声。赵常德家,长岁十年前上了前线没能回来,元慧茹认了长岁的袍泽做义子,已经在村里落户,以后都是同村人,大家别拿出对外乡人那套出来,赵家不容易,大伙儿相互照应着。”

        “再者,就是纪尤两家的婚事,往后大家勿再说谈,今各自婚嫁了,要说媒的说媒,要求亲的求亲。”

        纪扬宗说的坦荡,今不乏有定亲又做毁的人家,也算不得什么稀罕事,婚后寡妇再嫁也是有的,他们这也不是头一桩。

        大伙儿尚且还沉浸在赋税增长的焦愁之中,旁的再大的事儿反倒是也显得没那么大了。

        不过听闻纪尤两家的婚事作罢,一时间诸人还是大吃了一惊,不免都想晓得是怎么一回事,只不过村里只会宣告婚事作罢却并不会说明缘由,谁也不敢问。

        “成了,今儿就这么几件事,没事大伙儿就散了吧。”

        农户一阵骚动,各自结伴回去。

        “这好好的婚事儿咋说毁了就毁了,里正是傻不成,等了那么些年,不就是等着尤二郎考出点样子来么,好不易成了,反倒是不成婚了。”

        “你瞧里正像傻的么,这事儿八成是尤家不肯了。”

        “那尤家未免也忒没良心了些,当初里正可没少帮扶他们家。”

        “世道变了噢,人心不古。我瞧啊,往后也别想指着尤家替咱们谋什么福。”

        “得了吧,谁有心思管他们大户的事儿,今年的赋税可咋办噢。”

        村里人避着尤家人,小声嘀咕着出去,议论不止。

        虽也没说是谁家主动提出退的亲,可今谁弱势谁强势大伙儿心里都有数,一时间都觉着是尤家发达了要过河拆桥。

        “娘,你不是说伯父不会宣告这事儿的么!而下可是再没挽回的余地了!”

        尤凌霄听了纪扬宗的宣告,犹如毫无征兆的挨了一记闷棍,他双眼发红焦急的抓着孙鸢娘的胳膊,事情突然变超出了母子俩的预料。

        孙鸢娘也有些惊讶的没回过神来,没想到纪家还真硬气,说不要这大好的婚事就不要了。

        眼瞧着赋税又长,竟然能舍掉庇护的机会,她提了口气,倒是小看了纪扬宗。

        她看着一向儒雅有礼的儿子失态起来,连忙拍着尤凌霄的手宽慰道:“既然他们家执意要悔婚,那便遂了他们的意吧,倒是还省得了咱们下功夫周旋。”

        “娘!”

        尤凌霄见她娘如此,心中更是着急,既见孙鸢娘并无心这桩婚事了,他索性放了手:“我自去同纪伯父说。”

        “你去同他说什么啊!”

        孙鸢娘见着儿子执拗,想要上前去拽住,不想人步子还快,一下子便蹿开了。

        “阿戍,回去吧。”

        元慧茹今儿来听了两桩大事儿,心里有些不太平静。

        见着门口一团的村民都散的差不多了,也预备要出去。

        霍戍的目光在尤家母子俩的动向上,见尤凌霄眼瞧到嘴的夫郎这朝是真没了,缓过劲儿来又后悔着急了。

        纪家那个小包子瞧着便不是什么心肠坚硬的主儿,只怕是见了竹马声泪俱下便忘了痛。

        不易等到纪家做了决断,他怎会由着此人在眼皮子底下发疯。

        霍戍同元慧茹道了一声:“干娘先回去,我寻里正商量个事。”

        元慧茹有些诧异霍戍要做什么,不过那么大的小子了,自有自己的事情,她便识趣的没问:    “成,那你早些回来吧。”

        “嗯。”

        话毕,霍戍便朝前去。

        尤凌霄寻着纪扬宗,激动的喊了一声:“纪伯父!”

        纪扬宗闻言看见人,他眉头一紧,却是并不想搭理人。

        眼瞅着人就要上前纠缠着过来,纪扬宗反感至极,只怕自己忍不住骂出声来,正当他想叫大牛把人挡住时,一道高大的身影却先尤凌霄一步上前来:“里正,劳烦一事。”

        纪扬宗见着霍戍,面上转带了笑:“霍义士有什么里面说吧。”

        话毕,他装作没瞧见尤凌霄一般,径直引着霍戍先去了屋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