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夫郎是个娇气包在线阅读 - 8 第8章

8 第8章

        “今年秋收粮食无功无过,若是按照去年的产税,乡亲的日子尚且还能过。”

        下午太阳方才落到山脊上,纪家的夜饭已经早早的烧好了。

        太阳阴凉了以后,风吹来正是舒坦,一家子围在院子的树下吃饭。

        纪扬宗和黄引生碰了两杯清酒,说道了几句,从今日收药材的事儿又说到了秋收。

        这几年赋税见增,老百姓的日子都过得紧。

        眼看着今年北方战事停了,不晓得能不能减免些赋税下来。

        “不到州府户房的人下来,谁也不晓得今年的产税如何。别说是农户的产税见长,商税也是愈发了不得,城里的坐贾日日都在焦愁。”

        黄引生叹了口气,这年头农户商户都难,为此更多人削尖了脑袋想去当官儿。

        纪扬宗同黄引生倒了杯酒,道:“好在是尤二郎中了举,往后便有了免去赋税的权利,等着小桃子和尤家的婚事儿一办,咱家也就跟着沾光了。”

        说到此处,纪扬宗难掩面上的喜色,而今要缴纳朝廷产税四成,近乎是一年粮食的一半了,能免去这四成,简直梦里都得乐醒。

        “届时是自家女婿了,岳丈的医馆自也能庇护一二。”

        黄引生闻言却是没跟着纪扬宗高兴,反而放下了筷子,看了一眼坐在黄蔓菁身侧埋着头吃饭的纪桃榆。

        他同纪扬宗道:“听你的意思是想在上头来征收赋税前,把小桃子的婚事儿给办了?”

        “虽是目的有些明确,可这桩婚事早就说下了,早晚都得办。”

        “秋后手头宽些,本就是村里大办事的时候,也没有太多话叫乡亲们说。再者四成的产税不是个小数目,要是家里今年不缴这四成,能多上十余石粮食。亲事早些办了何乐而不为。”

        黄引生吐了口气,看向还在埋着头吃饭的纪桃榆:“晓得你听着呢,说说吧,是怎么个想法?”

        桃榆抬起头来,把嘴里含着的肉给咽了下去,见桌上的三个人都盯着他。

        他脸微微一红,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听爹爹的啊。”

        “你既是没有反对,阿祖自也不好说什么。这些年总有不存好心的人家打小桃子的主意,也幸而是亲事说的早,尤家二郎又出息考得了功名,如此才震退了那些不怀好心的,小桃子早些去了一户好人家,也少一桩顾虑。”

        言罢,黄引生又看向纪扬宗和黄蔓菁:“只是一点,不能上赶着去尤家催促人完婚,到时候让小桃子落人口舌。”

        纪扬宗笑道:“乡试前尤二郎还同我提过,若是这回上榜就要上家里来提亲,想必这小子都已经准备上了,用不着咱们多说。”

        黄引生脸上有了些笑:“都吃饭吧。”

        饭后,黄引生驾着驴车回城里,纪桃榆和纪杨宗一同把人送到了村主道上,这才折返回来。

        纪扬宗看着身旁已经到自己耳朵了的小哥儿,仿佛只齐他膝盖高还在昨天,他背着双手踏着夕阳心情愉悦。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些年爹娘没少紧着尤家。从尤二郎考上童生起书本笔墨的隔三差五得送,又奔走疏通人脉让他去城里最好的书院,说是把他当半个儿子养也不为过。”

        “过两日尤家要办席面儿庆贺,到时候也便晓得你亲事在什么时候了。”

        纪桃榆踩着晒干的泥凸,听着他爹絮叨,想着就要去别人家了,心里总有些说不出的味道来。

        虽然尤二郎知书达理,他也不是才见过一回两回,但两人碍于礼数终归是没熟到一起过日子他也心中踏实得毫无波澜的地步。

        他心里竟没有太多要嫁人了的喜悦,反倒是有些想东想西的,便只闷闷的应了他爹一声。

        纪扬宗瞧出哥儿兴头似乎不高,正准备要问怎么了,两人刚进院子,突然一声凄艾的呼喊打断了他。

        “里正,黄娘子,我这朝领着我们家不成器的夏哥儿来给桃哥儿赔礼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

        纪扬宗见着一双眼发红的余家母子俩,不解的望向一旁的黄蔓菁。

        “我也是不晓得。”

        倒是一旁的桃榆看着前来的母子俩眉心一动,他没想到孙氏会直接领着余夏过来同他爹娘一道赔礼道歉。

        不等他开口,倒是孙氏先行厉声呵斥了一句:“跪下!”

        余家哥儿便擦着眼睛跪倒在了纪桃榆跟前,孙氏道:“还不同桃哥儿好生致歉。”

        余夏在几双眼睛下,觉得屈辱的厉害,小哥儿的脸皮薄,此刻简直浑身都是火辣辣的。

        他不敢看纪桃榆,只能敛着头,带着哭腔道:

        “桃哥儿,那日我不该害你落水丢人的,是我叫猪油蒙了心智,你落了水那一刻我心里其实也慌极了,可是榜下挤得厉害,一下子便把我给推着走了。等我再跑回来的时候,见着你幸得已经被人给救起来了。”

        “我心里害怕的很,回来以后吃喝睡不下,越想越是失悔,这朝前来同你赔罪,是我不好。”

        纪扬宗和黄蔓菁顿时明悟了原由,不由得大惊失色。

        “你这孩子怎能这般!桃哥儿自小身子便不好,你害他落水不是要他的命嘛!”

        黄蔓菁气急,也顾不得平素里的乡亲,径直便叱声问起罪来。

        纪扬宗也是眉头夹得起沟壑:“太不像话了!两个人好好的一同结伴去城里,怎干这种事!”

        “这孩子该打该骂,我得知事情便狠狠的打骂了人,想着要紧的还是同桃哥儿赔罪,这便提着人过来了。也是我管教得不好,叫他做出这般损德行的事情来,往后定然叫他在家里好好习脾性。”

        孙氏提了一篮子的鸡蛋和两只自养的老母鸡:“自知对不住桃哥儿,一点薄礼还望收下补一补身子。这害得桃哥儿伤病,此番一应的医药钱我们都赔。”

        纪扬宗和黄蔓菁心里生气,可见孙氏一应赔罪礼数又做的全,一时间倒是让他们不好破口苛责。

        遂转看向桃榆,看他是什么个意思。

        桃榆先前没有告诉爹娘便是怕他们担心为难,没想到孙氏挺是聪慧,径直便来当着他爹娘赔罪了,索性一次性说干净,省的心里不安。

        难为天下父母心,如此看来,这事儿也不是孙氏授意余夏去干的。

        他看着地上跪着直哭的哥儿,道:“我现在还好端端的站在这儿,夏哥儿勿要侥幸说总归是未有害得我如何,小祸未能酿成大祸是因为有义士相救我才幸免于难,想必夏哥儿也见到了是谁救了我,此后还望别同人费口舌宣告这些事情,害得好心人徒惹事端才是。”

        “他定然不会乱说的,这事儿本就是他不对!”

        纪桃榆看了急慌慌替余夏说话的孙氏一眼,孙氏见状悻悻闭了嘴。

        “我、我明白,这件事情再无旁人知晓。”

        余夏小心翼翼道:“以后、以后我也不会再有不该有的心思。”

        “既是如此,那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夏哥儿,你起来吧。”

        “多谢桃哥儿宽宏大量。”

        孙氏见桃榆没有死拧着这事儿不放,长松了口气,上前把余夏牵了起来。

        黄蔓菁却是心疼自家孩子,道:“孙娘子,平素我们两家往来的也算和谐,往后还望你好生看管夏哥儿才是。今朝能起毒辣心思,咱们一村子乡亲常来常往还有得情说,他时要是嫁去夫家,若还是此般秉性,难保不吃大亏。”

        孙氏脸上火辣辣的,听了这么一番话心里羞愧的厉害,却也只能应承:“是,黄娘子说的在理,往后我定然多费心思管教这孩子。”

        余家母子俩走后,纪扬宗把院门合上,转头看着坐在席棚下的哥儿,又气又无奈:“你怎不早同爹娘说这事儿,白叫人欺负,若早晓得爹早便上余家了,白让他们母子俩前来哭丧落了下乘。”

        “是啊!我当是你不小心失足,竟是余家那哥儿干得,亏得清早上还说邀你一道去城里,早晓得如此,我才不让你去。”

        黄蔓菁心里后怕的很。

        “早说了爹娘前去余家理论,是要叫村里人都晓得我落水被人捞起来了么?若是余家的不承认是他推的,一口咬定我是自己落得水,只怕村里人还以为爹娘仗着里正的身份欺负村里的乡亲呢。于理于名声都不一定讨得到好。”

        “我起初也很生气,可冷静下来细想一通,冲动前去讨公道最后反倒是会得不偿失,为此才先同孙娘子支应了一声,看她是什么个态度。若是假装无事发生,我也便知道他们家是什么货色,到时候自也会告诉爹娘,往后当如何对待;若是能回去教训余夏,并带他来赔礼道歉说明还是良善的。”

        纪扬宗和黄蔓菁细想下来也是如此,一头感慨桃榆心思细密想的周道,不过却也总觉得有些吃了哑巴亏。

        “话虽如此,但往后决计是不能让余家那么方便了。”

        “爹,您是里正,怎说这些话来。错的是余夏,孙娘子和余叔平素也是忠厚的人,没必要迁怒他们家里。”

        “余夏之所以会一时起了歹心,无非也是因为尤二哥哥罢了。”

        纪扬宗闻言恍然,随后又叹了口气:“先时便总见着余夏出入尤家,原来还给存着这番心思。那可不行,这桩婚事不能久拖着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