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夫郎是个娇气包在线阅读 - 6 第6章

6 第6章

        霍戍带着简单的行装进了赵家靠篱笆的一间屋子,是以前赵长岁的房间。

        屋子不大,很简陋的设置,桌上还有赵长岁七八年前看得杂书,是本志怪录。

        霍戍把包袱放在桌上,顺手翻了两页,字少画多,确实适合只在私塾里混了两年的人看。

        虽屋子已经好几年没有人住了,却是打扫的很干净,桌凳不染灰尘,屋里也没有发霉的味道,俨然是时常有打扫的。

        霍戍放下书,从包袱里取出了一根银制长簪,自言道:

        “如今我也算完成了你一半托付,另一半又当如何?”

        午时,霍戍和赵母在堂屋里吃了顿饭。

        赵母虽有心招待霍戍一顿好的,可惜这几年光景过得差,家里也没存得什么酒肉。

        要临时采买也来不及,于是只能去乡邻家里买了条鱼,自又宰了家里下蛋的母鸡,烧了个鱼炖了鸡汤,外在做了点时蔬小菜,已经赶得上过年过节的丰盛。

        霍戍也不挑嘴,什么都吃。

        赵母反倒是没怎么动筷子,看着霍戍吃饭心中欢喜:“下午伯母去打些好酒回来,夜里太阳落下去了凉快,在院子里喝点酒舒坦。”

        “不必麻烦,去城里一趟不易。”

        “不麻烦,村子里就有酿酒卖的人家,用不着去城里。”

        霍戍应了一声道:“伯母,你可晓得长岁的姘头是谁?”

        赵母筷子一顿,乍得一听还没明白霍戍的意思:“姘头?”

        旋即她笑了起来:“长岁徭役时年纪还小,都还没说亲的事情,没有你说的姘头。他啊,那会儿什么都不懂,干活儿最是积极。”

        霍戍眉心微动,这小子还挺不老实。

        “怎的了,是长岁同你说过有心上人?”

        霍戍看着赵母那双肿起来的眼,如今已去十年,长岁的姘头如何了未可知,只怕说了再让人伤心。

        他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岔开话题道:“我再吃碗饭。”

        “嗳,好好,伯母给你添,米煮得多,尽管吃,你个子大,得多吃几碗才是。”

        午食后,赵母准备了些香烛纸钱要去看望赵长岁他爹,赵长岁如今也总算是有了个交待,合该也告知他爹在天之灵。

        霍戍也跟着过去说上柱香。

        ……

        “桃哥儿,拔葱呢,这么早就预备晚食了么?”

        日色弱些时,睡了个午觉的纪桃榆拎了个篮子去了自家地里。

        今天阿祖来村子收药材,他想早点把晚饭做好,到时候黄引生也能吃个早晚食再回城里去。

        看着土埂路上过来的同乡余孙氏,桃榆把手里的菜放进篮子,站起身喊了人,只不过声音比平素里要冷了几分。

        “孙娘子。”

        妇人却是没听出什么不妥来,自顾道:“听说黄大夫今儿来了村里,我一寻摸家里的药汤吃完了,又只得厚着面皮过来麻烦哥儿,再给我开两幅上回方子上的药。”

        说着,妇人便从荷包里取钱要拿给纪桃榆。

        村里不少人都晓得纪桃榆会些医术,不得空上城里,药也不太急着立刻用的时候便会托桃榆帮忙,等他去城里黄引生的医馆时顺便把药带回来。

        这般帮忙代买点东西的事情常见,只不过买药村里人叫纪桃榆不单是因为他会医术,另一方面他是黄引生的外孙,从他手里拿药同乡人价格总要实惠不少。

        村子里的哥儿妇人的,就更喜欢麻烦他了。

        纪桃榆也心照不宣,一直都这么办。

        然则这次他不等妇人把钱拿过来先说道:“两幅药,孙娘子给我二百六十文便是。”

        妇人闻言手一顿:“药涨价啦?”

        先时拿的一副才一百文,便是两副也才两百文,怎凭空多了六十文出来。

        “价一直便是那个价,孙娘子去旁的医馆开药,价格只会比这高。”

        孙娘子连忙道:“桃哥儿,这是怎么的啊?”

        纪桃榆道:“先时我拿着村里乡亲的方子去医馆里拿药,念着都是同村乡邻,从不曾想要赚同乡的医药钱,药价总是最低廉,拿到市场上再低不下去的价格,想着这是同乡情谊。”

        “是是是,乡亲们都晓得,大伙儿自是感恩里正一家的。”

        这逢年过节,村里同乡谁家杀猪宰羊的不往纪家送一块儿肉去。

        纪桃榆冷声道:“我做这些也不为着大家感恩,只求大家伙儿同村过日子和睦友善便好,偏生有人是不念同乡情义,既如此,我又何必巴巴儿热脸相向。”

        再蠢也听得出这话是冲着她说的,孙娘子喊冤:“桃哥儿,这是哪里的话?”

        “孙娘子素日也是温和之人,看此般也是还不知事情全貌。如此不防回去仔细问问夏哥儿是如何对待同乡的。”

        纪桃榆徐徐提醒道:“还望孙娘子能问出些实话来,若是那般颠倒黑白的话反倒是不听也罢。”

        “事情我尚且未曾说来让我爹娘忧心,若是孙娘子能回去劝得夏哥儿给个像样的说法,那也便罢了。若是固执己见,我这般病弱无用之人,也就只能依赖我爹娘主持公道了。”

        余孙氏虽然没有明白究竟是什么事情惹恼了纪桃榆,话里话外跟自家哥儿是脱不了干系了,她猜测是不是两个小哥儿闹了嘴,但纪桃榆这番话却是听的她心惊肉跳。

        素来纪桃榆都柔和好说话,还是头一次见他这么冷脸,她隐隐觉得自家哥儿犯了大事。

        “我这就回去问问夏哥儿,无论对错,还望桃哥儿别太动气伤了自己身体。”

        余孙氏药也不买了,匆匆的折返朝着自家方向去。

        纪桃榆见着人走远,偏过脑袋确定没有再回来,长长舒了口气,这才重新蹲回去拔葱。

        余家哥儿害的他落水险些丢了性命,不管他是一时意气还是本来心眼子就坏,若是不受些责罚,他心里那口气都平不下去。

        “口齿倒是伶俐。”

        纪桃榆正想着即便没在这儿碰见孙娘子,他空了也预备自己去找她评评理。

        然则背后乍然响起了说话声,狠吓了他一跳,险些跪在土里。

        要是叫村里人听去了方才那席话,保不齐惹出多少是非来。

        他徐徐回头,见着了张不怒自威的脸,此时正抱着双手站在高处,垂眸正看着他:“只是推你落水的是她的哥儿,你可保证亲娘能胳膊肘往外拐,替你主持公道?”

        “我是不能保证,但也由此可知这家人是什么秉性。他若能来告歉认罪,我也就不节外生枝,若不肯认,那我就要让爹娘操心了,一个村子的人,天长日久总能寻着机会。”

        霍戍深看了纪桃榆一眼,看着人有点迷糊还挺呆的,但却不蠢。

        “倒是个方法,只是太过麻烦。你既要出气,我倒是可以帮你,他家在哪儿?”

        霍戍道:“正好我的刀很久没有用了。”

        纪桃榆闻言大惊失色:“杀人是要下大牢的!”

        “我说要杀他了?”

        纪桃榆愣了一下,接着却又听见霍戍淡淡道:“剁手便可以了。”

        “那、那有什么区别!”

        纪桃榆见霍戍不应话,总觉得他是真的能做出这样事情的人,紧张道:“村子里安稳,不能、不能乱动刀枪。”

        霍戍见小哥儿的脸都有些发白了,有些恶劣的想会不会又哭,不过显然是失算了。

        “你要这样,我、我可就去报官了。”

        小白菜还敢威胁他,霍戍挑起眉,真有意思。

        “也罢,你不想便算了。”

        纪桃榆见此长松了口气,又忍不住轻声道了一句:

        “竟不知义士还有听人墙角的习惯。”

        “青天白日,我没捂耳的习惯。”

        纪桃榆自知理亏,弱了声音:“你…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的吧?”

        霍戍道:“视情况而定。”

        纪桃榆摸不准这模棱两可的话是什么意思,不过他觉得霍戍这样子的人也不是喜好去说人长短的,如此一想,倒是让他稍稍宽心了些。

        “义士怎会在这儿?”

        “上香。”

        “是赵叔的坟?”

        纪桃榆记得赵家那位瘫痪在床的乡亲前两年去世了,就埋在这一块儿,他还去赵家吃了丧葬席。

        “嗯。”

        “你一个人来的么?”

        “伯母引我来的。”

        纪桃榆闻言心里咯噔了一下,偏头四看了几眼,却又没再看到第二个人的身影。

        “元娘子人呢?”

        “忘带火折子,回去取了。”

        “……”

        纪桃榆松了口气的同时抿了抿唇,这人真是旁人问一句才答一句,一点都不愿多话。

        要不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他都不愿意搭理了。

        “那、那你事情都处理好了?”

        “没。”

        纪桃榆觉得自己实在说不动了,不主动问两句显得他卸磨杀驴,多问又怕刺探了隐私。

        见此,他索性道了一句:“嗯,那义士尽可在村里住下,慢慢处理。”

        说完,他便继续拔葱了。

        霍戍看着蹲在地里的人,看着像是一团无害的卷包白菜一样。

        他徐声道:“同村里人说话这么伶俐,与我说话却结结巴巴,我是什么洪水猛兽不成?”

        纪桃榆咬住下唇,是不是洪水猛兽,心里自不晓得么,一会儿要杀人,一会儿要剁手的,谁能不怕。

        他默默拔着小葱,没应答。

        霍戍见小哥儿不应他的调侃,转而正色道:“我想寻个人,但不知此人姓名家住何方。”

        纪桃榆闻言方才顿住了手上的动作,重新举头看向霍戍:“那怎能寻到,既是如此,寻他做什么?”

        “给这个人一样东西。”

        “那就是说有信物了。”

        见霍戍应了一声,纪桃榆想着他也不是会与人闲聊的性子,既没头没脑的同他提起这事儿,想来是:“义士想让我帮着找么?”

        霍戍未置可否,顿了顿。

        “如果可以的话。”

        纪桃榆闻言眼睛不可思议的睁大了些。

        见此,他小声道:“那你别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我帮你找。”

        霍戍看着哥儿脸上试探着想讨价还价的神色,挑起眉:“我救了你,你替我找人,不相欠。”

        “我替你保守秘密,另当别论。”

        纪桃榆眉头叠了起来,这人先前不是还一副施恩不图报的模样么,而下竟又暗戳戳的给盘计下来了。

        “那、那你要怎么样?”

        霍戍慢悠悠道:“封口费。”

        纪桃榆沉默了一下,小声嘀咕:“你没有钱么?还要这个。”

        “我也不是什么大户人家出身,没钱不是寻常?”

        纪桃榆虽知失礼,心里却也忍不住暗暗嘀咕,瞧着年纪也不小了,竟然还没攒钱,这仗打完了,以后可拿什么安家。

        他抿了抿唇,为难道:“但我也没攒多少钱啊。”

        霍戍眉心微扬:“那请我吃顿饭。”

        纪桃榆讪讪道:“好吧,什么时候义士得空说一声,我让爹娘预备了酒菜请义士吃饭。”

        霍戍道:“你爹娘请,那是答谢救你,封口得你单独请我。”

        “那怎么能行!男子小哥儿有别。”

        纪桃榆当即拒绝,抬起的眸子发现霍戍微凝而变得危险的神色,他连忙又敛下眉眼,躲避着霍戍鹰眼一样的打量。

        “如此……我的嘴也挺松的。”

        话毕,霍戍折身要走。

        纪桃榆见状急道:“我虽是不能单独请义士,但可以自做些小菜,到时候装在食盒给义士,可以么?”

        霍戍没回头,但也止住了步子:“你厨艺如何?”

        “还可以的。”

        “那便也行。”

        纪桃榆吐了口气,转而想问霍戍要找的人有些什么线索,不料赵母带着火折子从旁头过来了,他便又止住了话头。

        “桃哥儿摘菜呢?”

        纪桃榆笑着点了点头:“阿祖来村里收药材了,我想他晚食吃了再回去。”

        “桃哥儿真是好孝心。”

        纪桃榆和赵母寒暄了两句。

        再转头,已经不见了霍戍的身影,方才好似是并没有人来过一般。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