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夫郎是个娇气包在线阅读 - 2 第2章

2 第2章

        衙差将赤色喜庆的桂榜张贴开来,人群喧嚷着往前涌动前去观榜,一时间掩盖过了河里人跃动呼救的声音。

        即便是有人发觉了,却也被后头的人挤着被迫往前走。

        倒是临河对岸的一间茶肆上,独坐的男子早觑见有人落了水,可惜却并未理会。

        他腿开膝式坐在凭栏可观小桥流水的位置上,解了黑色素帔置于一头,提起描了青花的茶壶倒了杯秋茶,送到嘴边尝了一口。

        同洲吃用精细,喝个茶也风雅,比之西北寥寥上的大陶碗苦茶一碗闷下去解渴,他手里装不得多少茶水的细杯喝得实在是个闲字。

        北域战事五月休,大军六月回朝,霍戍辞军后七月一路下南下。

        走走停停,从酷暑行到了秋时,转眼近乎两个月的时间,总算是到了世人口中白墙黛瓦,山明水秀的同洲。

        江南流水潺潺,不绝穿引于城中宽街小巷。

        夹岸龙楼凤阁,桂殿兰宫,商楼驿舍鳞次栉比,行商坐贾如过江之鲫。

        男子衣着富丽腰佩美玉,女子髻上缀有珠光宝气的发饰,无论是景还是人,皆然使外来游客目不暇接。

        袍泽诚不欺他,江南富庶繁荣,是顶好的地方。

        霍戍一连喝了三杯茶,清淡的茶香萦绕在嘴间,方才解了些渴,解渴虽慢,但却是有股清香。

        此番胜景江南州城中,不觉神魂飘荡。作为一个外乡人,属实很难愿意挪动屁股下水弄一身湿。

        然而霍戍放下茶杯时,余光扫到前头河里的人竟还在扑腾,自未能上河,也无人施救。

        他不免蹙起眉。

        江南人生于水乡,合该熟识水性才是,不想也有这般旱鸭子。

        青天白日,若是在州府门口闹市的河里淹死人,还真是个笑话。

        看着人已经在往下沉了,霍戍眸子微动。

        绿水浮花的河面上忽的水花溅起,一道黑影跃入了水间。

        他到底还是没坐等看这场笑话。

        河里的人像是根飘荡无依的水草,水往哪里推,他便只能往哪里走。

        霍戍单手捞住了“水草”,须臾重新浮出了水面。

        水流如注,霍戍扫了眼裤脚不免皱眉,松了些手欲把人放下。

        然而手松了他夹在腰侧的人非但没有顺势下去,反而还攥紧了他的袖子。

        在水里挣扎了半晌的纪桃榆早便脱了力,又受了惊吓,这般被人救起,潜意识的朝人靠去,尚且还未从落水的恐惧中回过神来。

        霍戍不由得低头扫了一眼像是黏在了他身上的人,这才发觉捞起来的竟还是个小哥儿。

        这哥儿打湿了的衣袖贴在手腕上,露出的一截腕子像没有见过日色,白得跟润泽的玉一般。

        瞧人侧着脸埋在他胸口,头发淌水,身体也止不住的发颤,像是数九寒冬里躲在角落怕人的小猫。

        他胸口起伏了下,到底是没直接松手把人丢地上,转而架着人抬腿往台阶上去。

        行走间,肢体曲折起伏相触,他发觉依靠着他的人不仅轻,还软得跟团发得有些过了的面一样。

        霍戍眸光微闪,袍泽诚不欺他,同洲真的有柔弱无骨的小哥儿!

        但真碰到这么软的东西,他后背却有些僵直,自己铁手无情惯了,只怕不留神把人夹岔了气。

        霍戍凝着些神把人带了上去,阶梯走到尽头,他站在茶肆转角上,方才吐了两个字:“下来?”

        这话简短的有些刻薄,落进耳朵里很没有人情味,纪桃榆方才从惊恐之中回过些神来。

        口鼻间还有呛水,他感官本就比常人更敏感,此番感受下,咽喉难受得让他有些难以自抑。

        他胸口起伏得很快,气喘得急,颤着身体抬头,举眸便对上了三面留白,黑色瞳孔比寻常人小的一双眼睛。

        这般眸子不怒自威,甚至于有些凶恶,桃榆顿时两眼一黑差点没喘上气来,立马清醒了许多。

        霍戍瞧见怀里面颊白皙的好像轻轻触碰就会留下红痕的小哥儿,眼尾红了一片,杏眸里蓄了水花。

        他当即愣了愣,哭……了?

        这些年不乏遇到过求饶告命的,被吓尿不能自理的,但无疑皆是能劈骨剔肉的刀架在脖子上时才有的反应。

        还是头一朝一句话就把人吓哭的,他双臂僵直,有些不知所以。

        霍戍就那么面无表情的看着怀里的人,小哥儿似乎更加慌乱,连忙撑着身体,惊惶之中扶着他的手臂隔开了两人的距离。

        然则双脚踩稳地时,腿又明显的颤了一下,吧唧一声摔到了地上。

        “……”

        霍戍紧抿着唇,怎么会有这么弱的人。

        不会是想讹他吧?

        不过很快霍戍便打消了这个想法,这小哥儿看起来明眸白玉一般,肤脂细腻,养得像是一阵寒冽些的风都不曾吹过。

        若是寻常人家,即便宠爱,却也没有这般家境来养,为此属实没必要讹他一个在西北边域风吹日晒,看起来如而立之年一样的落魄老男人。

        闹市上人来人往,桂榜张布,手脚快的人已经看过了榜四处告喜了。

        眼见着河边站着两个湿透了的人,不乏有看热闹的将目光扫了过来。

        霍戍余光中看见有个小哥儿急惶惶的朝着这边跑过来,他道:“你同伴来了。”

        纪桃榆此时已经喘息困难,感觉身体里全是水堵住了他正常的呼吸。

        身子又冷,使他止不住颤抖。

        虽满身不适,但他明确的知道方才就是余家哥儿有意推他进水的,即便不知他是想见他在闹市出丑还是想治他于死地,不知还打着什么主意,总之当下最好还是避着此人:

        “他、他不是我同伴,就是他推我进水里的。”

        纪桃榆喘着气说完,他攥紧了手微垂下头,想要撑起身来,身体却像一团水放多了的面,已经黏在了地上。

        他知道自己现在要多狼狈有多狼狈,也从未像此刻一样无助于自己这么一副身体。

        正直心里局促至极之时,忽而却有什么盖在了他软烂了一样的身体上,他瞧见一截黑色素帔撒落在了地上。

        桃榆抬起头,看着面无表情的人,心里反倒是好过了些。他眼里含着泪,颤抖着道了一声:“多、多谢义士。”

        霍戍原本是想走,但听其一言,又改了主意。

        看着不过堪堪能遮挡住他上半身的素帔落在小哥儿身上,竟几乎能将他整个都给裹起来。

        他蹙起眉,伸手把裹着的人重新夹了起来。

        “你家在哪儿?”

        比之接受陌生男子送回去和一身湿透的在闹市要死不活受人围观,纪桃榆还是选择了前者。

        “小、小西街,贞路巷的,黄济医馆。”

        霍戍未再多言,拎着人一甩长腿上了他的马,同茶肆的伙计问了路,旋即驱马前去。

        绕着道小跑前来的余夏看着纪桃榆已经预料中的被人捞起,心里不由得松了口气。

        他只是想桃榆在闹市里出个丑,可没想真要他有个三长两短。

        可却是不想捞他起来的人竟还把他给带走了!

        余夏本是追了几步,然则马上的人睥睨目光觑了他一眼,他后背无声冒出些冷汗,步子也潜意识的顿了下来。

        那人…那人竟好似是今天在官道上撞见那个凶恶相貌的男子,便是没记住脸,却也记得那匹黑马。

        余夏心里咕咕直跳,突然就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

        桃榆低头掩着脸,把自己藏在了素帔里,虽是有人好奇观看,好在却也看不到人和脸。

        他昏昏沉沉的只受了会儿颠簸,听到熟悉的声音时,才撑着身体松开了掩遮着他的素帔,露出了苍白的面颊来。

        “这是怎的了!”

        霍戍远看见挂着黄济医馆招牌的地方,来往间有不少人。

        他慢慢停下马匹还是惊了几个看诊的老弱,马儿的声音引得柜台前正在写方子的老大夫注意。

        黄引生听到马儿的哼哧甩头声,以为又有纨绔沿街闹马,不满举头间,竟瞧着个身形伟岸之人搂着个素帔裹着的人进来。

        他连忙放下笔过去,就见着露出脸来的哥儿,顿时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快快进来。”

        黄引生连忙从男子怀里把纪桃榆扶了过来,一摸就是双冰冷的手和湿透的袖子,他没多问,先把人扶着去了后室里。

        “黄芪,快去拿一套干净的衣裳来。”

        药童小哥儿听到声音连忙应了一句,安抚了两句铺子里的病人,匆匆的去了后院儿。

        霍戍好似听到小哥儿虚弱的唤了一声阿祖,随后便进了屋子里,他收回目光扫了医馆两眼,一派医药陈设。

        见那老大夫对小哥儿十分关切的模样,想来是疼惜他的自家人了。

        既家里人就是大夫,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大碍。

        霍戍思及此,折身即准备离去。

        “义士!”

        身后却传来声音:“且慢。”

        黄引生出来连忙叫住了霍戍:“多谢义士出手,救了我外孙一命,湿了您衣裳,不妨去后院换上一身吧。”

        霍戍看了一眼衣裤,江南天气湿润,不似西北风沙干燥,衣物很快就能干。

        这么湿着一身招摇过市确实不便,于是应了一声,自拿了包袱随着人去后院。

        医馆前头陈设平平,铺面看起来并算不得大,不想从铺门后头进去竟豁然开朗,还有一处大院儿。

        院子里放着好些簸箕晾晒药草,在木架层层叠上,总数不低四五十个簸箕。

        往前还有厨灶,旁侧是房间。

        这是典型的前铺后屋的一体陈设,很便于坐贾生意。

        霍戍想这哥儿家里还真有点家底,不过听大夫所说好似这里是他外祖家。

        他未有要刺探一个萍水相逢的小哥儿的家境,没打算多问,自进了屋子换了身衣裳便出来了。

        门口却有个药童模样的人等着:“义士,您且稍坐片刻喝口茶,小童升了火把您的衣服给烤干,如此以便装带。”

        霍戍想着也是,便把换下的衣物给了药童。

        他阔步出去,黄引生已经在院子里亲自给泡好了茶:“义士快请坐。”

        霍戍拱了拱手,见着那小哥儿还没出来,还是问了一句:“小哥儿怎么样?”

        “我那小外孙打小身子便不好,孱弱于常人,方才听他说了事情经过,今日若不是义士舍身相救,那可便凶多吉少了。而下已经给他吃了药睡下了,不能亲自出来答谢义士,还望勿要见怪。”

        “无妨,顺手的事情。”

        黄引生感激不已,道:“多谢义士,敢问义士高姓大名,还请多留些时候,医馆里备些寒食义士吃个便饭,也当我一片答谢之心。”

        “在下霍戍,大夫无需多礼,我此番另有他事,不便多留。”

        霍戍顺道问了一句:“大夫可知明浔村在何处?”

        黄引生闻言挑起眉:“沿官道行二十里,转入小路再有个二三里便到了。”

        看着霍戍一股外乡人的派头,早年间他在外游历,没少见过南北之人,估摸霍戍是从北方来的。

        既人家热血心肠相助,他没有不周到的理由,道:“不知霍义士是何事由,可便透露。我那小孙便是明浔人士,女婿恰好是村上里正,或许可帮上义士一二。”

        霍戍眉心一动:“我是来寻人了事的。”

        “那再巧不过,义士如若不急,不妨在此处将歇一晚,明日我送小孙回村,义士一同前往,我也好同女婿交代两句义士寻人之事。”

        霍戍顿了顿,人生地不熟的寻个人确也不易,他一副外乡人的面孔,且面相不善,许多村野乡地排外忌惮,许是更难找人。

        片刻后,他道:“也好,如此便叨扰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