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缅北:泯灭人性的岁月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三章:见王诗月

第三百八十三章:见王诗月

        “听说,你有大老板的木刀?”

        听到我这个声音,我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然后从我的脖子上把那个木刀给取了下来。

        然后向男人递了过去,男人接过木刀,眼中露出了怅惘的神色。

        只是我的心中却忍不住嘀咕,大老板明明对我说的是这把木刀是用来寻她女儿的。

        但是怎么现在看来,这个地方,怎么好像由不得她女儿做主?

        反倒是这个男人,有一点山大王的气质。

        只不过,刚才那一个领我的那个男子说,他好像也姓王。

        那他与木刀上面的王德发这个名字,又会有什么关联呢?

        一切的一切,都让我有些感到奇怪。

        “你知道这个是谁的名字吗?”

        王哥这个样子说着,用手在这个名字上面摩擦,眼中思索的神色。

        我摇摇头,表示并不知道。

        “这个是大老板的名字,我也姓王,大老板给我取的名字,我叫王德忠,当初,大老板要去那个园区,我是不愿意的。”

        “只是,种种原因之下,大老板还是不得不去,我也痛恨自己没有跟着大老板,只是,这个地方还需要我经营。”

        王哥看到我这个样子,叹息了一声,缓缓地说出了这样的话。

        我听到王哥的话,心中也是稍微松了一口气,原来,这个王哥是大老板的左膀右臂啊!

        “你是最后见过大老板的,他跟你说了什么事情吗?”

        王哥见我没有说话,抬眸看着我,然后这个样子继续说道。

        “大老板说,我拿着这个木刀,能够得到钱和人,希望他女儿和你可以过上平凡的生活,大老板似乎已经是知道了他的命运,走得很安详。”

        我回忆当时的情况,也是没有保留地说了出来。

        只不过的是,我耍了自己的一点小心思。

        当时,大老板和我交谈的时候,并没有提到这个王德忠的。

        而我在说的时候,却顺便都带上了他。

        我怕他心里感到不平衡,然后做出一些没事来不及的事情。

        当然,我来到这里,就只是想要得到一个落脚的地方。

        至于他会不会把人和钱给我,我并没有抱有太大的希望。

        毕竟,人家经营了这么多年,你现在一过来,红口白牙的,就要别人的成果,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呢?

        “你这小子,倒有些机灵,别以为我不知道,大老板,跟你交谈的时候应该没有提到吧?”

        王哥听到我这个样子说,摇了摇头,笑着说道。

        “王哥明鉴,不过,其他的事情倒是真的。”

        我尴尬地笑了一下,倒是忘记了,要知道,王德忠既然能够被大老板倚重,而且给他去取这样一个名字。

        肯定是因为他是大老板的得力手下,跟在大老板的身边,不知道多少年。

        可以这么说吧,王德忠可是要比我了解大老板的多。

        “我知道,不然的话,你以为你很会站在这个地方吗?”

        王哥听到我这个样子说,瞥了我一眼后,也是这样子说道。

        “大老板对我有救命之恩,犹如再生父母,而且当初他也跟我说过,既然这个样子的话,你理当接手我打理经营的这个成果。”

        没有等我回答,王哥就出奇地跟我说了这样的话。

        “王哥,我这个样子,鸠占鹊巢,倒是有些不道义了。”

        我沉思了一番,然后这样摇头说道。

        虽然我很想答应下来,只不过的是,却有些张不开口。

        “我并不是全部放权给你的,当然,我也会关注你的行为,当你将武力的不得当,那我自然不会让你再掌握。”

        “而且,大老板也说过,我适合辅佐,但是却不适合当领袖。”

        王哥见我这个样子说,也是摇头,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那,我就尽量做好这件事情了。”

        听王哥这个样子说,我也没有再拒绝,答应了下来。

        这个怎么说呢?

        对王哥和大老板的女儿,都是不错的。

        要是我掌权之后,准备内部清理,那个就是引狼入室了。

        “王伯伯,阿花又不见了,它在你这个地方吗?”

        这个时候,王哥的门突然被打开了,然后一个扎着双马尾,穿着白色连衣裙,容貌艳丽,眼睛就像是狍子的眼睛,水汪汪的二十岁左右的女人走了进来。

        我盯着这个女人看了一眼,倒是立刻知晓了她的身份,这个女人,怕就是大老板的女儿,王诗月了。

        毕竟,能直接进入到这个屋子,并且叫王德忠伯伯的女人,除了她,还能有谁呢?

        王德忠看到王诗月进来,也是急忙将手中的木刀给藏到了自己的背后。

        只不过的是,显然有些晚了,王诗月已经是注意到了。

        原本平静的神色,变得有些动容,水汪汪的眼睛中,有些不可置信:

        “伯伯,你那个手中,拿着的是什么?”

        王诗月立刻来到王德忠的面前,就要上手抢夺。

        王德忠丝毫没有办法,只能乖乖地将那个木刀给拿了出来。

        当王诗月看到木刀上刻着的三个字,就再也绷不住了,眼睛湿润了。

        “这不是我给父亲刻的吗?怎么会在这里?”

        王诗月抽噎着询问。

        “唉,这个嘛,说来话长,就让他给你讲吧。”

        王德忠叹了一口气,然后就将矛头指向了。

        我……

        脸色黑了下来,啧啧,这老登,卖起人来,真的是不手软呀。

        看着王诗月看向了我,我叹了一口气,没有办法,只能够将我刚才讲述的事情,又讲述了一遍。

        “你既然知道我父亲有这个念头,你为什么不拦着他?”

        王诗月听到我的讲述,反问我这样一句话。

        咱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在气头上。

        “不是,那个时候我就是一个小人物,我有什么权利……”

        我话还没说完,王诗月就趴在我的肩膀上狠狠咬了一口。

        我靠,这女人,莫非是属狗的?

        感受到肩膀上传来的疼痛,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随后,我将王诗月给推开了,看着眼睛雾气朦胧的王诗月,我将到她脸边的拳头松开了。

        在她的头上摸了摸,语重心长地说道:

        “你该憎恨的不是我,而是刘家……”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