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缅北:泯灭人性的岁月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章:香艳诱惑

第一百八十章:香艳诱惑

        这个画面,简直就是一股无与伦比的视觉冲击。

        奈奈的,我真的是有理由怀疑,要是控制力不好的话,这一下子就出来的吧。

        这tm真是太刺激了!

        也怪不得,阿盛听到斧哥要请我们这里来,一脸兴奋了。

        这样的待遇,我也不得不说一声,牛逼六六六!

        这哪里是打球啊,分明是调情啊!

        难道说,这个样子能够心中更愉悦吗?

        其实吧,这个园区这里的建设,和取乐的模式,是和佤邦这里上等人生活一样。

        也就是说,这样子,是模仿后呈现出来的样子。

        佤邦上等人其实生活也是这样,人家确实是打球,球也是乒乓球。

        只是,对面是他们的私人女仆,经常是自己一个人玩的游戏。

        就比如,将乒乓球给打过去,女仆看到后直接任由乒乓球落到地上。

        然后去捡,只不过,她们可不是用手捡,而是趴在地上用嘴叼起来,然后送过去。

        这个时候,那些佤邦上等人,就可以弯着腰,或者是站着看着这样的美景。

        以来满足他们这样的癖好。

        然后来了感觉后,就可以将女仆给就地正法了,这也是为什么会打乒乓球的原因了。

        因为这乒乓球桌,不仅可以当打乒乓球的地方,也可以当办事的床。

        有人可能会说我胡诌了,只是,我想说的是,在那个地方,我讲述的还是太过于保守了。

        思考再三,还是没有将这些毒品如何运出去写出来,因为太残忍了!

        在佤邦这个地方,不仅贩毒盛行,而且诈骗依旧是存在,甚至说,还比较多。

        有这样的癖好,也是不奇怪。

        你以为那些佤邦上等人是怎么成为上等人的?

        为什么有些佤邦人就只是苦累的命?

        那些佤邦上等人,多少都是和毒品有些联系。

        而贩毒之人,会有多么好的心肠呢?

        当然,话不说满,佤邦上等人也不全是这样。

        言归正传。

        两人这样摆好架势之后,就开始打起来了。

        阿盛握着女子软乎乎的小手,很显然是有点心不在焉,面对着斧哥刚发过来的球都没有接到。

        “脱!”

        斧哥看到后,脸上带着兴奋的笑容,对着阿盛喊了一声。

        哦,忘记说规则了,就是说,谁输了球,就要脱一件衣服,而这个样子,触感也是会更加强烈。

        然后等到谁忍不住了,把女人给带到旁边沙发办事情。

        那这样,就算是输了。

        而这个游戏,重要的是输赢吗?

        不,当然不是了,重要的是在接触的时候,过程中的快感。

        忍得越久,等发泄起来也会更加疯狂,那么,事后也会有更充实的愉悦感。

        “切,还用你说,刚才要不是你没等我准备好就把球给打了过来,我会接不住吗?”

        阿盛嘴上虽然是这么说,但是手上的动作却丝毫没有放慢,把身上短袖给脱了下来。

        露出一身带着伤疤的毽子肉。

        看着这样的情况,我内心不由拿他和冷锋作比较,他们两个人要是打起来的话,谁会赢呢?

        阿盛脱完衣服之后,身体和女人贴得就更紧了。

        “啊~”

        阿盛脸上露出销魂的表情,然后忍不住吐出这样的声音。

        我黑了黑脸,这家伙,怕不是已经完了一次了吧!

        在我旁边的女子也是没有闲着,伸手挽着我的手,眼睛就像是电灯泡一样,一闪一闪地看着我。

        “哥哥,你就不想要做些什么吗?”

        女人嗲嗲地对我说道,就好像我必须对她做一些什么她才满意。

        见我没有回话,然后就把我的手给拉起来,将我手放在胸前。

        更加逆天的操作来了,她见我手没有握紧,竟然是自己双手握着我的手给收紧了!

        我艹,我心中万马奔腾,见过主动的,也没有见过这么主动的,还有这番操作。

        这,可让我如何是好。

        她,真是太热情了!

        “哦~,啊~”

        她在我旁边,也是自娱自乐起来,发出这样不堪入耳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身体一颤,然后就是眼神迷离。

        “咦~”

        我扯了扯嘴角,把手给收了回来,我只想说一句:

        孩子,你无敌了!

        也还好她没有把我的手放到那个位置,不然的话,我是真的受不鸟了!

        女人休息了一会儿,眼中又燃起了精光,然后就伸出软乎乎小手,伸向了我的裤裆。

        “不是,你别搞,等一会儿就是我上场了,有很多机会的!”

        我伸出手一把握住了女子手腕,挑挑眉说道。

        开玩笑,我也算是经历过小风小浪的人了,怎么会在这样的小沟里翻船呢?

        接下来女子说的一句话就让我狠狠破了防。

        要不是害怕这个女人不能打,我高低得拿出电棍,让她尝一下生化母体是什么滋味。

        “你会说话啊,我还以为你是个哑......”

        女子见到我说话,很自然说出心中所想,只是说到半路,又觉得不妥,又把到嘴巴话给咽了下去。

        我狠狠剜了女人一眼,然后女子便不再说话,也不再来骚扰我。

        阿盛确实是认真了起来,而且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

        阿盛也是能够和斧哥较量一下了。

        不过,能够看得出来,阿盛平常是不喜欢玩这种球类的。

        凭着身体灵敏程度勉强接了几个,然后就还是打球出界。

        又把下身的裤子给脱了。

        到底还是斧哥比较会玩,虽然接下来阿盛赢了一把,但是却影响不了战局了。

        特别是当盛哥怀中的女子也把衣服给脱掉,能够看到,阿盛那个地方,已经快要爆了。

        “我,我tm不行了,我输了!”

        阿盛直接把拍子扔到了球桌上面,然后抱着眼前的女子就向我们坐着的沙发走来。

        我们两个人看到这样的情况,然后就迅速给阿盛给让开了位置。

        然后就看到阿盛小宇宙爆发,还忍不住发出痛快淋漓的声音。

        “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就是火气太大,这样干什么都是不好的。”

        斧哥瞥了眼正在虎虎生威的阿盛,眼中露出得意,装作老道的说道。

        我看了眼正在输出的阿盛,心中不禁吐槽,你确定是干什么都干不好吗?

        “来,你跟我打。”

        斧哥抽了一口烟后,稍微缓一缓,压制自己内心的情绪,就指着我,让我跟他来一句。

        我还能说什么,当然是只能答应下来。

        女人伸手握住球拍,然后我握住她的手,这样的姿势,怎么能不贴地紧?

        感受到身前传来的柔软,心中不禁暗呼:

        真tm会玩。

        斧哥给我发了一个很近的球,这个时候,女人身体便是前倾去接。

        这要是放在平常,是没有什么事情的。

        甚至说,是标准的反应。

        只是,我可是在她后面,她要这样去接球,我不就也是要弯腰吗?

        这样一来......

        我不禁带上了痛苦面具,这可真是折磨死我了!

        球最终还是没有接到,而我也是体会到了盛哥的感觉,终于是明白盛哥是忍不住了。

        我脱了上面的一件短袖,然后摆姿势准备接球时,身前那个女子又开始搞我了。

        挺翘的屁股翘了起来,然后在我那里摩擦。

        我直接就是一个好家伙,哪个男人能够受得了这样的场面,当时就有些控制不住了。

        不过,我怎么可能白白让她折磨我呢?

        既然手不能动的话,我就......,一口含在了女人晶莹的耳朵上面。

        “嘤~,你,你别这样~”

        女人感受到耳朵传来的感觉,差一点没有站稳,然后就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我心下一喜,这样子的反应,显然是拿捏住了女人的命脉。

        只是,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对面斧哥看到女人这样放荡的神色。

        竟然是老脸一红,气血翻涌,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就把身前女子给按到了桌子上面,当场就是就地正法。

        很显然,这次乒乓球赛是我赢了。

        虽然有些不光彩,但是这样变态的游戏,为什么要光彩呢?

        斧哥也不是平常人,平常人能够在这种诱惑之下坚持这么久吗?

        估计早就不行了。

        我把身体瘫软的女子给扔到了地上,没有对她上刑。

        并不是说我不想什么,而是说,上了她我能得到什么?

        病?快乐?

        我拿出烟,吸了一口,周围散发着的白烟,将我和两处战场隔绝。

        在这个时候,才是独属于我自己的时间。

        美人窝,英雄冢。

        想要逃离这里的话,就更不能迷恋美色了。

        话怎么说来着,色字头上一把刀。

        “你小子,是不是不行啊,这样都忍得住,还是说,凤姐把你给搞坏了?”

        办完成事情的盛哥,气喘吁吁,一脸满足地看着我,打趣道。

        “盛哥,你就不要开玩笑了,只是,对这些事情有些阴影。”

        我耸耸肩膀,摇着头回复。

        “你小子还真是没这个福分。”

        阿盛瞥了我一眼,嘟囔了一句,也没有再说什么。

        然后就用手指沾了沾唾沫,开始整理自己有些凌乱的八字胡。

        这样的一幕,我看着倒是有些滑稽。

        等到斧哥完事之后,我们在这里休息了一会儿,斧哥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就看向我们:

        “兄弟们,走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