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缅北:泯灭人性的岁月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一章:敬请鞭挞

第一百零一章:敬请鞭挞

        “我总觉得少了一些什么……”

        听到冷锋的话,我心中也有一股奇怪的感觉,总觉得把什么东西丢在了园区的医务室里面。

        “唉,你别说,我也有这样的感觉的。”

        侯三摸着自己的下巴,同样一脸深思。

        “行了,肯定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跟我去炮楼赴约吧,白票。”

        我打断了他们两个的交谈,示意他们两个人跟我一块去炮楼。

        毕竟,想到庆哥每次差点把我的二弟给嘎掉,心中还是有一些记恨在心的。

        这一次带着他们两个,去白票一顿,让他出出血,很合理吧?

        “我就不去了吧,我不喜欢……”

        冷锋摇摇头拒绝,也确实,除了刘梦云几乎没有人能够引起他的兴趣了。

        “行了,帮我撑撑场面,不然我怕自己会挨打。”

        我拍拍冷锋的肩膀,小样,要是不能把你骗过去,我这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嘴,也就不用要了吧?

        冷锋听到这里,倒是没有理由拒绝了。

        侯三这货嘛,本来就是小组组长,这种事情他经常干,根本没有什么心理负担的。

        听到有白票这样的好事情,立马就答应了下来。

        我们三个人来到炮楼里面的201包间,庆哥一个人已经坐在了里面。

        “庆哥?你也在这里?”

        侯三看到庆哥,笑了笑,友好地打了一个招呼。

        身为小组长,有看不惯的狗推或者人要处理,都是去人事部进行解决的。

        而庆哥作为张亮身边的红人,自然是小组长交好的对象,侯三能够认识庆哥,也是不稀奇的。

        “嗯。”

        庆哥点点头,起身过来迎接我们,来到我身边,脸黑了下来:

        “我说请客,你就真的带着人来宰我呀!你小子,真的是让我大出血呀。”

        “庆哥,这么久不见了,大出血一点也不过分吧?”

        我嘴角带着笑容,拍了拍庆哥的胳膊,心中无比的爽快。

        多长时间了,都是我拿着筹码孝敬他,现在也有让他破费的一天。

        “但是等一会儿咱们谈谈事情,他们,恐怕有点不方便。”

        庆哥挑挑眉,瞥了一眼冷锋和侯三。

        “这简单呀,你们两个去找一个空的房间,今晚消费,庆哥买单。”

        我看着他们两个人,示意让他们两个人再去重新找一个包间。

        侯三和冷锋点了点头,就出去了。

        庆哥眼皮跳了跳,嘴角露着苦笑,倒是没有说什么,让我坐了下来。

        我们两个人一人开了一瓶啤酒,一边喝一边聊。

        也没有点女人,我们两个这一次并不是来花天酒地的,有事情要商量的。

        “要是我不出所料,刘哥是让你过来帮我的吧?”

        喝了一口啤酒,我瞥了眼旁边的庆哥。

        庆哥点了点头,打出粉末袋,往里面沾一点,直接涂在自己的嘴唇上,一脸享受。

        “你和刁鹏可能打好关系,这是我能想到的,但是我没有想到刘哥都会帮你。”

        “他一般可是不帮人的,那么,接下来,园区会有一场动乱,你也知道了吧?”

        庆哥躺在沙发上缓过劲来,然后瞥了我一眼,缓缓开口。

        “嗯,刘哥,确实说过,只不过,没有仔细告诉我动乱的原因是什么?”

        我瞥了眼庆哥,其实心中隐隐约约已经有了猜测。

        庆哥是刘哥的人,但是他却跟在张亮的手下,那么,这不就有大问题了吗?

        “其实告诉你也无妨,你和张亮的关系,估计你也不会和他通风报信的。”

        “张亮,他和别的园区勾结,准备里应外合,攻打咱们园区!”

        庆哥眯眯眼睛,冷声说出这样一番话,印证了我的猜想。

        “你怎么知道?自己猜的,还是他告诉你的?”

        我并没有感到多么惊讶,反而是想到了张亮为什么会被发现。

        “我可没有这么大的本事,是调查部给查出来的。”

        庆哥摊摊手,说出了一个我完全不知道的新名词。

        后来我才知道内部调查部,在园区一直都是一个比较神秘的存在。

        估计是很容易招惹仇恨的原因吧。

        这个部门具体叫什么名字,说实在的也没人知道。

        至于“内部调查部”,也不过是众人给其取的名字。

        听了庆哥的解释,我的心情反而凝重了起来。

        就是不知道调查部在业绩方面有没有插手,我估计是没有的。

        人家关主管都能偷那么多的业绩,看来调查部也不是无所不能。

        看来,调查部涉及的范围是有限的。

        至于用什么样的方法调查出来张亮勾结其他园区,这就不是我应该管的事情了。

        而且我也管不到……

        按照庆哥这个样子说的话,那很可能打得很激烈。

        “所以,你在他那里,是当卧底了?”

        我眯眯眼睛,看向了庆哥。

        “是也不是,其实一开始刘哥让我跟着张亮,没有这个方面的想法,但是,中间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

        “我也正好顺势而为了,不行,我可不想跟着他一块死的。”

        庆哥嘴角挂着苦笑,拿起放在桌子上的酒瓶,仰头喝了一口。

        “你要杀的人是谁?”

        没等我回答,庆哥仰头把酒喝了一口之后,转头看向了我。

        “阿斌,我之前让你跟我去一块去b区,就是想要给他一个下马威的。”

        “只是没有想到,他已经成为小组长,并且在这之后,也是针对了我几次,等我想对付他的时候,人家靠卖屁股傍上了聂经理。”

        “所以我才求刘哥帮我对付他,不然的话,真的是越等越夜长梦多,到后面,就不知道谁杀谁了。”

        我仰躺在沙发上面,要是说完胜阿斌,我几乎是没有过,但是这货给我下的绊子可是不少。

        就那个u盘的事件,就让我有理由去杀了他。

        奈奈的,我当他是好大哥,他把我当成替死鬼。

        这时候想想,那时候我真的是被阿斌蒙在圈里团团转。

        典型的被人卖了,还替人家数羊。

        “你说他靠上了经理?这有点不好办呀,像经理身边一般都是有保安的……”

        庆哥皱皱眉头,眼中带着思索的神色。

        “所以呀,我想请庆哥到了那个时候,能够多带一两把枪,这样,就有能力去对峙了。”

        “你说,他自己的命,和阿斌的命,他会选择哪一个?”

        我眯上眼睛,给自己找好了退路,也就是最坏的打算。

        即使自己留不住阿斌,这一次也不能让阿斌再逃脱了。

        这样一直被搞,虽然我几次都幸运地克服了,但是,这可不意味着我心里不仇恨他。

        一句话,这一次错过了这个村,就没有了这个店。

        纵观以后,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万一他要是比我再先混上主管,那可就太不妙了……

        “你小子,没想到倒是挺会拿捏人心的,就按你说的那样,那天我多带一两把枪去找你,以后还得你罩着我呢。”

        庆哥捶了我的胸口一下,肯定了我这个想法,然后调侃着让我以后罩着他。

        “当然,那是肯定的,咱们兄弟两个的关系,那还用说吗?”

        我在嘴角也是露出笑容,当即就顺着他的话画了一个大饼。

        我这个大饼画得又圆又亮,就是吃的时候不知道硌牙不硌牙。

        我们两个又称兄道弟了一会儿,聊得很开心,很尽兴,仿佛把以前的误会给解开了。

        当然我心里很清楚,这是仿佛……

        ……

        喊上另一个包间的两个人,不对,是一个人。

        侯三和我们不是一个地方的,只不过,他已经在包间醉成烂泥了,也就没有理会他。

        等冷锋我们两个回到小组所在的区域,就看到独眼虫撅着自己的嘴,一脸阴霾地看着我们。

        我靠!

        终于想起来是把什么忘记到医务室了,原来是独眼虫这么一个大活人!

        “咳咳,今晚的月亮,真亮呀!”

        冷锋看着今天晚上满是乌云的天空,直接无视独眼虫,向着员工宿舍走了过去。

        独眼虫又把那埋怨的目光看向了我,我脸色一沉,直接给他一个头锤:

        “奈奈的,原本天都黑,现在还出来吓人,是想把劳资给吓死吗?回头就让阿敏来收拾你!”

        然后我气呼呼地就向自己的房间走去,留下独眼虫一个寂寞孤独的身影。

        来到我的房间门口,我擦擦头上的汗,还是自己反应迅速……

        打开门,就看到了香艳的一幕。

        萧熏穿着超短裙,黑丝到大腿根处,那是又细又长,比我的命还要长。

        上身是白色衬衫,只不过扣子没有扣紧,裂开到若隐若现。

        萧熏一副含羞带媚的样子,轻轻咬着嘴唇,把兄弟我迷得不要不要。

        将她的手背在她的背后,扭扭捏捏来到我的面前,眉头轻皱,眼中是思索的神色。

        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娇滴滴地来到我面前,然后抬起了她的小脸,认真地看着我。

        正当我感到自己头皮发痒,稀奇萧熏怎么会这么多这种东西的时候。

        萧熏从她的背后拿出了皮鞭!

        喊出了刘梦云对我经常喊出的那一句话:

        “白哥,请尽情地鞭挞我吧!”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