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缅北:泯灭人性的岁月在线阅读 - 第一百章:人才队友

第一百章:人才队友

        我扯了扯嘴角,看着萧熏呆萌的小脸,我第一次有了打上去的冲动……

        你是真的一点都不给我装逼的机会呀!

        该说不说的,这些大学生虽然智商比较高,但是应该有的人情世故,这一点都没有的。

        “咳咳,刚才没有注意到,现在你一说,还真的有那么一点疼了……”

        我咳嗽了一声,用来掩饰刚才的尴尬。

        “可是……”

        萧熏还要说些什么,为了阻止悲剧的发生,我直接看向了旁边的刘梦云。

        “把萧熏带回去好好安慰一下,我看她有点被惊吓过度了。”

        这样一边说,一边给刘梦云打眼神。

        刘梦云要不怎么说是混迹园区的老手了,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

        走过来拉着萧熏的胳膊就往我小组在地方走去。

        “啊?我没有被吓到呀……,你记得把你伤口处理一下呀!”

        萧熏摇摇头表示她并没有被吓到,但是现在是下没有吓到的问题吗?

        根本就不是这样的,好吧。

        在她被拉走的最后一刻,还没有忘记,回头告诉我,让我把我的伤口处理一下。

        这小妮子,有点人情世故,但是人不多。

        “你们谁是我小组的?还不离开……”

        等到她们两个离开之后,我才转头看向我阿强小组里面的女人,有几个我记得确实是刁鹏那一组的。

        但是我的话音刚刚落下,这个小组里面的女生竟然都追着萧熏她们两个跑出去了!

        我直接一个好家伙,感情我不仅灭了人家的组长,还把人家的一些组员给拐走了。

        面对这样的情况,我并没有说什么,多几个就多几个吧。

        说不定还能刺激一下我小组成员的积极性呢!

        再说了,随便我小组成员多了,恐怕谢坤也不会故意刁难我了。

        毕竟今天的这个阵势,他就应该已经知道,我不是好惹的了。

        今天我们两个人都说了一句到此为止,也就是说,暂时和平共处。

        暂时还不会有冲突,除非我们两个人有各方致命的把柄。

        “庆哥,好久不见呀……”

        干完这些事情之后,我才把耳朵上卡着的烟拿了下来,点燃吸了一口。

        “确实是好久不见,没想到你刚回园区,就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庆哥掏出他特制的烟,点燃吸了起来,瞥了一眼身后的保安,示意他们离开。

        毕竟这里的事情很显然已经处理完毕了,也就用不上这么多人了。

        “没想到,你竟然和鹏哥还有些关系……”

        看到其他的保安离开之后,我眯着眼,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庆哥。

        “呵,不要说我,你不也是吗?甚至,比我和他的关系还要铁,不过,我建议你还是先去处理一下伤口,等一会儿去炮楼201找我。”

        庆哥同样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然后瞥了暼我的手,示意我先去进行处理。

        “炮楼吗?那等一会儿可就让你破费了?”

        我嘴角勾勒出笑容,吐出烟。

        “你小子,等的就是这一天吧?一会儿见……”

        庆哥听到我的话,直接一拳头砸到了我的胸口前,但是如他第一次那样……

        只不过,这一次,我的心情更加的复杂,我们两个人的关系,天平也偏向了我。

        ……

        告别庆哥,我又向园区的医务室走去。

        只不过,当我再次到达医务室,就惊讶地发现。

        我靠,原本冷锋一个猪头,竟然变成了三个猪头!

        没错,另外的两位,一个是独眼虫,一个是侯三。

        我们两个人也是被打得鼻青脸肿,甚至说,独眼虫的胳膊都脱臼了,现在正哭爹喊娘地被李曼语接胳膊。

        “你们两个怎么进来的?”

        我扯了扯嘴角,你们三个是真不怕死呀,都敢点李曼语。

        要是让王刚知道,那不得把咱们四个的头全部给拧下来呀?

        对于这样的情况,我只能说,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对手。

        “白哥,我们在园区外面报了你的名,没想到这么灵,就都进来了。”

        侯三看到我进来,眼中露出精光,来到我的面前,解释了原因。

        “嗯?什么味道?这么臭!”

        看着面前的侯三,虽然衣服是干净的,但是却有一股难掩盖的臭味,从他的身上传过来。

        这股臭味,让我觉得有些头晕。

        “原本我们三个准备到你的小组里聊一下天,然后等着你回来,他们都传你死了,我们才不相信你会死呢。”

        “没想到刚回到小组里面,就碰到了这一档子事情,敢动白哥的人,我们哪里能够答应?”

        “就一块拦了起来,白哥,你也知道咱们那几天吃的都是什么?我们再猛,也扛不住,直接就被他们给按着打了。”

        侯三在这里绘声绘色地讲了起来,颇有一股滔滔不绝的说书人的气势。

        我扯了扯嘴角,听到冷锋被打倒在地,他们两个向阿强他们的人追击,就再也绷不住了,我忍不住打断:

        “你们两个什么样子,我能不知道吗?不要运用夸张手法好吧!”

        “他们说的是真的。”

        冷锋见到我不相信,就出面作证。

        这下倒是轮到我惊讶了,我直接捶了一下侯三的胸膛:

        “行啊,没有想到你们两个人还挺爷们的。”

        “也不对呀,你们两个人既然追了上去,那为什么他们还会出现在阿强的那里?”

        下一秒我就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忍不住询问了起来。

        “咳咳,我们两个人追上是追上了,但是无奈,势单力薄,被他们群起而攻之,我敢说,要是一对一,我绝对能把那个人的屎都打出来。”

        侯三咳嗽了一声,老脸一红,说出了后续的结果。

        “没错,他们真的是太卑鄙了,要不然我也能把那一个人的屎给打出来,哪里还会被他们扔到厕……”

        旁边正在被接胳膊的独眼虫也是一脸愤愤的神色,忍不住为自己发声。

        只不过,说着说着没有注意,直接把他们两个人的下场给说出来了。

        “我靠,你身上这么臭,是被扔到厕所里面了!”

        我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神色有些嫌弃地看了眼侯三。

        “我靠,独眼仔,不是不让你说话吗?”

        侯三听到事情被揭露,不由看向了独眼虫。

        “母鸡啊,刚才说顺口了。”

        独眼虫挠了挠自己的头,腿上带着抱歉的神色。

        李曼语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下来,然后离开了独眼虫的身边。

        走到门外,对着外面喊了一声:

        “小玲……”

        然后独眼虫就被小玲给带走了,那个叫小玲的女医生,进来看到我身体忍不住的发抖。

        看来我上一次对她做出了教训,她还是记忆犹新的。

        看着被带走的独眼虫,我只能够默默祈祷,他能跟我没有事情了。

        李曼语走过来把我的手拉过去,放到桌上先给我清理了一下,然后倒消炎药,最后再进行包扎。

        期间李曼语看着我平静的神色,忍不住地询问:

        “你不疼吗?”

        “我当然不……,额,很疼了。”

        听到她的询问,我就又想装逼了,但是又看到李曼语把手伸了过去。

        我又想起了刚才萧熏做的事情,脸色一黑,立刻就放弃了装逼的行径,坦率地答应了自己很疼。

        疼就是疼嘛,有什么不好答应的?很丢人吗?

        一点都不丢人的,好吧。

        李曼语看到我的左手,李摇了摇头,眉头皱了起来:

        “你这个手上的指甲已经没有挽留的必要了,而且还可能有细菌感染,所以需要拔掉,然后进行包扎。”

        李曼语这个样子说着,就把镊子给拿了过来,直接想要准备开始拔。

        我靠,我直接把手给抽了回来。

        我怀疑李曼语是想要故意报复我的,人家都是无痛治病,你tm是想要等病人疼晕了,然后再治吧!

        “你该不会就像这样给我拔掉吧?没有麻药吗?”

        我眼皮抽了抽,我可不想再经历一下被生生拔掉指甲的痛苦。

        虽然这个痛苦我能承受住,但是能够没有疼痛地拔掉,为什么不选择没有疼痛的呢?

        我可没有这么贱的……

        “开个玩笑了,你这个人,一点儿都不经逗。”

        李曼语笑了一下,然后才打了麻药,把我的手指甲全给拔掉,缠上了绷带。

        “回头别忘了过来换药。”

        李曼语给我包扎好之后,嘱咐我。

        在半路上,侯三来到我的旁边问我:

        “白哥,我听冷锋说,你一回来就去找阿强报复了,怎么样?吃亏了没有?要不要兄弟摇人?”

        “开玩笑,我会做吃亏的买卖吗?报复了,而且斩草除根。”

        我摊摊手,不禁瞥了眼侯三,你这个人还是挺会问问题的,懂得给我创造装逼的环境。

        “你把他的二弟给割了?”

        侯三惊呼一声。

        “艹,我把他给杀了!”

        我扯扯嘴角,直接踹了他一脚。

        侯三这货,跟着独眼虫混久了,都有一些不正经了。

        “杀了?我靠,牛逼啊,把冷锋都吓得呆住了!”

        侯三感叹一句,瞥了暼旁边一脸沉思状的冷锋。

        “冷锋,你在想什么呢?”

        看到冷锋的模样,我也是忍不住询问。

        冷锋抬起头,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幽幽说道:

        “我总觉得少了一些什么……”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