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缅北:泯灭人性的岁月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八章:婊子牌坊

第六十八章:婊子牌坊

        “他的那只眼是为保护我瞎的......”

        我靠,我的心中已经是万马奔腾了。

        好好,都tm的这样玩是吧?

        我现在的脸一定是非常黑的,奈奈的。

        我有一点能够明白了强哥的犹豫了,恐怕,他是知道他们两个人的关系的。

        只是不确定,在这种大是大非面前,徐冰会选择什么。

        强哥听到我的说法,确实是增长了信心。

        我也算是歪打撞在了枪口上了吧?

        “咳咳,徐经理是一个不爱欠人情的人,你们应该是扯平了吧?”

        我咳嗽了一声,掩饰自己现在的慌张,脑瓜子急速地运转,人情,对!就是人情!

        以我对徐冰的了解,她是一个非常理性的人,欠了谁,才会有所动静的。

        如果她不欠关主管人情,我也就不会有事情了。

        “啧,你认为我没欠他人情的话,还要问你怎么处理吗?”

        徐冰说着,美眸凝视着我。

        我扯了扯嘴角,心中万马奔腾。

        到底想要怎么做,你丫的倒是说一个准话呀,让我在这玩蹦极的?

        “那徐经理的意思,是要保他了?”

        我的声音不自觉地沉了下来,徐经理要保他的话,也就意味着我这个月要做出三百万的业绩了。

        但是现在离目标还是太过遥远了,基本不可能完成的。

        等待的也就只有惩罚,但,若是真的把我逼上这一步,那就破罐子破摔吧!

        “你的样子,似乎不想要我保他?”

        徐冰眯着眼,眼睛凝视着我,依旧看不出她的神色变化。

        “当然不希望,他针对我,而且,我也相信,面对着原则性的事情,徐经理会慎重考虑的。”

        我也懒得试探了,更确切的说是图穷匕见了,直接就挑明了。

        “你是在威胁我?有意思。”

        徐冰着重地看了我一眼。

        “不敢,我只是实话实说。”

        我耸耸肩,我记得李曼语对我说过,这个园区不是一家独大的。

        对于这个原则性的问题,偏袒,将会是一个搞死对方的铁证。

        破罐子破摔,完全可以将这个信息透露给王刚的,前提是徐冰要保关主管。

        “哼,谁说了我要保他的。”

        徐冰冷哼了一声,脸上带着傲娇的神色,抽了一口手上的女士香烟。

        “只不过,很多人都是见到过他救过我的,这件事情,我不好出面处理的。”

        徐冰轻轻将嘴里的烟给吐了出来,给了我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我瞬间有些懂了,这个女人,是想要当婊子又立牌坊啊!

        她的意思是也想要搞死关主管的,但是她不出面,这也就避免了她忘恩负义的行为。

        到时候,完全可以对外宣称是某些原因才造成的。

        这个样子,即便有人想说点什么,也无话可说的。

        还有一个好处,就是眼不见,心不烦,你猜,到时候,关主管会不会跟她求饶呢?

        这样的事情总是头疼的。

        言归正传。

        “徐经理的意思是我们自己处理?只是恐怕......”

        把这个锅甩回来,说句不中听的,人家什么身份,我们什么身份。

        徐冰不出面,也就没有办法打着她的旗号狐假虎威的了。

        到时候,是我们处理人家,还是人家处理我们呢?

        “你这聪明劲怎么是一阵一阵的呢?我可没说过你不能找别人的。”

        徐冰白了我一眼,语气中带着调侃。

        听到她的话,我知道她说的是张亮。

        在a区有权处理这件事情的,除了她,恐怕就只剩下张亮了吧。

        我倒是想到过张亮的,只是,张亮巴不得看徐冰出丑,怎么会同意这件事情呢?

        而且,听主管说,他欠张亮的钱的。

        除非,能够给张亮更多的钱!

        想到这里,我的眼露出了精光,似乎是有些明悟了。

        这个时候,徐冰的声音也是很适时的响起来。

        “我们查过账了,他贪的钱至少还有一百万没有用的,说到这里,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办了吧?”

        徐冰意味深长地看着我,坐回了她的位置上。

        我身体猛然一震,果然啊,这婆娘把一切都给考虑好了。

        那刚才,是在玩弄我的情感了?

        我转身就要离开这里,去找张亮。

        既然徐冰已经这样子说了,那就说明,那赃款是不要的了。

        当然,即使要,也是不一定能够问出来的。

        毕竟想要问出来一个要钱不要命的人的钱,那可就有一定的难度的。

        不过,一百万,足以让张亮动心了。

        “明天我有事情,回来之后,希望一切都解决了。”

        刚到门口,我的身后传来了徐冰的声音。

        我心下了然,她的意思是明天可以动手的。

        来到楼下,买了一包华子,就向着人事部走去。

        还真是凑巧,刚到这里,就看到了从外面回来的庆哥。

        “庆哥。”

        “嗯?是你小子?”

        庆哥停了下来,瞥了我一眼,语气中有些惊讶。

        我给他让一根烟,他接过去,卡到了自己的耳朵上。

        庆哥说过,他抽的不是烟,而是在烟嘴上面的毒品。

        “我要见亮哥。”

        我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烟,开门见山。

        “你小子昨天才保住了你下面的玩意,今天就送过来?”

        “昨天你走后,亮哥的心情可是很不好啊,你现在又来触霉头?”

        庆哥瞥了我一眼,语气中有些意外。

        “咳咳,庆哥,我当然不是来触霉头的,是有大单子才来的。”

        我咳嗽了一声,相隔一天,确实是有一点耀武扬威的成分了。

        但是我也没有什么办法的,毕竟明天徐冰就要解决的。

        “大单子,多大的单子?”

        庆哥来了兴趣,侧着身子来到我的面前。

        “一百万的!”

        我吐出一口烟圈,说出了这笔单子涉及的金额。

        “一百万!你小子当我是白痴的吗?按照提成,那可就是一千万了。”

        庆哥露出了冷笑,一脸不相信的样子。

        其实也不怪庆哥的,毕竟,主管贪赃这件事情的处理,还是很罕见的。

        一般都是轮不到人事部的。

        他们的单子是大多属于诈骗金额的,也就是提成换算过来的。

        “骗你,庆哥你再借给我两个胆子,我也是不敢这样做的。”

        我说着,向四周看了看,确认没有闲杂人,这才说出了事情的原委。

        “什么!你是说,关主管......”

        庆哥的脸色从质疑变成了惊讶,然后是浓重。

        “你跟我来吧,这个单子,确实是要亮哥定夺了。”

        庆哥深吸了一口气,没有等我回答,才挥挥手示意我跟上去。

        来到张亮的屋子,张亮正在把一个女人放在桌子上现场直播的。

        大汗淋漓的样子,都让我担心他下一刻就会被累死。

        女人的充满着索然无味的神色,只是时不时的还要叫几声。

        给输出的张亮一种他很厉害的错觉。

        从张亮那更加卖力的动作来看,似乎是真的信了。

        我们两个进入到屋子里的声音,瞬间让小张亮蔫了。

        “我不是对你说过,在我办事的时候不让进来的吗?”

        被破坏好事的张亮,一脸不满的神色,把地上的衣服捡起来穿上。

        那个女人也是穿上了扔在地上的衣服。

        “亮哥,大单子!”

        庆哥脸色没有变化,沉着声音讲道。

        张亮听后,脸色终于是变得好看了一点,瞥了一眼旁边的女子。

        冲她挥了挥手:

        “你可以离开了。”

        等到女子离开了,张亮才坐在椅子上。

        着重地看了我一眼后,才让庆哥说关于大单子的事情。

        “你是说,那老小子偷钱被发现了?徐冰知道这件事情?”

        张亮听完讲述后,转动自己手指上带着的金戒指,抬头看向我。

        “是的,徐经理是知道的,不然我也不会来找亮哥你的。”

        我脸上带着笑容,估计就像是电视剧里的汉奸。

        “哼,我量你也不敢来。”

        张亮着重看了我一眼,冷哼一声。

        “她还真是又当婊子又立牌坊的呀,一百万,确实不是小数目的。”

        “只不过,问不出来的话,不就什么都没一百万了吗?”

        张亮眯着眼抽了一口雪茄自言自语。

        “这样的话,我为什么还要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呢?”

        张亮冷笑着看着我。

        “亮哥,你这就说错了,你不做,关主管还会死,欠你的钱,是没有的了。”

        “相反的,你应下这件事情,就有一半机会获得一百万,并且没有任何危险。”

        “最坏的结果,也是没要到钱,那也能发泄一番心中的愤怒不是吗?”

        我神色淡定,将我心中预演过后的话说了出来。

        而且我能断定,张亮这种贪财的人,不要说一半机会了。

        就算是百分之一的机会获得一百万,他也会尝试的。

        张亮站了起来,叼着雪茄来到我的面前。

        他伸出手,拍了拍我的脸,然后把雪茄拿下来,露出笑容:

        “你小子,够聪明,够狠,不亏是我欣赏的人。”

        “什么时候动手?”

        “明天,徐经理明天有事。”

        张亮的声音落下,我迅速地回答。

        张亮皱了皱眉,看着我,露出意味深长的神色:

        “明天?也行,不过,明天晚上八点你也要到这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