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缅北:泯灭人性的岁月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狐假虎威

第二十四章:狐假虎威

        “不是,兄弟,你是怎么从李姐的手里要到钱的?”

        走出园区的医务室,一个保安实在是忍不住了,向我询问。

        “我想,可能是我的魅力太大了吧。”

        我想了想,找到了一个比较合适的理由。

        “啧,又是一个没有自知之明的家伙。”

        那个保安撇了撇嘴角,说出了让我心寒的话。

        不过心寒归心寒,他们的账还是要买的。不为别的,就因为他们有枪。

        经过这个区域的小卖部的时候,我停了下来,买了三盒玉溪,还有一个打火机。

        华子嘛,暂时抽不起了。

        “来,兄弟辛苦了,要不是没钱,高低的给你们整两条华子吸一吸。”

        我一人让了一包烟,然后放低姿态,亲手给他们两个点燃。

        果然,一根烟下去,开始闲谈起来。

        很自然的,我就问了我所关心的事情。

        “兄弟,咱们等一会要见的经理怎么样,脾气好不好呀,给兄弟我说说别,让我心里有个准备。等回头我出业绩了,再给兄弟整两条华子来吸。”

        我这样说着,又从自己的烟盒中抽出了两根,一人让了一根。

        一个保安阿庆接过后,并没有吸,而是,将烟卡在了自己的耳朵上面。

        看着我,嘴角露出了笑容:

        “你这小子还挺机灵的,看你这么有眼色的份上,我就给你一个教训吧。我们其实也没见过经理几面,每次见她的时候,都像欠她钱似的,不过人确实是比较好看的。”

        我听到他的话,心中简直就是万马奔腾的,什么鬼,你们也是个门外汉的呀。

        我皱着眉,深深地吸了一口烟,虽然没有打探到说什么关于经理的消息,但是和两个保安的打好关系似乎也是不错的。

        然后我们三个人就并排走了,从远处看就像是哥仨好一样。

        到了一个工业楼房前,阿庆指了指四楼的一个房间:

        “那里就是经理的房间了,你自己过去吧,我相信你是个聪明人,不会做蠢事的。”

        阿庆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同时,手里颠了颠ak冲锋枪。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这里的等级是说来很森严的,就比如,狗推和小组长在二楼,主管在三楼,经理则是在四楼的。

        狗推和小组长的人数是比较多的,所以不可能在一栋楼房的,有多个工作的区域。

        只是,业绩好的,能够在主楼里面工作。

        我说的也只是一般的情况,当然会有个别的经理嫌弃上四楼太累,而选择待在其他地方的情况。

        心下了然,意思也就是让我不要想着逃跑别。

        其实,来到这里的将近一个多月,我也是有过机会看这里的布局的。

        围墙有两米多高,上面还有玻璃碎渣,关键是,保安的总部几乎都在那里,实在是难以逃脱的。

        现在看来,想要逃跑的最理想的方式就是当上主管了,这个是我现在接触到的最安全的方式了。

        并不是没有例外,但是要考虑风险的,目前还没有机会,隐忍.....

        言归正传。

        “当然,当然,我不会自寻死路的,以后还要靠你们多多照顾的。”

        我这样说着,又递过去了一根烟,同时将口袋里面剩下的筹码给了阿庆。

        “你小子,照顾倒是可以,只不过我们只照顾有元人的,行了,我们先过去了。”

        阿庆说着,就带着另一个保安离开了这里。

        他的意思很明确了,有钱,他们才给自己办事。

        啧啧,果然,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还是不假的。

        看着他们的背影,我挺直了腰板,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

        我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单纯的少年了,也明白,在这里想要活下去,就必须有些心眼的。

        心不脏,怎么活呢?

        我将半截烟踩到了地上,女经理吗?会一会。

        说来也巧,当我来到二楼的时候,正好碰见一个女子从楼梯旁的房间里捂着自己的衣服就跑了出来。

        梨花带雨的模样看着令人垂怜,而在房间内,似乎有男人嘶吼的声音。

        不知怎么的,这让我想到了那个人,不会这么巧的吧?

        我只是愣了以下,房间里就出来了一个正在束皮带的男子,四目相对之下,我露出了一抹冷笑:

        “强哥,好久不见啊......”

        这样说着,我平静的递过去了一根烟。

        "是你?"

        强哥看到我,眼中有些许的惊讶,着重的看了我左手的小指一眼。

        看到我递过来的一根烟,将裤子整好后,接了过来,然后发难:

        “你来这里干什么?完不成业绩的话,可是有你好看的......”

        我没有回他的话,看了眼屋子里面,果然有一个男子,指甲盖下面被插着竹签,但是脸上却带着麻木的神色。

        啧,看起来强哥又开始自己的恶趣味了。

        他还以为我还是一个狗推,看起来并不知道b区发生的那件事情的。

        强哥看着我不搭理他,而且还朝他的屋子里面看,皱起了眉头,眼中露出了不悦:

        “我tm在跟你说话,你耳聋......”

        没等他说完话,我便转过身来,直视着他,打断了他的话,一字一句地说道:

        “经理她找我。”

        有个成语是这么说的:狐假虎威。

        就是一只狐狸借助老虎的威势,作威作福。

        我不像狐狸那么狡猾,但是我却可以借助老虎的威势。

        被我打断的强哥,出奇地没有发怒,而是眼神闪烁,盯着我,想要看出我是否撒谎。

        但是看到我似乎不像是撒谎的模样,脸上突然露出了笑容:

        “我说今天天气怎么这么好呢,原来是有贵人的呀,话说过来,经理为什么找你的呀?”

        强哥算是一个老油条了,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华子,给我让了一根。

        我冷笑着接了过来,果然是害怕我得势报复他,我说过,能活到现在的人都是不傻的。

        我并没有伸手接过来,而是对他说:

        “我就不抽了,等一会经理怕是要着急了。”

        我将着急两个字,着重的说出来,说完后,头也不回地向四楼走去。

        将强哥给晾到了那里,让他自由的遐想,我就问你慌不慌吧。

        来到四楼阿庆指的房间,我眯着眼站在门口,最终还是敲响了房门。

        “谁?”

        屋子里面传来了清冷的声音。

        “江白。”

        我说出了我的名字,既然让把我带过来,应该是知道我的名字的。

        果然,里面传来了“进”的声音。

        我开门走了进去,刚一进屋子,就闻到了一股清香,简直不要比自己居住的男生宿舍太好了。

        屋子里面十分的干净,女子长相美丽,脸上的神色冰冷,是标准的冰山美女。

        身上穿着职业装,让我联想不到她竟然会是这个园区的经理。

        正如一句诗说的那样,叫做: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莲而不妖。”

        面前是一张豪华的办公桌,她的身后是落地窗,显得格外的明亮。

        看到我进来,徐冰抬起了头,星眸打量了我一番。

        然后靠在了椅子上面,转圈,侧身对着我,将胳膊放在桌子上,向我勾了勾手:

        “你,过来。”

        我虽然感到奇怪,但是还是走了过去。

        我盯着她的脸,捕捉到了微不可寻得到厌恶。

        我心中一阵万马奔腾,我tm什么都没做呢,就被厌恶了?

        来到她的面前,透过落地窗,倒是能够看清整个园区。

        从这里看,倒是一片繁荣的景象,内部的丑陋全被遮掩。

        徐冰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腿上穿着黑丝,一个黑色的高跟鞋挂在她的玉足上。

        当我来到她的面前,正好掉落,应该是有意的。

        “舔我的脚。”

        徐冰抬头看着我,又把黑丝包裹着的玉足抬了抬。

        我当时一头黑线,不是,咱就非得玩得这么变态的吗?

        正常一点会怎么样?

        在我蹲下来的时候,我能看到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和善了,她的手也背到了身后。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的!

        要是以前我可能想也不想的就做了,但是现在,倒是要仔细斟酌一番了。

        她让我过来,又让我舔她的脚,这一切的行为流程,就像,像是对待一条狗一样的!

        想到这里,我似乎是明白了李曼语说的“做个人”三个字的意思了!

        这种情境况下,怎么做个人呢?那不就是拒绝吗?

        怪不得,当我走过去的时候,徐冰的神情会有略微的变化。

        想到这里,我停下了半蹲着的身体,在徐冰有些惊讶的眼神下站了起来。

        “不,我拒绝。”

        我盯着徐冰,神色平静的说出了这句话,当她的眼睛出现些许惊讶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我是正确的!

        “你是认真的?”

        徐冰绕着耳边的头发,饶有兴趣地看着我。

        “当然是认真的,这样的事情我做不来的,我拒绝。”

        我耸了耸肩膀,甚至带入了自己的情绪,义正言辞地回答。

        “有意思。”

        徐冰这样说着,穿上了自己的鞋子。

        这个时候她也将她的手从背后拿了出来,我的神色变得不正常,眼睛缩了缩。

        她的那个手里面拿着的竟然是一个电棍!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