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缅北:泯灭人性的岁月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炮楼销魂

第十七章:炮楼销魂

        心中虽然已经有了些猜想,但是还是装傻充愣地说:

        “虎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虎哥抬头看了看我,眼中露出意味深长的神色:

        “我的意思是,你既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就开出一个七万的单子,我想到月底的时候,你做一个十五万的业绩应该是绰绰有余的吧?”

        啧,果然图穷匕见了吗?

        “可是,虎哥......”

        按我的意思,当然是不想要答应的,尽管有那个u盘,但是我比一般的狗推直接多出十万元的业绩是什么鬼?

        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只是我的话还没说完,虎哥就打断了我:

        “这是最后一次涨业绩,这个月你就做十五万的业绩,怎么样?不是虎哥为难你,虎哥也是有苦衷的,如果,月底完不成指标,我也是要被惩罚的。”

        “小白,现在虎哥有难,你该不会不想要帮我这个忙吧?”

        虎哥这样说着,眼神变得凌厉,并且就连他的声音都冷了下来。

        艹。

        我心中暗骂。

        这逼货,很显然是准备威逼了呀。

        这哪里有商量的语气?

        不过我有些好奇的是,业绩不达标的话,为什么不着阿斌呢?

        按道理来讲,他是业绩王,自然是要为小组兜底的呀?

        面对现在的情况,没办法,我也只有咬牙答应了下来。

        他既然已经说了是这个月最后一次涨业绩,往后应该就不会刁难我了吧。

        “哈哈,痛快,不亏是我的左膀右臂,你这样对你虎哥,虎哥自然也不会亏待你的。”

        虎哥这样说着,从自己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个一万面值和一个五千面值的筹码,直接扔给了我。

        我接了下来,眼中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这些本来应该是月底才发给你的提成,我自己自费先给你了,虎哥我可是十分的相信你的,好好干。”

        虎哥这样解释,我心下也了然,原来这就是所谓的提成。

        tm的,想在想来,怪不得提前把这些钱给我,原来tm的是买命钱。

        如果那时候没给我这些钱的话,我根本一点都拿不到。

        现在想起来,似乎虎哥还不错?

        起码,他还给了我买命钱,还真是讽刺的。

        当我想要离开的是后,虎哥却叫住了我,幽幽提醒:

        “虽然,时间紧任务重,但是也不要亏待了自己,有了这些钱,想要打炮的话,就多来几发,就是上次和你谈情说爱的女人,你还想要吗?要的话......”

        “不用了,虎哥,我想走了......”

        我挑了挑眉,离开了这里。

        他的话,确实让我联想到了一个人,只不过是那个用嘴帮我得到解放的人。

        男人都是有怀旧情节的,对于夺走我第一次的女人,还是难以忘记的。

        要不,照顾一下她的生意?

        拿到钱后,我首先下楼买了一盒华子。

        该说不说的,这里的溢价是真的严重,一盒华子,花了我三千块钱。

        tm的还真的就是园区赚钱园区话别,一分都别想留。

        其实,留下这些钱也是没有什么用处的,关键是你也出不去啊......

        我自己买了一条华子,将一整条送给了斌哥。

        斌哥看了看桌子上的一条华子,又看了看我,严眼中露出了复杂的神色。

        “你这,跟你开玩笑,你还真就信了,拿到钱,你要好好的对自己。”

        斌哥将头低了下来,伸出手在华子上面摩擦。

        “你这是怎么了?这可不像你的,说的话,竟然会和虎哥这么像?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当然是要好好感谢你的了。”

        我笑了笑,开玩笑地说,拿出了一根华子点燃吸了起来。

        “你小子,剩下的钱准备你怎么花?”

        阿斌也没有说那么多,将华子收下了,眼神闪烁,问了这句话。

        “炮楼,一起去吗?”

        我没有隐瞒,脱口而出,并且对阿斌发出了邀请。

        对于上次的服务,还是比较想念的。

        奇怪的是,好色成性的阿斌及竟然拒绝了我。

        “我就不去了,你好好玩,多点几个。”

        阿斌拿出一根烟,吸了一口,冲我摇头道。

        “嗯?你真不去?”

        我惊讶,再次询问。

        “真不去,累了,玩得高兴。”

        阿斌明确地拒绝我了。

        虽然奇怪,但是还是尊重了他的选择,和他闲聊了几句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工位上。

        夜晚,还没等下班,我就溜去炮楼。

        在我们这个组,只要有业绩,自由空间还是比较大的。

        只是,月底如果完不成业绩的话,就会有好果子吃了。

        我来到炮楼,相比于第一次,我似乎熟悉了起来。

        要了一个包间,来了几个姑娘。

        其中一个就有那个女子。

        我一眼就认出了她,将她给留了下来。

        她来到我身边的时候,嘴角有些乌青,显然是被人打成了这个样子。

        “是你啊?”

        女人熟练地做到了我的身边,将原本就单薄的衣服脱了下来。

        让她的身体更多地暴露在空气中。

        雪白的皮肤,在暧昧的灯光下,甚至都反光。

        只是,胳膊上却有些烫伤,看起来,是烟头造成的。

        女人拿起桌子上的酒,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说好的,我来照顾你的生意了。”

        我看着她说道,也是拿起一瓶啤酒喝了起来。

        “那你倒是有心了。”

        女人向后搂了搂面前的头发,嘴角上翘笑了笑。

        然后翘起黑色大长腿坐到了我的腿上,伸出双手搂到我的脖子上。

        喝了一口手上拿着的酒,然后在我惊讶的目光下,亲到我的嘴上,然后将她嘴里的酒水,送到了我的嘴里。

        进口酒水,可还行?

        我的双手也没有多么老实,扶着她的小蛮腰。

        由于我是躺着的,所以她胸前的硕大是直接顶在我的脸上的。

        血气方刚的我,当时就忍不住了。

        似乎是感受到了我的变化,女人笑了笑,挺了挺自己的腰,伸出手将自己的头发扎了起来。

        伏在我的耳边,轻启丹唇,嗲嗲地问:

        “这次要怎么玩,要玩一些刺激的吗?”

        女人这样说着,已经开始脱自己的衣服了。

        那个时候我真的是还没有准备好的,看到这样的阵势,咽了咽口水,还是决定坚持本心:

        “借个火吧......”

        在女子幽怨的眼神,我这次借了十几分钟的“火”。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感觉女子的嘴唇都有些肿了......

        女子有些无语地拿着啤酒涮口,而我则是来了一个事后烟。

        “话说,你是怎么有钱的,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今天不是才十八号的吗?还不到拿提成的时候呢?”

        女人这样说着,将自己的内衣穿了上来,似乎毫不在意我的目光,又或许,是早就习惯了......

        来到我的身边,我给她让华子,没想到的是,她抽出一根,然后,将盒子拿走了,反而将她手里的烟给我。

        好家伙,我直呼好家伙。

        摇了摇头,并没有和她一般见识,毕竟,她的服务还是挺不错的。

        “你说钱啊,当然是因为我的表现太好了,组长提前给我的呀。”

        我如实说,并没有隐瞒钱的来源,也不是什么机密。

        “你当我傻吗?还是说以为我好骗?”

        女子抽了一口烟,白了我一眼,她腿上的黑丝已经被撕破。

        当然不是我撕的,是她自己撕的,据说这样更能刺激起来我的兽性。

        我倒是没有这样的感觉。

        也不知道是不是融入其中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皱了皱眉头,看着旁边吞云吐雾的女人询问。

        “嗯?你难道说的是真的?”

        女人瞥了我一眼,神色有些惊讶,似乎是看到我的神色不像开玩笑的样子。

        “当然是真的了,骗你对我来说有什么好处吗?”

        我耸了耸肩膀,有些无语地说道。

        “那就奇怪了。”

        女子狠狠吸了一口烟。

        “怎么说?”

        看到女子的动作,我的心中隐隐有了不安。

        “我在这里几年,从来没有见到过不到月末发提成的,更不要说小组长提前用自己的钱给组员的情况了......”

        女人仰起头,从口中将烟吐了出来,幽幽道。

        我听到她的话,有些不可置信。

        “真的,一个都没有见到过吗?”

        我皱着眉头问女人。

        “我骗你干嘛,对我又没有什么好处。”

        女人耸了耸肩,将我的话原话奉还。

        事情做完后,原本就没有留在这里的兴趣了。

        现在又听到她说这样的事情,就更想离开了。

        “有空还来玩啊......”

        女人对着我的背影喊道,而我却没有心情去回答她。

        不自觉地想起了虎哥和阿斌两人的话,那么相近,是巧合,还是.......

        如果是第二种的话,嘶~

        我的心中涌起了无力感,艹,这种被人支配的感觉,真的是太不爽了。

        关键是却不知道破局之法。

        接下来的几天,我依旧用u盘里的客户资源,几乎是一用一个准。

        也没有什么异常。

        我很自然地认为这自己是多心了,直到这一天的来临,打破了我的幻想......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