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大唐降魔司在线阅读 - 犬神庙 第一百二十四章:上官姐妹的过往

犬神庙 第一百二十四章:上官姐妹的过往

        听到这两个名字,李尚京脸色微微一变。

        而这神情上的变化,也让梁九难和玉琅琊心中一沉。

        这么看来,上官阴没有说话。

        当年,的确有发生他们还不知道的事情,并且这件事情还和司主去了长安城之后,莫名重伤回来有关系!

        一时间,气氛显得有些凝重和死寂。

        李尚京坐在椅子上,双眼微阖,思考良久之后说道:“没想到,这次的事件,竟然拿会和上官玄、上官阴之事有关。原来……她们是水凉村的人吗?”

        梁九难见状,不由问道:“司主,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尚京露出一丝苦笑之色:“石观音之案。”

        话音落,梁九难和玉琅琊瞳孔一缩。

        上官阴提到的石观音之案,竟然真的有!

        但是……为何不曾在扬州城内听过?

        却见李尚京叹了口气,端起一旁的茶杯抿了一口清茶,眼神带着一丝深邃:

        “石观音案,并非是扬州城的案子,所以你们并不知情。”

        “这起案件,是发生在我还没有成为扬州降魔司司主,并且是去长安城降魔司之前的事情。”

        “那个时候,你们也刚刚被我收养不久。”

        “在一次调查当中,我们接到了一个案子,这个案子是在扬州城外的一座深山附近。”

        “因为根据来访报案的人来说,那座深山里有一座观音佛像。观音像在夜间的时候,总是会莫名其妙地发出一阵哭泣之声。”

        “最开始,生活在那座深山里的人,只是会听到哭泣声,也没有察觉到什么问题,只以为是什么山精野怪,便按照村子里惯用的方法,在观音庙多多放上供品。”

        “但很快,就有村民被人发现死在家中,死因的话……是浑身石化而死!”

        “石化?”梁九难一惊:“人……变成了雕像?妖术吗?”

        李尚京苦笑着摇摇头:“不知道。”

        梁九难一惊。

        李尚京叹了口气:“这个案件相当奇怪。所有死去的人从身份、家世、恩怨、信仰等各方面,都完全没有任何的相似之处。”

        “而且,他们被石化是一瞬间的事情。”

        “当时,有不少村民说,有很多被石化的人,都是上一瞬还在和别人交谈,下一刻就突然变成了石雕。整个过程没有丝毫的破绽,也自然就不清楚到底对方是怎么施展手段的。”

        “后来,因为考虑到观音庙内出现了莫名的哭声,我们便选择调查调查那座观音庙。”

        “当天晚上,我们几个降魔司的人便待在寺庙当中。”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们遇到了上官阴。”

        “一番介绍之后,我们才知道,上官阴是观音庙的庙祝。”

        梁九难不由露出一丝疑惑之色:“司主,你确定吗?”

        李尚京点了点头:

        “我当然是确定的。上官阴出现之后,便和我们攀谈,并说这里的观世音菩萨没有什么问题,有问题的是那些村民。说是那些村民自己做了恶事,这才导致连菩萨都看不过去,要降下惩罚。”

        “不过……虽然话是这么说,我们自然也是不可能相信的。”

        “相反,我们反而是注意着这个上官阴。”

        “但上官阴从始至终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行为,而且因为她就在我们面前,也没有施展邪术的可能,在这个期间,石化的情况依旧存在,我们便认为这件事情和上官阴关系不大。”

        “可是不知为何,当我们和村里的人说到上官阴的时候,他们却非常地紧张,也非常害怕,还说那上官阴就是一个妖孽。”

        梁九难不禁反问道:“难道……是因为上官阴和他们有仇怨?”

        李尚京摇摇头:

        “不清楚。”

        “当时在这件事情上的调查,因为没有直接证据表明和上官阴有关,我们自然不可能去抓上官阴。”

        “但是,村民们却一直抗议,说我们不作为。”

        “而且,从他们的话语当中,他们是认识上官阴的,且和上官阴有着一些仇怨。”

        梁九难皱了皱眉:“那……司主当时是怎么处理的呢?”

        李尚京叹了口气,露出一丝苦笑:

        “当时,我只是个跟班而已。”

        “要说处理,也是当时的司主来处理罢了。”

        “他认为,上官阴必然是有什么事情隐瞒着,否则也不会导致全村村民如此激愤。再加上石观音之案,所有人都将罪责套在了上官阴身上。”

        “司主便想着,如果上官阴回到了降魔司,村民们依旧出现这种问题的话,也能变相证明不是上官阴做的。”

        “这样做,不单单可以还上官阴的清白,而且也能让村民们冷静下来,继续配合我们调查。”

        “至于上官阴,自然也不会真的关押起来。”

        “当时你们年纪还小,并不知情。”

        “其实,上官阴在降魔司也住过几天,只不过她性格孤僻,的确也没有出过屋子而已。”

        玉琅琊眉心一动:“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

        “当年,我好像的确听降魔司的同僚说,来了一个古怪的老太太,在自己房间里天天求神拜佛也不出来,说的其实是上官阴!”

        李尚京点点头:“就是她。只不过……上官阴对于我们的做法一开始也十分排斥,而且十分巧合的是,在她回到降魔司之后,那种诅咒真的不见了。”

        “这下子,事情反而不好收场了。”

        “我们虽然确定这老太太并没有用咒术害过人,可是这种巧合,却是村民们不愿意理解的。”

        “因此,我们只能让老太太暂时不要离开扬州城,先在这里待着。否则的话,那些村民一定会伤害她。”

        “同时,我们也做了一些调查。发现这个老太太叫做上官阴,并不是他们村子当中的本地人。”

        “但是,当时的调查,并没有能够查出水凉村和她的关系,反而是查出她有一个姐姐叫上官玄,而且……她们当初都在这次案发地对面的酒楼当中做过工。”

        梁九难和玉琅琊面面相觑。

        这么折腾了一圈,最后又回到了酒楼?

        想到这里,梁九难立刻说道:“司主,我觉得……现在恐怕要派人保护姜家了。姜家为何被如此报复还不知道,但现在已经死了两个儿子。”

        “而且,听上官阴的口气,似乎还不是她动手那么简单!”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