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大唐降魔司在线阅读 - 犬神庙 第一百零五章:老妪之言

犬神庙 第一百零五章:老妪之言

        梁九难和玉琅琊没有立刻回应这个老太太的话,而是带着一丝谨慎地盯着对方。

        从外貌上来看,老太太和一般的老太太没有任何区别。

        然而,在梁九难看来,这满是皱纹的五官上,那双眼显得尤为的深邃,那暗暗盯着自己的眼神,更是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却见老太太缓缓打开了面前的蒸笼,笑声回荡在这阴暗的巷子里:

        “呵呵,两位年轻人难道……不需要吗?”

        “老婆婆我的玲珑糕童叟无欺,味道好,价格低,这天寒地冻地,买两块吃吃,暖暖身子也是好的。”

        这一瞬间,玉琅琊则是将梁九难微微朝后拉了拉,在他耳边低声说道:

        “九难,不对!”

        “玲珑糕上有一股煞气,这不是单纯的下了咒术的糕点那么简单!”

        老太太依旧是笑呵呵,瞳孔里却隐隐透出一丝猩红的光芒:

        “怎么了?两位年轻人……不打算买老婆子我的玲珑糕吗?”

        “唔……那也没关系,但是我有个问题想问问两位年轻人。”

        梁九难和玉琅琊对视一眼,玉琅琊微微站在梁九难身后,指尖已经捏住了一张符咒。梁九难则是微微上前,一只手握住了刀柄。

        “老婆婆,你想问什么呢?”

        老太太依旧是“呵呵”笑了两声,旋即说道:“你们喜欢狗吗?”

        梁九难一愣,旋即点了点头:“还不错,我们降魔司内也会饲养一些小狗,怎么了?”

        老太太点了点头:“看得出……年轻人是喜欢狗的,可是……这个年头,也有很多人不喜欢狗。”

        梁九难想了想,旋即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动物,这一点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老太太又点了点头:“是的,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动物,但是……面对不喜欢的动物,而且……对自己没有什么威胁性的话,将其虐杀又是对还是错呢?”

        梁九难眉心一皱。

        老太太见状,又自顾自地说道:

        “佛家有云,众生平等。”

        “道家有云,因果自然。”

        “若野兽伤你,你不伤之,那是迂腐。”

        “可野兽并未伤你,你却伤之,更是虐之,岂不是自生业障?”

        “既是业障,那这样的人,郎君你认为,是对还是错呢?”

        梁九难双目微阖。

        这老太太的话其实已经相当明显了。

        她所怨恨的人,正是那些会虐杀小狗的人。

        如果将这种心思带入到犬神庙的天狗雕像,同样作为狗,那么传闻中的天狗会发怒,似乎也是合情合理。

        但是……

        “老人家,虐杀动物的人,不论是什么,都是有错。”

        “但是……刚才买了你玲珑糕的人,为何会突然变成可怕的猛兽呢?”

        “而且,我和琅琊姐扪心自问,也从来没做过什么虐杀生灵的事情,那个变成猛兽的人,又为何会要伤我们两个?”

        “这样的言行,不是和老太太你的理念背道而驰了吗?”

        老太太的笑声依旧阴沉,喃喃道:

        “那些人要杀生,可不是因为老太婆我的玲珑糕,而是因为……他们自己心中的恶念。”

        “恶念这种东西,只需要一个出口,就会无限倍地放大。”

        “至于他们会在恶念下做出什么,那是他们自己的问题,与我无关。”

        说着,老太太直接切出了两块玲珑糕,递给了梁九难和玉琅琊:“两位……尝尝?”

        梁九难皱了皱眉,旋即从口袋里取出了几个铜板放在了桌上,而后从老太太手中接过了玲珑糕。

        “九难……”玉琅琊拽了拽梁九难的衣袖。

        梁九难却道:“琅琊姐,我心中有数,先走吧。”

        说着,梁九难看向老太太:“老人家,你是每天晚上都在这里摆摊吗?”

        老太太笑呵呵地说道:“是啊,每天晚上都是如此,毕竟……天狗大神也喜欢吃老太婆我做的玲珑糕呢。”

        梁九难沉思片刻,旋即点了点头,拉着玉琅琊转身离开。

        两人来到巷子口,梁九难再转身看去,却见那深邃的巷子内似乎已经不见了灯火,只变成了一条普通的巷子。

        “九难,你到底发现什么了?”玉琅琊疑惑地问道。

        梁九难沉声道:

        “首先,从老太太的言行来看,她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玲珑糕没问题。”

        “真正有问题的,是买玲珑糕的人。”

        “这玲珑糕里是带着煞气的,但是按照那老太太自己的说法,如果不是心怀恶念的人,就不会被玲珑糕内的煞气所影响,那对于那些没有恶念的人来说,玲珑糕……应该就是一块普通的糕点?”

        玉琅琊眉心一皱:“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也不能全信这老太太的话啊。”

        梁九难笑道:“的确,所以我现在有两个想法需要验证一下。琅琊姐,你跟我来。”

        说着,梁九难将一块玲珑糕放在了玉琅琊的手中,而后捧着另外一块,来到了知言死去的位置。

        这里的血迹还没有完全清理干净,看上去十分惨烈。

        梁九难又转过头看了看,发现依旧陆陆续续有人进入巷子当中,应该是购买玲珑糕的顾客。

        旋即,梁九难推开了眼前这荒废的酒楼大门。

        “吱嘎……”

        木门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如同生锈的锯子不断切割着木条一样。

        映入眼帘的,是和早上来此时,没有任何区别的荒废酒楼。

        “九难,我们这是……”玉琅琊刚刚踏入其中,却骤然瞳孔一缩,眼中满是惊骇之色地看着四周的一切。

        瞬间,玉琅琊下意识地捂住口鼻,表情带着一种反胃的感觉。

        梁九难眉心一跳:“琅琊姐,你怎么了?”

        玉琅琊摆了摆手,表情难掩震惊:

        “我……我在这酒楼里感觉到了冲天的煞气!怎么会这样,白天来这里的时候,明明一切正常的!”

        梁九难也是一脸凝重地点了点头:“看来,我想的没错。既然案发时间都是在晚上,那么只有到了晚上,这里的问题才会凸显出来!”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