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大唐降魔司在线阅读 - 犬神庙 第一百零一章:调查

犬神庙 第一百零一章:调查

        梁九难和玉琅琊对视了一眼。

        这种情况,最大的可能应该就是那头不知名的猛兽,将知言的尸体拖过去的。但是拖到另外一个方向的意义在哪里呢?

        念及至此,梁九难说道:“能不能让我见一见三少爷,我想要看看他的具体情况。”

        姜家老爷自然不会拒绝,立刻招呼丫鬟仆人去开门。

        谁知,刚一开门,那姜家三少爷便疯了一样的冲了出来,直接推开了两边开门的仆人,朝着姜家老爷猛冲了过去。

        梁九难和玉琅琊立刻甩出一条绳索,将三少爷缠绕的顷刻,直接固定在了一旁的柱子上。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三少爷恶狠狠地盯着梁九难和玉琅琊。

        那架势,仿佛要将两人生吞活剥。

        “力气还不小!”

        梁九难皱了皱眉,走到了三少爷的面前细细检查。

        他发现,三少爷的双目红得可怕,而且脸上有很多凸起的血管和青筋。

        那种张牙舞爪的样子,简直就和要吃人的猛兽没什么区别。

        这种情况下,要问什么自然是做不到了。

        梁九难不由地看向了姜家老爷:“他脸上的这些症状,是从不吃玲珑糕之后开始出现的吗?”

        姜家老爷连连点头:“哦对了,他还不肯喝水。”

        “不肯喝水?”梁九难沉声道:“不知道……是否方便拿一杯水给我。”

        姜家老爷连忙安排仆人去准备。

        很快,仆人将一杯清水递给了梁九难。

        梁九难仅仅是将清水放到了三少爷面前,对方就忽然露出十分惊恐的表情,整个人都开始扭曲抽搐起来。

        “还真怕水……”玉琅琊不由道:“九难,这种情况,很像是恐水症啊。”

        梁九难点点头,又取出一张符咒贴在了三少爷眉心之上。

        然而,三少爷却不见半点反应,只是恐惧地看着梁九难手中的那杯水。

        “果然,体内没有邪祟。”梁九难摇了摇头:“真的是恐水症。”

        “恐水症,那是什么?”姜家老爷不由问道。

        “就是疯狗病。”玉琅琊解释道:“一般来说,如果被一些猫狗之类的动物咬伤、抓伤的话,会有一定概率得这种病症。”

        “这种病症最典型的一个症状,就是怕水。”

        “而且……致死率非常高。”

        大少爷和二少爷面面相觑:“你们的意思是,这件事情和玲珑糕无关?”

        梁九难摇摇头:“这个还不好说。一般来说,恐水症的患者应该已经不具备这么清楚的说话能力。”

        “但是,你们家三少爷还是可以的,而且心心念念的就是玲珑糕。”

        “我估摸着,这件事情还是和玲珑糕有关的。”

        “这样吧,姜老爷,你现在立刻去一趟降魔司,找司主大人,跟他说明这里的情况。”

        “让降魔司派一些大夫过来,看看能不能先稳住三少爷的问题。”

        姜老爷连连点头,立刻叫了马车去做这件事情。

        梁九难和玉琅琊也没有立刻离开,直到一盏茶的功夫之后,降魔司的大夫来了之后,又对三少爷进行了检查。

        “九难,琅琊。”大夫点了点头:“你们猜测得没错,这的确是恐水症,但是和传统意义上的恐水症又不太一样。”

        “三少爷体内似乎还有一些毒性和蛊术的残存,这些病症需要慢慢医治和调理,不是一天两天可以恢复的事情。”

        “我的意见,还是将其带回到降魔司,慢慢调养。”

        “一来,那里的大夫多,治疗三少爷更稳妥一些。”

        “二来,三少爷目前的症状,很容易伤人。而受伤的人,恐怕也会具备传染性。”

        “所以,在这件事情上来说,留在这里治疗不合适。不仅如此,被三少爷弄伤的丫鬟仆人,也要带回去一起治疗才可以。”

        姜家老爷听得连连点头,哪里敢说半个不字。

        随着一辆辆马车将人全部送去降魔司之后,梁九难看向大少爷和二少爷:“劳烦两位给我们带个路,我们要去卖玲珑糕的那条巷子看看。”

        这两位少爷虽然也算是纨绔,倒是也分得清轻重,当即也没有拒绝。

        很快,他们来到了东市。

        “就是这里了。”大少爷指了指眼前这条狭窄的巷子,解释道:“巷子尽头,就是卖玲珑糕的地方。”

        说着,大少爷又转身指了指斜对面:“那里就是发现知言的地方。”

        梁九难回头看去,大少爷指着的地方,哪怕是他要走过去,也需要花上数十个呼吸的功夫。

        所以,在几乎一击毙命的情况下,知言的确不可能自己过去。

        更不用说,那里看上去就是一个有些破败的废弃小楼。

        “那里……原本是做什么的?”梁九难问道。

        大少爷摇了摇头:“听说以前是一座庙,后来荒废了之后,又做了酒楼,再后来不知为何,那酒楼似乎因为什么原因倒闭了。从此以后,那里就成了一栋破楼了。”

        梁九难点了点头,让两位少爷在门口等候之后,便和玉琅琊一前一后进入了眼前的窄巷子当中。

        “这巷子的确够黑的,从外面看,怎么没有这样的感觉?”玉琅琊不由说道:“而且……通过望气术来看,这里的煞气很惊人!”

        前面的梁九难也是隐隐有一种莫名的不舒适感,当即问道:“琅琊姐,是不是有什么冤魂厉鬼的存在?”

        “不好说。”玉琅琊不禁说道:“因为我没有看到任何魑魅魍魉,但是这里的煞气就是很惊人。而且……还是从地里头散出来的。”

        “如果真的有什么,估计要将这里翻个底朝天,才能够大概清楚了。”

        很快,两人来到了巷子尽头。

        这里并没有出现卖玲珑糕的老太太。

        “怪事……怪事……”梁九难眉心一皱:“这条巷子,比我在知言的记忆当中所看到的,似乎……要短了不少!”

        “短了?”玉琅琊眨了眨眼睛,而后轻轻敲了敲尽头处的墙壁:“可是,听这声音,这墙壁应该也不是空心的。会不会是因为知言和你的身板差距太大,让你有了这种错觉。”

        “不会。”梁九难笃定道:“不仅仅巷子短了,而且……如果这里真的有一个老太太每天都在这里卖玲珑糕的话,地上怎么一点车轱辘的印记都没有呢?”

        “或许……我们现在来的不是时候,得等到晚上来一探究竟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