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大唐降魔司在线阅读 - 犬神庙 第一百章:调查姜家

犬神庙 第一百章:调查姜家

        一切也正如梁九难所预料的那样,姜家对于降魔司的造访,并没有任何阻拦。

        但对于降魔司的离开,姜家老爷甚至表现得十分热情,这不免让梁九难感觉有些意外了。

        “两位大人,知言的事情,我已经知晓了。”

        “我也没想到……竟然会出这种差错!”

        “原本以为就是猛兽伤人,如今却演变成了降魔司主理的案件,这……唉!”

        一声沉沉的叹息,却让梁九难察觉到了一丝不一样的意味。

        他看着过于热情的姜家老爷,旋即说道:

        “姜老爷,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既然降魔司已经确定接手此案,和此案相关的事情,必然是会处理妥当的。”

        姜家老爷露出一丝苦笑:“既如此……请跟我来。”

        梁九难和玉琅琊对视一眼,眼中均是露出一丝疑惑之色。

        但他们还是跟着姜家老爷进入了内院之中。

        此时,还不等前往某个具体的房间,便看见一些丫鬟仆人神色匆匆的。

        还有个别几个,手腕上甚至受了伤,正匆匆忙忙要去包扎伤口。

        紧接着:

        “滚!你们都给我滚!”

        “没有玲珑糕,你们全都给我滚!”

        一声暴躁癫狂的咆哮声,伴随着一些瓷器、桌椅碎裂的声响,还有丫鬟仆人的尖叫声,弄得内院之中不得安宁。

        很快,两名长相和姜家老爷酷似的年轻人跑了过来,眼中还带着一丝惊慌之色。

        “爹,这样下去不行啊,老三这一天到晚的吵吵,吵得我头都疼!”

        “就是啊!那什么玲珑糕,他要就买给他喽,我们姜家又不是买不起!”

        姜家老爷顿时气得连连咳嗽。

        一旁,梁九难不由地咧了咧嘴巴,玉琅琊也是翻了个白眼。

        不用说,这两人应该就是名声在外的姜家三个纨绔之二了。

        而且,看他们刚才的措辞,房间里正在发狂要玲珑糕的,应该就是老三了。

        不过……也不愧是纨绔啊,彼此之间的感情似乎也很淡薄,弟弟出了这样的事情,大哥二哥却只是嫌三弟吵闹,却没有任何担心。

        姜家老爷气得大骂:“你们两个不孝子,里头的可是你们的亲弟弟,你们就这个态度!”

        二少爷撇了撇嘴:“那我们能怎么办?当初知道他偷偷摸摸要去买玲珑糕,我们就劝过,让他不要去,是他自己偏偏要去买的,怪我吗?”

        梁九难眉心一动,却立刻听出了这话当中不同的意思,当即看向了这位二少爷,眼神锐利:“二少爷,你刚才说……你们劝过?言下之意,你和你大哥,其实都知道玲珑糕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们也吃过?”

        两位少爷不由一愣。

        二少爷眉心一皱:“你们是谁,我凭什么要告诉你们!”

        “放肆!”姜家老爷气的脸色涨红:“这两位是降魔司来的降魔卫,来调查玲珑糕的事情,还有知言的事情的!”

        “你们如果知道什么,赶紧说!”

        幸好,姜家少爷虽然纨绔,但还算是拎得清的。

        两名少爷对视了一眼,最终是二少爷开口道:

        “先前,我们兄弟三个在东市那边的赌坊赌博的时候,机缘巧合,听赌坊里的人说起过玲珑糕。”

        “他们的意思里,是他们那边有小厮偶然也在晚上遇到了一个老太婆,然后买了玲珑糕就是想充饥的。”

        “结果没想到,这玲珑糕味道特别好。从那之后,这个小厮便经常去买。”

        “经常?”梁九难眉心一皱:“那么……仆人知言,是第几次去买的?”

        二少爷想了想:

        “我估计……应该就这一次吧。”

        “以前都是老三自己去买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前两天突然让知言去买了。”

        玉琅琊又问道:“既如此,那个赌坊的小厮去购买玲珑糕,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吗?”

        二少爷摇了摇头:

        “当然是没有的。而且每一次去买了玲珑糕回来之后,他都会特别兴奋。”

        “但很快,我们就感觉不太对劲了。他的脸色很奇怪。”

        “就像是……吃了五石散的那种感觉。”

        梁九难和玉琅琊一愣。

        二少爷感受到姜家老爷杀人一样的目光,连连摆手:

        “爹,我没有用过五石散,你不用这么看我,什么东西能玩什么东西不能玩,我还是分得清楚的。”

        “只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啊,那个德行还是能看得出来的。”

        梁九难轻咳了一声:“你请继续说。”

        二少爷点点头:

        “当时我和大哥就觉得,这玲珑糕不是什么好东西,哪有糕点吃着会让人上瘾的。”

        “但是老三这性子……我和老大也是警告过的,他不听,我们也没办法。”

        一旁,玉琅琊不由问道:“既如此,三少爷是怎么知道卖玲珑糕的地址的?”

        此时,一直没开口的大少爷解释道:

        “赌坊那种地方,图新鲜的人一大把。”

        “要问出地址并不困难。”

        “从最开始老三他一个人偷偷摸摸地要出去买玲珑糕,我们就觉得不太对劲了。”

        “但是从他白天的反应来看,似乎又和赌坊那些小厮不太一样,我们一时间也吃不准。”

        “如果那赌坊小厮的鬼样子,不是因为玲珑糕导致的,我和老二贸然开口,估计还要被爹骂。”

        “谁想到,就因为知言的一去不回,他第二天就开始暴躁,紧接着就开始疯疯癫癫的了。”

        “我们这才确定,玲珑糕是真的有问题。”

        二少爷附和道:

        “不过……说到知言,有件事情我先前没来得及说,现在正好告诉你们。”

        “知言死去的地方,可不是卖玲珑糕的地方。”

        此言一出,梁九难眉心一皱。

        因为根据知言死去时的地点来看的话,他的确在买了玲珑糕刚刚离开巷子的时候就遇到了袭击。

        “我的意思是,最后司法参军发现知言尸体的地方!”二少爷补充道:“玲珑糕的贩卖地点我是知道的,就在一条小巷子里。”

        “但是……最后司法参军发现知言的地方,已经是在那条巷子斜对面了。”

        “听司法参军说,知言是被一口咬到了脖子,当场毙命的,那没道理死掉的人还能跑那么远的路吧。”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