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大唐降魔司在线阅读 - 箜篌怨 第八十二章:破绽

箜篌怨 第八十二章:破绽

        “不对劲?”玉琅琊愣住了:“怎么叫不对劲了呢?盛大人亲口承认的,司主的好友梧桐子道长也是人证。”

        梁九难看向玉琅琊,眉心一皱:

        “琅琊姐,你仔细想想,盛大人口口声声,自己之所以要以诅咒害自己的儿子,是因为他认为盛宇鸿会给盛家带来灭顶之灾。”

        “所以,为了自己的仕途,为了家族的名望,他才会这么做。”

        “他利用玉玲珑,则是想要以玉玲珑的复仇之心,替自己杀死不喜欢的盛夫人。如此一来,也算是可以将他自己心爱的女人扶上位来。”

        “但是……陆家和顾家呢?”

        “这两个家族乃是江南门阀,和盛家应该说没有太多的交集。”

        “根据先前的调查,无非就是几个门阀世家的纨绔子弟都聚在一起寻欢作乐罢了。”

        “所以,陆夫人和顾夫人为何要死?”

        “这……”玉琅琊有些懵了。

        她思虑片刻之后说道:“以诅咒杀死盛夫人的是玉玲珑,那么……陆夫人和顾夫人或许也是因为相同的原因呢?”

        梁九难摇摇头:“但是,玉玲珑先前的证词当中,只是说毁了她容貌的是盛宇鸿,可没有提到陆家和顾家。”

        “再者说,就算真的是纨绔子弟一起造的孽,但为何到了现在,没看到陆家和顾家有什么动静,而且两个家族的儿子也都活得好好的,却偏偏是他们的家族主母死了呢?”

        听到这里,玉琅琊也不由地皱起眉头,感觉到一丝不对劲了。

        “而且,我还在想另外一个问题。”梁九难疑惑道:“试想一下,盛大人本身是有八品修为的,虽然不算高,但是要杀死一个没有修为的盛夫人,或者在背地里诅咒自己的儿子,应该是非常简单的事情。”

        “这件事情,他为何要假手于玉玲珑?”

        “他可以诅咒儿子,就有能力诅咒自己的妻子。”

        “将玉玲珑拖下水,不是等于白白增加变数?”

        玉琅琊一愣,顿时停在原地。

        是了!

        看上去,一切合情合理,可是盛大人既然已经动手了,又何必再假手于人。

        更何况,站在盛大人的角度上来说,他是怨恨盛夫人以及盛宇鸿这个嫡子的。

        要么,应该是连诅咒盛宇鸿的事情也交给玉玲珑。

        要么,就应该是自己动手来解决盛夫人。

        “并且……在这件事情,我觉得还有另外一个问题。”梁九难说道:“如果说,当时玉玲珑见到的长生天,是盛大人伪装的。”

        “盛大人怎么会知道用山鬼诅咒这么冷门的方法。”

        “而且,借助旁门左道的力量,来让自己拥有神性的力量,这的确是长生天的惯用伎俩。”

        “先前的杨家姐妹化身鬼子母神也是,后来的裴老夫人化身残生娘娘,包括这一次玉玲珑化身山鬼,其实在手段上来说还是挺相似的。”

        “并且最重要的是……盛大人仅仅只是为了杀死自己的儿子和妻子,为何要和长生天合作?”

        “这件事情……需要让长生天介入吗?”

        听完梁九难的分析,玉琅琊坐在一旁的长廊上陷入沉默。

        片刻之后,玉琅琊抬头看向梁九难:

        “九难,你的意思是……盛大人……或许只是顶罪?”

        “可是,他顶罪,那不是说……”

        一瞬间,玉琅琊瞳孔一缩:“所以,你在怀疑盛宇山?的确,你先前也试探过他!”

        梁九难点点头:“原先,我对盛宇山已经没有什么怀疑,但是盛大人如此干脆利落地承认了罪行,但按照他的身份,这些手段却前后矛盾、错漏百出的话,很难不让人想象,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隐情。”

        玉琅琊见状,立刻起身。

        梁九难吓了一跳,立刻抓住她的胳膊:“琅琊姐,你要做什么?”

        玉琅琊理所当然地说道:“当然再去一趟盛家啊!”

        梁九难苦笑着摇摇头:

        “不行。我们刚刚确定凶手是盛大人!”

        “盛夫人也已经死了。”

        “如果这时候去,又要将盛宇山带回来,对于降魔司来说,压力就太大了。”

        “而且,这样做也会彻底得罪和盛大人有关的那些官场之人。”

        “假设盛宇山最后是无辜的,我们这么贸然行事,连司主也保护不了我们。”

        “如果盛宇山的确有问题,现在盛宇鸿已经废了,盛夫人也死了,盛大人也顶了罪,正是他最得意的时候,也是最容易出现破绽的时候。”

        “这样,我们今天夜里去一趟盛家,悄悄探一探他的虚实。”

        玉琅琊想了想,倒也是这个道理,便同意了。

        至于盛大人这边,在审讯的过程当中,李尚京也逐渐发现了问题。

        最后,看着一份漏洞百出的口供,李尚京先让人将盛大人关押在了刑狱司当中,一个人坐在那里头疼。

        “怪事……真是怪事……”

        李尚京看了看这份口供之后,双眼微阖,心思复杂。

        在盛大人开始交代前因后果的时候,李尚京就看出问题了。

        而梁九难所推测出的问题,李尚京在后续的思考当中也是想了个七七八八。

        但是,李尚京却觉得,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因为对于七品的录事参军来说,如果是发现盛宇山害人,想要保住家族,保住自己的儿子,要用一些官场上的手段来进行维护的话,其实没有那么困难。

        毕竟,单单从证据上来说,如果没有了盛大人这份口供,要将盛大人抓起来都是有些困难的。

        “盛宇山可能是罪魁?”李尚京揉了揉眉心喃喃道:“但为何,我总觉得漏掉了一个人。”

        李尚京的思考,梁九难和玉琅琊并不清楚。

        当天深夜,他们便悄然来到了盛家。

        此时的盛家,因为接二连三的问题,也显得有些冷清。

        梁九难和玉琅琊轻轻松松翻过了城墙之后,却发现整个盛家的外院,竟然没有一个巡夜的仆人。

        整个家宅,在此时安静得让人觉得有些恐怖。

        很快,他们两人匆匆迈过了外院,来到内院之中。

        先前和盛大人争斗的废墟,还没有收拾。

        其余的宅子,更是黑灯瞎火。

        唯独盛宇山的房间,灯火通明。

        隐隐的,可以从窗户看到盛宇山似乎正在做些什么,人影不断在烛光之中来回走动。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