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大唐降魔司在线阅读 - 箜篌怨 第六十九章:散魂

箜篌怨 第六十九章:散魂

        让梁九难有些惊诧的是,眼前的玉玲珑,脸上的疤痕几乎已经消失了。

        一张脸,不说倾国倾城,但也的确担得起花魁绝色四个字了。

        此时,这个在两个多月前还是一个普通女人的玉玲珑,双手凝聚的黑气却无比迅猛。

        那黑气化作两把黑气长剑,和玉琅琊杨影缠斗在一起。

        杨影擅弓,在和玉玲珑拉开距离之后,便迅速张弓搭箭,玄铁箭矢如同流光一般疾射而出,一时间震得四周轰鸣不已。

        玉琅琊双手结印,周身瞬间飘飞出十数张符咒。

        每一张符咒在一阵扭曲之后,就化作一只红色的醒狮,朝着玉玲珑扑了过去!

        一时间,醒狮幻身加上流光箭矢,将玉玲珑打得节节后退。

        弥漫的烟尘之中,玉玲珑表情狰狞,怒吼道:

        “你们是降魔司的人!”

        “我的事情不用你们来管!给我滚!”

        刹那,玉玲珑双手一拍,黑气化作一道道晦涩的咒文飘浮在半空之中。

        紧接着,咒文转变成一张张狰狞的鬼脸,这些鬼脸皆是半张美人、半张白骨,朝着血色醒狮和流光箭矢扑了过去。

        “砰!”

        “砰!”

        “砰!”

        一阵激烈的碰撞之中,双方的招式互相碰撞而消失。

        一旁,一直没有加入战局的梁九难微眯着双眼,细细衡量着玉玲珑的实力。

        杨影的实力,大概在八品武者入门的级别。

        自己的义姐玉玲珑,作为八品术者,实力大概比杨影略高一筹。

        此时,杨影和玉玲珑都还是试探和缠斗,所以招式的威能略做了控制。

        玉玲珑却似乎已经用出了全力,应对之间更是没有什么修行人的经验,和先前以流珠来增幅自身实力的裴氏十分相似。

        “长生天吗?”

        梁九难脸色一沉,提元纵气之下,身如雷光一般,猛地来到了玉玲珑的身后。

        “嗯?还有人?”玉玲珑脸色一变,看向梁九难的顷刻,眼神狰狞,手中的长剑如同长枪一般被投掷而出,猛地刺向了梁九难的心口。

        梁九难不退反进,雷光环绕在双臂之上,猛地朝着那长剑砸了过去。

        “啪!”

        黑气所凝聚而成的长剑,顿时被雷光砸断。

        下一刻:

        “玉玲珑,束手就擒!”梁九难怒吼一声,屈指一握,雷光便如蛛网一般四散而起,在玉玲珑肩膀处重重炸开。

        一阵凄厉惨叫声下,玉玲珑的身体从半空重重坠落下来。

        她满脸怨恨地看着梁九难,冷哼一声,手臂一扬,身化黑气顿时消失。

        “追!”杨影刚要冲上前去,却被梁九难拦住。

        “不着急。”梁九难说道:“玉玲珑的父亲,已经被玉玲珑所杀。对于玉玲珑来说,造成他不幸的根源,已经被自己手刃。”

        “这种情况下,玉玲珑还会回来,要么是因为自己的娘亲,要么就是还有其它的目的。”

        “只要她还会回来,我们就不必追击。”

        “这青灵山地势陡峭得很,哪怕是我们进去,恐怕也多有不便,还不如守株待兔更好。”

        杨影皱了皱眉,最终还是同意了梁九难的建议。

        一旁,玉琅琊不禁问道:“九难,你搜查玉玲珑父亲的魂魄,查得怎么样了。”

        梁九难露出一丝古怪之色:“怎么说呢,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故意为之,盛家那位嫡子盛宇鸿,倒是和这件事情牵扯的程度,比我想象中要深。”

        当即,梁九难便将事情经过告知了两人。

        玉琅琊先是看了看四周,却见不远处那些村民,一个个从门缝里探出了脑袋。在和玉琅琊眼神对视的那一刻,又纷纷躲入了屋子当中。

        “所以,导致玉玲珑父亲欠了一大堆赌债,变相的又导致玉玲珑被卖掉的,实际上就是盛宇鸿?”杨影眉心一皱:“既如此,玉玲珑应该恨透了盛宇鸿才对,可为何死掉的是盛夫人,而不是盛宇鸿?”

        玉琅琊也是疑惑道:“更何况,从刚才交手来看,玉玲珑的修为虽然不算高,但是要杀死一个盛宇鸿,恐怕也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她完全没必要,用这种天天上山下山拜山鬼的方法,来诅咒盛宇鸿变成山精。”

        “不仅不能报仇,而且这个诅咒还容易被解除。”

        梁九难摇摇头:“我再用招魂术看看吧。”

        旋即,三人同时进屋,并锁好了门窗之后,梁九难径直又走向了那具白骨。

        当再一次使用《文曲招魂术》的时候,意识却再也无法进入,这让梁九难眉心一沉。

        “九难,怎么了?莫非……术法失效了?”玉琅琊不禁问道。

        梁九难摇了摇头:“不像是术法失效,倒更像是……此人的魂魄已经彻底消失,魂飞魄散了!”

        此言一出,玉琅琊和杨影皆是一愣。

        “怎么会呢?就这么短的功夫,怎么就刚刚好散魂了?”杨影很不解。

        玉琅琊眉心一动:“或许……玉玲珑会这么着急地赶回来,就是因为他父亲的魂魄里,有一些记忆是不想让我们知道的?”

        “毕竟,刚才我和杨影刚刚将她的娘亲关到另外一个房间之后,玉玲珑就冲过来了,不由分说便立刻对我们动手。”

        杨影点点头附和道:“而且,她一眼认出了我们是降魔司,并且好像知道我们过来的原因是什么。”

        梁九难略作思索,便提议道:“既然如此,就问一问她的母亲,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旋即,三人来到了另外一处房间。

        此时,仿佛是知道玉玲珑已经回来过一样,徐母的表情看上去无比惊恐,一个人蜷缩在角落里,眼神有些痴傻惊慌地看着四周。

        “你刚才拼命阻拦,是不想让我们看到你的丈夫已经被玉玲珑杀死了,是吗?”梁九难沉声问道:“我们三个降魔司的人在此,你不会有性命之忧。”

        “但是,玉玲珑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需要你一五一十的交代清楚!”

        “如果你不能说清楚的话,我们也只能将你带回到扬州城降魔司,下狱之后再行审问!”

        徐母浑身颤抖地抬起头,带着一丝绝望之色地看着三人,喃喃道:

        “没用的,别说我了,就是你们,还有整个村子的人,谁也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