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大唐降魔司在线阅读 - 箜篌怨 第六十八章:玉玲珑

箜篌怨 第六十八章:玉玲珑

        梁九难三人,没有在大婶家多做停留。

        他们很快就来到了村落尽头的徐家。

        梁九难估摸着,如果按照时间来推算的话,这个时候的玉玲珑应该还没有回来,当即便敲了敲门。

        片刻后:

        “吱嘎……”

        随着屋子大门缓缓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看上去形同枯槁的妇人。

        这妇人脸色苍白,双眼泛黄,一身的精气神仿佛已经被消磨殆尽。

        “你们……你们是谁?”妇人有气无力地问道。

        梁九难见状,不禁道:“娘子是否……是玉玲珑的娘亲?”

        对方浑身一颤,顿时面露惊恐:“不,我错了!你们不要再来找我了!”

        顷刻间,徐母便要将门关上。

        杨影眼疾手快,手中的弓箭顿时挡住了门缝。

        对方眼见无法关上房门,表情惊恐,便索性不管不顾地冲入了房间当中。

        梁九难三人对视一眼,纷纷推开大门之后,扑鼻而来的却是一股尸臭味。

        “嗯?”

        三人神情一变,当下也顾不得什么,便匆匆闯入其卧房。

        定睛一看,却见床榻之上有着一具骷髅!

        徐母便瘫坐在一旁,崩溃一般地大哭着。

        玉琅琊连忙上前检查,片刻之后凝声道:“根据骨骼的尺寸来看,这应该是成年男子的尸骨!难道……”

        梁九难立刻看向了对方:“快说,玉玲珑去了什么地方,这人是不是你的相公,玉玲珑的父亲!”

        徐母崩溃一般地点了点头,哭喊声又大了几分。

        这让梁九难不由一阵头疼。

        徐母这个样子,显然受了刺激不轻,短时间应该问不出什么。

        当即,梁九难便让杨影和玉琅琊,先将徐母关到另外一个房间。

        同时,梁九难看向床上的尸骨,施展了《文曲招魂术》。

        一时间,星光璀璨,梁九难进入到徐父的意识当中。

        随着一阵天旋地转之后,映入眼帘的,依旧是这座小屋。

        此时的房子里,只有徐父和徐母两人。

        徐母的脸上还有着些许的淤青,似乎是刚刚被殴打过一般,正小心翼翼地吃着饭。

        徐父的双眼却满是血丝,仿佛是一整晚都没睡好一样。

        突然,他将碗筷重重地摔在了桌上。

        徐母本能地站了起来,呼吸也不由得急促起来。

        “这饭菜怎么这么难吃!就让你做点吃的,你也这么无能吗?”徐父歇斯底里地怒吼起来。

        梁九难见状,缓缓摇头。

        徐父这种状态,显然就是已经赌到山穷水尽之后,整个人已经开始犯癔症了。

        而到了这一步的人,已经不能算是人了,基本用畜生来形容也不为过。

        果然,徐父又一把揪住徐母的头发,开始重重地殴打起来。

        桌椅尽皆被扔到一旁,碗筷也是碎了一地,徐母在徐父的殴打下,只能不断哭喊着求饶。徐父却似乎要将赌博输掉的不满全部发泄出来,动手不说,更是疯魔一般的开口:

        “到底为什么会是小!”

        “最后一把,明明应该是大的才对!”

        “一定是你!一定是你这个臭女人,坏了我的运气!”

        “你把我的运气还回来!”

        就在这时,密闭的屋子里却传来一阵森冷的笑声:“你果然还和之前一样,下作得令人作呕!”

        徐父猛地抬起头,血红的双眼怒视着四周:“什么东西,给我滚出来!”

        紧接着,房屋之中骤然掀起一阵阴风。

        徐父猝不及防,便被阴风重重掀了出去,一下子撞碎了不远处的柜子。

        徐母惊恐地惨叫不已,四肢并用地连忙朝着一个角落跑去。

        再然后,一道身上染血的身影,就凭空出现在了屋子当中。

        定睛一看,是一个脸上有疤的女子。

        这女子的衣裙上,还沾染着点点血迹。

        若是这张脸没有被毁的话,此女定然也是一个倾国倾城的姿色。

        见到此女,梁九难心中一定。

        看来……徐家丫头是玉玲珑无疑了。

        那么,玉玲珑从离开林秀坊,到回到了青灵村的这段时间里,必然是发生了什么,以至于她脸上的疤痕出现了部分的愈合。

        此时,徐父和徐母似乎也认出了玉玲珑。

        “女……女儿,是你吗?”徐母最先开口了。

        玉玲珑缓缓转过身,看着只知道蜷缩在角落里的女人,眼中没有一丝温情之色:

        “嗯,是我,我从林秀坊回来了。”

        “家中,还真是和往日没什么区别啊……”

        此时的玉玲珑浑身散发着黑气,最特殊的,则是其眉心的怪异印记。

        那是……一个十分怪异的玉如意的图案。

        玉玲珑转而看向了徐父,表情森冷,掌心的黑气凝聚之下,直接化作一道圆环,掐住了他的脖子!

        徐父被猛地提到了空中,因为赌博输掉的疯癫,在生死面前也总算有了一丝清醒。

        他惊恐得连连挣扎,仿佛想要解释什么。

        “将我卖到林秀坊,然后用卖我的钱,又去赌得一干二净?”玉玲珑冷冷一笑:

        “说起来,我和你之间的孽缘,还真是理都理不清啊!”

        “你知不知道,你在赌坊一直输钱,被人做局的幕后之人,是盛家的嫡子盛宇鸿?”

        “而这位盛宇鸿,又是喝醉了之后划伤我脸颊的罪魁祸首!”

        说着,玉玲珑一步一步走到了徐父的面前,缓缓抬起头,表情玩味地笑道:

        “其实……我还挺感谢他的。”

        “盛宇鸿不是什么好人,却让我有机会认识了长生天的人,还让我有机会修炼了这样的秘法,更是让我可以肆无忌惮地离开林秀坊那种鬼地方!”

        “哈哈哈哈……”

        “而且,他还将你的身家性命,都骗了个精光!”

        “不得不说,这个盛家的纨绔子,的的确确是有些本事的!”

        只见玉玲珑手一落,徐父便狼狈地摔在了地上。

        同时,却见玉玲珑手一招,床榻上竟骤然生出了一大堆的碎银子!

        这白花花的银子,顿时看得徐父眼睛都直了。

        玉玲珑勾起一丝玩味的笑容:

        “想要这些银子吗?”

        “那就……给我办件事情!”

        梁九难眉心一动。

        这银子……为何隐隐看上去透着一丝血光?

        若说是用术法变出的银子,断然不会如此。

        除非……

        正当梁九难想要继续查探时,整个记忆世界却突然出现一片震荡。

        耳边,传来了一阵惊动之声。

        不好!

        梁九难当即撤去了术法,却见玉琅琊和杨影,已经在庭院之中和满身黑气的玉玲珑鏖战在了一起!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