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大唐降魔司在线阅读 - 箜篌怨 第六十五章:雷同的咒杀

箜篌怨 第六十五章:雷同的咒杀

        李尚京和梁九难对视了一眼,李尚京眉头一蹙:

        “素雪,你刚才说……玉玲珑之事太过邪乎,所以你才不敢言明。”

        “但是,你说到现在,不过只是玉玲珑运气好了一些,成功逃出了小厮的追捕,离开了林秀坊罢了。”

        “这和邪乎有什么关系,又为何让你如此忌惮,甚至不敢开口。”

        “而且,她既然是偷跑出去的,你又为何会知道,她会前往青灵山。”

        “一个逃跑的人,应当不会大张旗鼓地告知别人,自己的目的地才对。”

        素雪却是苦笑:

        “李大人,你着实误会我的意思了。”

        “我说的是逃跑,可不是偷跑啊……”

        闻言,李尚京和梁九难不由一愣。

        李尚京眉心一蹙:“她是……正大光明跑的?”

        素雪点了点头,眉宇之中掠过一丝恐惧之色:

        “那天晚上,诗宴被打断之后,盛夫人第二天就带着很多重礼,来林秀坊找了林妈妈。”

        “一方面,是为了让林妈妈谨言慎行,不要让我们这些丫头,对达官权贵说一些不合时宜的话。”

        “另一方面,盛夫人也是希望可以借着林妈妈这条线,找到诗宴上的人,一个个赔礼周旋。”

        “林妈妈同意之后,连着忙了三天时间。”

        “直到第四日,她方才想起,先前让大夫来给玉玲珑诊治以后,玉玲珑就没有离开过房间。”

        “她想进门,一开始却被玉玲珑拦着。”

        “后来,妈妈生气了,便要强行破门的时候,她反倒是自己出来了。”

        说到这里,素雪仿佛是回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脸色煞白,整个人也止不住的颤抖着。

        李尚京摇了摇头,将杯中酒推给对方:“喝点酒,压压惊。”

        “多……多谢李大人!”素雪颤颤巍巍地举起酒杯,一饮而尽之后,轻轻吐出一口浊气:

        “也不知怎的,玉玲珑的脸……竟然好了!”

        “但是,她也会了邪术!”

        “当场,玉玲珑便打杀了两个小厮。”

        “仅仅是一瞬间的功夫啊!那两个小厮就直接变成了白骨,喉咙处还掉出一块石头,就……就和今日盛传的盛夫人、顾夫人、陆夫人的死法……一模一样啊!”

        说到这里,素雪的语气有些激动起来。

        “妈妈也吓坏了!”

        “玉玲珑捡起了石头,临走之前就撂下了一句话。”

        “她说……她要回青灵山,如果林妈妈还打算来抓她,就去青灵山吧!”

        “说完这些,玉玲珑直接化作一团黑烟从窗口离去了!”

        李尚京手指轻轻敲着桌面。

        梁九难也是陷入沉思。

        化作白骨?

        出现石头?

        的确,这和盛家、陆家、顾家的三位夫人的情况一致。

        但是……玉玲珑捡起石头这个动作,就有些奇怪了。

        那石头,不过是诅咒她们去死的媒介而已,既然使用过,自然就没用了。

        从盛夫人她们的尸体上的石头,也不难看出,那石头本身又不是什么稀罕之物。

        玉玲珑要将咒杀小厮之后的石头取走,又是何意呢?

        “九难。”李尚京唤了一声。

        梁九难抬头,看向素雪:“最后一个问题,玉玲珑会箜篌吗?”

        素雪一愣,旋即点头:

        “自然是会的。”

        “玉玲珑是林妈妈精心挑选出来的,既然要做花魁,琴棋书画自然是要样样精通。”

        “箜篌虽然晦涩,但玉玲珑的天赋很好,几乎一学就会。”

        “而且,因为扬州城内很少有人会箜篌,但达官贵人都喜欢听箜篌雅乐,林妈妈也是花了大价钱,说服了梧桐子道长,帮忙传授。”

        李尚京点了点头,挥挥手,示意素雪不必伺候。

        素雪玲珑心肠,自然也看出李尚京和梁九难前来,根本不是为了寻花问柳,也就很识趣儿地离开了。

        “等等。”梁九难忽然道。

        素雪浑身一颤,挤出一丝笑容:“小……小郎君可还有什么事情?”

        梁九难拱手笑道:

        “刚才那些恐吓之言,不过是为了让素雪姐姐配合查案。”

        “素雪姐姐乃娇柔之人,可莫要将我先前的一番做戏放在心上。”

        “胭脂的确是我的一点心意,权当给素雪姐姐赔罪。”

        素雪一愣,紧张的表情也有所和缓,道谢一声后,便匆匆离去了。

        李尚京咂了咂嘴:“你这小子,原本我还担心你不开窍。现在看来,你这花花肠子,简直是无师自通啊!”

        梁九难撑着下巴,看向了舞台之上的梧桐子:

        “说起来,在盛家的时候,提醒我们只有青灵山有山神庙,还告知我们玉玲珑之事的,也正是梧桐子。”

        “司主,要不要等梧桐子演奏结束之后,请他来问问。”

        “说不定,他还能知道得多一些。”

        李尚京想了想,却也是这个道理。

        两人就着美酒,便静静等候着。

        箜篌之曲,让整个沁园楼内的宾客们,听得如痴如醉。

        梁九难不由地看向高台之上,却发现,梧桐子演奏之时,自始至终却没有半点情绪上的散溢,始终是面无表情。

        甚至于,和一旁婀娜的舞姬们对比起来,弹奏箜篌的梧桐子,更是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约莫一盏茶的时间之后,箜篌之曲也逐渐终止。

        随着宾客们的叫好声,梧桐子却是面无表情,径直下了舞台之后,便直奔李尚京和梁九难而来。

        坐下之后,梧桐子先是给自己拿了个酒杯,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喂喂喂,这酒我可是付了银子的。”李尚京打趣道。

        “无聊的笑话。”梧桐子依旧是那冷冰冰的样子,放下酒杯之后,看向两人:“白日里,我告诉你义子,关于青灵山和玉玲珑之事以后,我就知道你们会来。”

        李尚京翻了个白眼:“既如此,为何不在盛家的时候,就将事情说个清楚,还要我们再过来一趟。”

        梧桐子的语气带着一丝生硬:

        “首先,我不认为在盛家说这件事情,是什么很好的时机。”

        “其次,盛家的那位盛宇鸿,不学无术,平日里在林秀坊,纵然是挥金如土,却依旧惹人生厌。所以,如果可以,我觉得他变成一个不人不鬼的山精,还挺好的。”

        梁九难一愣。

        这位梧桐子的性格……这么特殊的吗?

        在这种特殊关口,竟然毫不掩饰自己对盛宇鸿的厌恶?

        如果按照往常的办案惯例来说,早就将其当作嫌疑人之一了。

        梧桐子也直截了当地说道:

        “我知道的并不多,但是……在玉玲珑把自己关在房间的那三天里,我曾在很偶然的情况下,感知到里面有一丝邪气。”

        “只是,那邪气一瞬而逝,我以为是什么附着在此地的地缚怨灵,也就没多想。”

        “毕竟你们也清楚,林秀坊这种场所,暗地里有些人命官司,这属实正常。”

        邪气?

        李尚京下意识地捏着手中的酒杯,忽然道:“你觉得……这件事情会不会和长生天有关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