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大唐降魔司在线阅读 - 箜篌怨 第六十四章:一个红脸,一个白脸

箜篌怨 第六十四章:一个红脸,一个白脸

        “司主,梧桐子所弹奏的这个乐器叫什么?”梁九难连忙问道。

        李尚京一愣,旋即笑道:

        “哦,这叫箜篌。”

        “你自然是没见过的。”

        “这种体型较大的乐器,制作起来十分困难。一般来说,在长安城里会比较常见一些。”

        “这林秀坊,也是好不容易花费了上百两的白银,才得到了这么一件凤首箜篌,而且还是老物件了,价值连城的很。”

        梁九难点点头,沉声道:

        “司主,我在陆家、顾家两位夫人的记忆当中,发现她们在临死之前,都曾听到箜篌之声。”

        “而且,从那时候的两位夫人的反应来看,这箜篌之声,应该只有她们自己听得到。”

        “哦?”李尚京眉心一动:“竟然还有这种事情?箜篌在扬州城,可不多见。但作为法器来说,擅通音律的修行人,倒是挺喜欢使用此物。”

        “因为箜篌演奏之雅乐,声音曼妙,自带灵气。”

        梁九难点点头:“既如此,为何梧桐子道长会在上面给那些舞姬演奏?他不是修道之人吗?”

        李尚京哑然一笑,表情带着一丝无奈:

        “这位梧桐子,当初在千枯观跟着云鹤道长修炼的时候,便是一个离经叛道之人。”

        “我对他的第一印象,也不是很好。”

        “但后来,我们彼此熟悉之后,才发现梧桐子对于道经的理解,竟是另辟蹊径,于我修炼修心来说,也十分有用处。”

        “再后来,千枯观内的道士们,都认为梧桐子实在是太过不得体。”

        “梧桐子自己也是心高气傲,眼见众人不喜欢他,他也直接离开了千枯观,成了散修。”

        “如今,虽然还会在千枯观挂单,但几乎不在香客和其余道士们面前露面。”

        “可还记得你们先前打交道的那位妙心小道士?”

        “他算是千枯观里,为数不多和梧桐子还能交流的人了。”

        “后来,梧桐子也不知为何,竟是进入林秀坊,时不时的做了乐师。”

        “虽说道士做乐师,实在是荒谬了一些。”

        “但因为他一曲箜篌技艺实在是太过精妙,众人听得如痴如醉,也就不说什么了。”

        “林妈妈本人,更是对梧桐子颇为尊敬。”

        “如今,甚至还有不少文人雅客,是为了听上梧桐子一曲,才会来到林秀坊。”

        梁九难点了点头。

        不得不说,梧桐子的箜篌之声的确悦耳。

        实在难以想象,那个看上去如此不好相处之人,音律造诣竟如此之高。

        素雪笑而不语,坐在一旁伺候。

        酒过三巡之后,李尚京也终于开始切入正题:

        “素雪,我先前来时便想问你来着。”

        “两个多月前,林妈妈声势浩大的要给玉玲珑办理宴会,挑选第一位恩客。”

        “这都两个多月过去了,怎的反倒是没了动静?”

        素雪神情一僵,斟酒的手也是微微一颤,有些惊慌:“这个……李大人,我实在不知!”

        李尚京却道:

        “素雪,你知我性格,我断不是口风不严之人。”

        “如今降魔司谣言四起,你们林秀坊林妈妈已经知道,你必然也是知道的。”

        “那你就应该明白,我今日问起玉玲珑,可不是想着让她伺候,而是有重要之事,需找她查证。”

        “若真是耽搁了什么,素雪,你一个女儿身,可担得起这样的责任?”

        素雪慌了,脸色煞白,已然有所动摇。

        可似乎又顾虑到什么,素雪还是不愿开口。

        李尚京见状,刚要开口,一旁梁九难却是插话道:

        “素雪姐姐,司主大人乃是个惜花之人,却也是个修行之人,更是扬州城唯三的七品高手。”

        “素雪姐姐,我司主脾气好,这才好言相劝。”

        “但是……”

        素雪浑身一颤,不由地看向梁九难。

        梁九难撑着下巴,笑眯眯的说道:

        “比起惜花,我觉得……残花更加漂亮,素雪姐姐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手头也有些花样,一直苦于没人施展。”

        “司主是我的义父,想来也不会为了素雪姐姐和我翻脸,要不……我便和林妈妈说,让素雪姐姐给我一晚。”

        “横竖……我还能比那盛家纨绔子更不知趣?”

        这番话听的李尚京也是不由咧了咧嘴。

        好家伙,刚才仿佛情场高手,现在就开始装疯卖傻,将自己说成一个疯子?

        这变脸的速度,堪比那些庙会跳傩戏的了,一会儿慈悲相,一会儿忿怒相。

        不过,在李尚京和梁九难这番唱红脸、唱白脸的情况下,素雪也终于服了软:

        “是,是小女子先前孟浪了!”

        “不是小女子不肯说,实在是……这件事情太过邪乎!”

        “李大人有所不知,其实……玉玲珑已经走了。”

        “走了?”李尚京眉心一皱:“她是被自己的爹娘卖到这里来的,难不成是有人给赎身了?”

        素雪摇了摇头:

        “两个多月前,林妈妈正在给玉玲珑准备第一位恩客。”

        “不过,林秀坊的规矩,李大人也知道。”

        “在正式给到恩客之前,都会先开个诗会,邀请一些林秀坊的贵客。”

        “这其中,本来不包含盛家公子盛宇鸿的。”

        “可他自己跑了过来,打乱了诗会不说,还对玉玲珑一见倾心。”

        “奈何……玉玲珑是个性情高傲的,在妈妈手中时便有些桀骜。”

        “对于盛宇鸿这样的纨绔子弟,玉玲珑更是不屑一顾,便讥讽其作为嫡子,却连功名都未有,更是恶名在外,打死林秀坊两个丫头,整日只知混吃等死。”

        “盛家公子大怒,便和玉玲珑发生了争执。”

        “当时,场面非常混乱。”

        “一来二去,玉玲珑的脸……便划伤了一个很大的口子!”

        “从额头……到下巴!”

        此言一出,梁九难和李尚京皆是瞳孔一缩。

        这么大的伤口?

        那玉玲珑这一生可就是毁了!

        素雪苦笑道:

        “林妈妈自然是暴跳如雷。”

        “这件事情最后,还是盛家夫人来处理,第二日偷偷带了财宝,便让林妈妈千万不可将此事宣扬出去。”

        “毕竟,名声是一回事,诗会上也不乏有头有脸的人,盛夫人恐怕是更加担心这些人对盛家不利。”

        “因此,也是存了赔罪的心思。”

        “至于玉玲珑,她知道自己脸毁了,下一步肯定就是被林妈妈找个人牙子发卖,以后的日子只怕还不如在林秀坊。所以……自己便跑了。”

        “按照以往来说,这种逃跑必然是不可能成功的。”

        “但不知为何,她竟然成功了。不出意外,应该是回到青灵山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