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大唐降魔司在线阅读 - 箜篌怨 第六十三章:夜访花楼

箜篌怨 第六十三章:夜访花楼

        很快,梁九难将调查到的讯息,告知了李尚京。

        李尚京听着梁九难的陈述,却是眉心一皱:“当务之急,还是要找出盛夫人的死因,为何要去调查盛宇鸿?”

        梁九难却道:

        “司主,不管是盛夫人死时,其喉间的那块石头。”

        “亦或者,是出现在盛宇鸿身上的山精诅咒。”

        “这两者,都属于相对远古的咒术。”

        “而且,从目前的线索来看,盛夫人很有可能因为盛宇鸿的关系,而在外面和人结仇。”

        “并且,两者还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出事,我不认为这是巧合。”

        “所以,去林秀坊打探失踪的玉玲珑,了解当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我认为是有必要的。”

        李尚京陷入沉思当中。

        的确,先是盛家、顾家、陆家三大家族的夫人死去。

        同时,按照盛宇山的陈述来看,盛宇鸿也经常和顾家、陆家的嫡子一起喝酒狎妓、放肆赌博,甚至还因此闹出过人命官司。

        再然后,就是盛宇鸿被诅咒成山精,差点杀死了自己的父亲盛大人。

        眼见李尚京还在思考,梁九难不禁道:“司主,陆家和顾家来过人了吗?”

        李尚京点点头,有些头疼地揉了揉眉心:

        “自然是来过了。”

        “不过,这两家倒是没有和盛家的一样大吵大闹,我在表明需要调查尸首的时候,他们也挺干脆的。”

        “但是,如果结合你汇报给我的消息来看,这两家……恐怕也是有鬼。”

        “罢了,既然现在没有头绪,那就晚上去一趟林秀坊吧。”

        “哦,对了,这件事情不要跟玉琅琊说。”

        “更不要说,是我带你去的。”

        “……”梁九难皮笑肉不笑,“诺”了一声。

        ……

        入夜,梁九难和李尚京换上了便服,叫了一辆马车。

        马车内,李尚京一脸玩味地撑着下巴:

        “你这小子,去林秀坊这样的风月场所,也不打扮地招摇一些?”

        “这穿着,倒似是我的小厮了。”

        梁九难面露古怪:“司主,我们今天是来查案的,你老人家能不能控制一些?”

        李尚京却摆了摆手,一本正经地说道:

        “小子,这就是你不懂了。”

        “林秀坊这样的地方,那里管事的可都是人精。”

        “他们游走在旁门左道和官宦勋爵之间,若是没有几分看人的本事,生意也做不起来。”

        “这一次,我们是去调查盛家的事情。”

        “如果你不能显示得比盛家来头还大,那你就最起码要给出相当的钱财,人家才会卖你一个消息。”

        “那里是最讲人情和财帛的地方,你这一本正经的想要去问话,别做梦了。”

        “风月之处,有风月之处的调查之法。”

        梁九难却没有太当回事。

        李尚京也没再多说。

        直到马车停下之后,外面已经传来了喧闹之声。

        两人先后下车,却见这花红柳绿的街道之上,已然是堵得水泄不通!

        来往之中,不单单大多数是结伴而来的男子,还有许多车夫、货车,带着各种各样的货品,要么拉进了两边的各色花楼之中。要么,就是干脆在街道边自己叫卖。

        还有悬挂在两边的红灯笼,将街道照耀如同白昼一般。

        这样热闹的场景,梁九难自问还是第一次见到。

        “傻眼了吧。”李尚京笑道:“青楼之处,可不单单是青楼,那是什么都有的。而且在这里打探情报,往往也能有不一样的收获。”

        说着,李尚京提溜起梁九难,来到了林秀坊。

        作为这条街道上最为繁华的青楼,林秀坊从规模到奢华程度,也是旁的青楼无法比拟。

        梁九难只是粗略看了一眼门口,便被这奢侈情况吓了一跳。

        当真是黄金铺砖,水晶为帘,珍珠翡翠为点睛之处,宝石更是随处可见。富丽堂皇不说,又无庸俗之气,只觉得奢华逼人,不可直视。

        此时,一个有些肥胖的妇人,轻轻挥舞着团扇,正在门口笑眯眯地招呼着迎面而来的客人们。

        “林妈妈,许久不见了!”李尚京上前拱手笑道。

        林妈妈掩面一笑:“这不是李大人吗?降魔司如今谣言在外,我还以为这几日你不会来呢。嗯?哎呦!”

        林妈妈看着梁九难,仿佛是发现了稀罕货,扭着身体走到一脸懵的梁九难面前:“哪里来的俊俏小郎君,这模样当真是讨喜得很!”

        梁九难眼珠子一转,也是咧嘴一笑:

        “妈妈过誉了,这不是和司主来长长见识嘛。”

        “原本听说,林秀坊的女儿都有着国色天香之姿,我还不信。”

        “今日见了林妈妈,虽说一心钻研商贾之道,却肤如玉脂,面色红润,当真也是有福之相,难怪林秀坊能成第一青楼。”

        林妈妈被梁九难的话逗得更开心了:

        “这小郎君,嘴巴可真甜。”

        “李大人啊,你这孩子当真是第一次来青楼吗?这可太讨人喜欢了!”

        梁九难也是拱手笑道:“多谢妈妈夸赞,以后还是妈妈帮衬着一些才是。”

        说着,梁九难更是从怀里取出了一盒胭脂:“这是东集市上最近流行的颜色和款式,今日前来,早就备好,特地送给林妈妈的!”

        林妈妈眼睛一亮。

        金银黄白之物她见得太多,但是这最新的胭脂水粉,永远都是女子渴求之物,当即笑眯眯地笑纳了。

        “哎呦,这孩子我越看越喜欢,李大人啊,以后可得多带这孩子来才是!”

        这下子,变成李尚京一脸懵了。

        直到林妈妈将他们带入林秀坊,并安排了一楼的雅座之后,李尚京忍不住道:“你真的是第一次来,你没有偷偷背着我来过?”

        梁九难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我在残生娘娘之案之前,天天就在大厅里给你写公文,你什么时候见过我来这里转悠。”

        “要是琅琊姐知道了,还不打死我。”

        “你这小子……”李尚京有些汗颜:“你对风月之道还真是有些天赋啊。”

        梁九难撇了撇嘴,心里暗道,天赋?

        理论还行。

        就是没有实际经验喽。

        两人没坐多久,一位穿着白色长裙的女子,便笑盈盈地走了过来:“李大人!”

        李尚京笑眯眯地说道:“素雪,今日终于见到你了。”

        素雪也是笑盈盈地坐在一旁,给李尚京倒酒:

        “先前素雪病了一场,便没见客,让李大人见笑了。”

        “咦?这位小郎君倒是面生,第一次来吗?”

        梁九难赶紧拱手,笑嘻嘻地说道:

        “姐姐见笑了,在下梁九难,是司主的义子。”

        “司主一直说,素雪姐姐花容月貌,我却不信。今日得见,却如月宫嫦娥,难怪让司主流连忘返。”

        李尚京忍不住咧了咧嘴巴。

        素雪笑得花枝乱颤:“小郎君嘴巴真甜。李大人啊,你这位义子,恐怕我们楼里的姐妹都会喜欢呢。”

        却见梁九难又取出一盒胭脂,但是对比那林妈妈的似乎要稍微素一些:

        “得知素雪姐姐用胭脂,不喜颜色太过浓重的。”

        “因此,九难便备了一盒,送与姐姐。”

        “这胭脂色泽浅淡,不显妖丽,却显风情,还望姐姐笑纳。”

        素雪自然欢喜:

        “小郎君有心了。”

        “第一次来,送的礼物,让姐姐甚是开心的很。”

        借着素雪倒酒,李尚京震惊地看向梁九难:“你怎么知道素雪喜欢浅淡的胭脂?”

        梁九难撇了撇嘴:

        “我事先买了好多盒不同颜色和效果的,只看谁的妆容是什么特色,我自然就送什么特色。”

        “而且,这些胭脂价格不同,主次有别。她们的,不会比林妈妈手里的昂贵,林妈妈知道以后也不会不舒服。”

        李尚京倒吸了一口凉气:“你这小子,当真是花花太岁的料子。”

        梁九难笑眯眯地撑着下巴:“虽说今天是办正事,但这些莺莺燕燕的,看着也着实赏心悦目。”

        正说话的功夫,不远处的台上,却骤然响起一阵熟悉的音色。

        梁九难不由一愣。

        虽说曲子不同,但这音色……倒是和自己在陆家、顾家夫人的记忆当中听到的完全一样。

        他当即抬头看去。

        却见那三层莲花舞台之上,一位料所未料的身影,竟是坐在那里。

        那是……梧桐子!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