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大唐降魔司在线阅读 - 箜篌怨 第六十二章:失踪的花魁

箜篌怨 第六十二章:失踪的花魁

        梧桐子的问题可以说是十分犀利。

        盛宇山也是知道自家嫡子弟弟是个什么样的货色,不由得露出一丝尴尬的笑容。

        镜花天女不禁道:

        “会不会……是得罪了某个旁门左道?”

        “毕竟,这位盛家的嫡公子,经常去花楼,也去赌坊,惹上不该惹的,似乎也是情理之中。”

        梁九难想了想,却是摇了摇头:

        “不太可能。”

        “将人变成山精的方法,从道长口中来说,古怪且麻烦。”

        “可目前看来,这邪术只是会影响到他个人声誉,再不济就是影响到盛家的名誉,但却不害其性命。”

        “如果是旁门左道的人,一旦结仇,大概率就是不死不休的风格。”

        “不单单会破坏盛家名誉,说不定还会让盛家鸡犬不留。”

        “所以,旁门左道断然不会用那种‘仁慈’之法。”

        “因此……”

        梧桐子接过话头,摆了摆手:

        “因此,更像是不同人所为。”

        “只有普通人,才有可能在不了解的情况下,选择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诅咒手段。”

        “因为他们没有人脉和渠道,甚至可能没有金钱和地位,那就无法掌握具备更强杀伤性和隐蔽性的邪术。”

        “但话又说回来,如果真的是普通人,就算是住在青灵山附近的农户好了。”

        “每天要往返于山顶的山鬼庙,不仅仅要提防那陡峭的青灵山,还要提防山中的豺狼虎豹。”

        “宁可付出随时随地丧命的危险,也要用这种方法来让盛宇鸿难受。”

        “就以仇怨来说,这不是小事了吧。”

        梁九难沉默了下来。

        的确。

        如果这么对比的话,一个普通人,如果不是有着难以言喻的血海深仇,谁会用这种极端危险的方法来报复呢?

        一旁,盛宇山听了梧桐子的话,也是不由地紧张起来。

        梧桐子见状,冷冷一笑,显然是不愿意再多待了。

        他将山鬼石牌丢给梁九难:

        “我对你有印象,先前巷子口遇到过。”

        “这么看,你竟然是李尚京的义子?”

        “嗯,还算人模人样,身上没什么作孽留下的业障之气。”

        “自己去调查吧,青灵山对常人来说困难,对你这样的八品修行人来说,没什么问题。”

        说着,梧桐子又看向镜花天女:

        “天女,你也别怪我说话不好听。”

        “这种事情,你一个修佛的少掺和。”

        “谁知道这些世家门阀的背后有什么恶心肠的东西!”

        “百姓也多是愚昧无知之人!”

        “没看到降魔司因为一个谣言,就被传得人嫌狗厌吗?”

        说着,梧桐子便捧着书卷,拂袖离开。

        “呃……”梁九难听着对方那番言论,不由苦笑。

        话很难听,但好像……的确是实话!

        梧桐子刚跨出门槛,似乎想起了什么,转身说道:

        “哦,对了。”

        “梁九难是吧,提醒你一下,这个玉玲珑本是林秀坊最新推举的花魁。”

        “但是,现在已经失踪了。”

        “失踪的前一天晚上,正好有跟这位盛宇鸿发生过口角。”

        “当时,盛宇鸿还划破了玉玲珑的脸。”

        “这事情,我记得还惊动了盛家那位已经死掉的主母来着。”

        梁九难瞳孔一缩:“敢问道长,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梧桐子想了想:“两个多月前吧。”

        说完之后,梧桐子便离开了盛家。

        梁九难眉心紧锁。

        此时,床榻上的盛宇鸿接连咳嗽着,身上那山鬼模样的变化已经开始逐渐消退。

        “我……我这是……怎么了?”盛宇鸿茫然地问道。

        一旁,盛宇山站在那里,看着盛宇鸿又是失望又是愤怒,最终指了指他,半天才说道:“二弟啊,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让人这么操心!唉!”

        盛宇鸿有些烦躁地摆了摆手:“我的事情不用你假惺惺的来管!”

        梁九难却道:“盛宇鸿,我代表降魔司询问你,两个多月前,你对玉玲珑做过什么?”

        盛宇鸿看着梁九难手里的那些诗稿,不由变了脸色,连忙下床将其一把夺了过来,怒声道:“你好大的胆子,也敢随便碰我的东西!”

        梁九难眉宇一冷:“盛宇鸿,我现在代表的是降魔司查案,我现在问你,你和玉玲珑之间有什么纷争没有!”

        盛宇鸿也的确是个草包,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刚要发作。

        “够了!”盛宇山终于忍无可忍,发怒道:“你到底还要不学无术到什么时候!”

        “你知不知道,你被人下了邪术,变成山精,差点袭击了父亲!”

        “你知不知道,嫡母已经过世了!”

        盛宇鸿顿时瞪大了双眼:“你……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盛宇山无奈,只能将事情经过原原本本的说出。

        盛宇鸿顿时红了眼眶,咆哮着冲向了梁九难。

        梁九难冷哼一声,反手便将盛宇鸿压在地上。

        “梁兄,手下留情!”盛宇山连忙求情道。

        镜花天女见状,也是感觉一阵无奈:“看来,现在这个情况要问他,是问不出什么了。”

        梁九难沉默下来。

        此时,盛宇山也附和道:

        “梁兄,这样吧。”

        “今日,我会将事情经过,原原本本告知二弟。”

        “等他今天心情先平复一下。”

        “到了明天,我会亲自带他前往降魔司。”

        “届时,情况到底如何,我会让他一五一十的交代清楚!”

        梁九难想了想,最终同意了盛宇山的建议。

        在回返降魔司的路上,梁九难拱手道谢道:

        “今天多谢天女帮忙了。”

        “不过,今晚我打算去林秀坊查一查,了解一下玉玲珑的事情。”

        “那样的风月场所,我让司主陪着我去就好了。”

        “让天女陪同,肯定不合适。”

        镜花天女自然也没有坚持,双手合十:“阿弥陀佛,九难,若有问题,可随时来净水庵寻我,告辞了。”

        旋即,梁九难快步回到了降魔司之后,先是去情报部门找出了玉玲珑的情报。

        大部分的内容,和大多数被迫在烟花场所过活的女子一样,也是被人卖到了这里。

        不过,和人牙子买卖不同的是,玉玲珑竟是被其娘亲卖到了林秀坊。

        而林秀坊的祖籍,正是在青灵山!

        看到这里,梁九难眉心紧蹙。

        难道……是因为玉玲珑被盛宇鸿弄伤了脸,怀恨在心,所以才会利用山鬼庙来下达诅咒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