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大唐降魔司在线阅读 - 箜篌怨 第六十章:盛家纨绔,异端妖化

箜篌怨 第六十章:盛家纨绔,异端妖化

        两人快步向前,在看清对方容貌之后,梁九难眉心一动。

        当真是那位不学无术的盛宇鸿!

        却见此人比之盛夫人记忆当中来说,要纤瘦了很多,两眼发黑,满眼血丝,脸色也有一种虚浮的苍白感。

        显然,夜夜笙歌以至于气虚体亏不说,估摸着更是在这赌坊待了一天一夜。

        所以,连自己的母亲已经被邪术咒杀而死,竟也完全不知情。

        此时,那赌坊的小厮还要动手,梁九难一把抓住对方手腕,摇了摇头,眼神带着一丝警告:“降魔司办案,闲杂人等,赶紧离开。”

        一听是降魔司,那小厮脸色一变,下意识的后退了数步,眼中满是惊恐之色。

        同时,旁边围观的老百姓,也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

        “我听说,降魔司似乎害死了盛家、顾家、陆家三位夫人!”

        “是啊,现在又来抓人家的儿子,不会真的是要灭口吧!”

        “不好说,人心难测啊。”

        谣言,当真是什么难听说什么。

        饶是梁九难,哪怕做了心理准备,却也不由得感觉气愤胸闷。

        但他还是压下怒气,看向了那小厮:

        “观你神态,应该也是知道盛家出了事。”

        “既如此,为何还放任盛家公子在这滥赌?”

        小厮脸色一变再变,陪笑着说道:

        “大人,这赌坊和别的营生不一样,一旦赌得眼红,就什么都顾不上了。”

        “就算真的说了什么,也是万万听不进去的。”

        “更何况,我们也不知道他就是盛家郎君啊。”

        “此人面生得很,是第一次来我们这赌坊,身上拢共也没带几两银子,我们还以为就是普通人家。”

        “这不,输光了银子,又输光了赊欠的银子,我们这才……”

        梁九难眉心一蹙,摆了摆手。

        那赌坊小厮哪里敢跟梁九难要债,陪笑着便匆匆回了赌坊。

        看着盛宇鸿这半醉半醒的模样,梁九难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个样子,显然也不好问什么。

        当下,也只能将其先送回盛家,等其清醒过来,姑且问问盛夫人有没有在外结仇了。

        却在此时,一阵匆匆脚步声传来。

        定睛一看,是一些家仆。

        家仆后面,还跟着一位风度翩翩的俊朗公子,剑眉星目,颇有气度。

        镜花天女见状,立刻说道:“九难,那位就是庶长子盛宇山了。”

        正说话的功夫,盛宇山匆匆赶了过来,一脸焦急和憔悴的表情。

        “烦请让让!”

        “烦请让让`!”

        “唉,二弟,你怎么又,唉……罢了!”

        “姑且算是找到你了!”

        “今天怎么跑到这里赌了!”

        盛宇山连忙差遣仆人,将盛宇鸿给放到了轿子上,又看向了梁九难和镜花天女,拱手行礼:

        “给两位添麻烦了。”

        “看两位穿着……莫不是降魔司的九难郎君和净水庵的镜花天女?”

        梁九难有些诧异:“你竟认得我们两个。”

        盛宇山点点头,挤出一丝笑容:

        “嫡母经常会去净水庵,也带回来过一些草药汤,我和二弟也是沾过光的。”

        “所以……自然是认得师太的。”

        “至于梁兄……”

        “唉,父亲已经将在降魔司的事情告知于我。”

        “还请梁兄见谅,嫡母暴毙,他难免激动。若是愤怒之余,说了什么对降魔司不利的话,还请梁兄多多担待!”

        盛宇山说得诚恳,也是一副明事理的模样。

        梁九难连忙回礼:

        “盛公子,还请节哀。”

        “我和天女原本也想着去盛家一趟的。”

        “目前来说,关于盛夫人亡故之事,我们自然需要上门打听一些线索。”

        盛宇山点了点头:

        “不如……两位跟我一起回盛家吧。”

        “放心,我定能劝住父亲。”

        梁九难和镜花天女也没有拒绝,两人跟着盛宇山一路走,也算对盛家现在的情况有了一点基本的了解。

        因为盛夫人突然暴毙,所以盛家现在非常混乱。

        盛夫人骤然亡故,盛大人失声痛哭,哀痛不已,几乎昏厥。

        作为庶长子的盛宇山,则承担了一部分丧事的筹办采买。

        按理来说,这本不合规矩。

        但奈何,盛大人实在是难以行动,盛宇山只能和自己的生身母亲——张氏,来料理此事。

        至于嫡子盛宇鸿,也如梁九难推测一般,一整夜没有回家。

        等一切都开始忙活起来的时候,盛宇山才想着出来找寻盛宇鸿。

        但是,盛宇山找遍了盛宇鸿常去的赌坊,在还清了一堆家中不知道的赌债之外,终于打听到了盛宇鸿所在之处。

        “我知道降魔司的办案规矩,在此事结案之前,嫡母尸身是要放在降魔司的安魂楼的。”

        “但父亲说了,哪怕是先做衣冠冢,也要将丧事先办了。”

        “等破案之后,在做法事,将嫡母尸身请回去。”

        梁九难点了点头,眼中却泛起一丝古怪之色。

        按照镜花天女先前所言,盛大人真正心仪的乃是盛宇山的亲生母亲,也就是被抬成二夫人的张氏。

        至于盛夫人,只是为了让张氏进门名正言顺,才讨的一个正妻。

        再加上嫡子盛宇鸿如此不堪大用。

        按理来说,盛大人和盛夫人之间的感情,恐怕没有那么深厚。

        哪怕是先前找上降魔司的时候,盛大人更多的也是愤怒而不是悲痛。

        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悲痛的……不能自主操办丧事了?

        心中疑问之际,两人和盛宇山一并来到了盛家。

        此时,盛家已经挂上了白色的灯笼。

        外院的大厅之内,一口棺材摆放在那里。

        盛大人在仆人的搀扶下,跪坐在那里,满脸悲伤。

        “父亲,二弟带回来了。只是……”盛宇山支支吾吾地说道:“二弟应是喝醉了,所以……”

        “他又喝醉了!那个忤逆不顺的东西!”盛大人红着眼暴怒:“是不是又在哪家的赌坊还是青楼当中找到他的!”

        盛宇山苦笑道:“父亲息怒。这……二弟在外的赌债我已经全部还清,只是……只是拢共又耗费了五百两银子。”

        盛大人气的三尸神暴跳,起身之下便要发作,却看到了梁九难和镜花天女。

        “混账,谁让你们来的!”

        “给我滚!”

        梁九难压着怒气,微微拱手说道:

        “还请盛大人节哀。”

        “不过,我还有些事情,需要问一问盛宇鸿公子,所以……”

        “滚!”盛大人顺手拿起旁边的瓷器就砸了过来。

        丫鬟仆人们见状,自然不敢上前,一个个噤若寒蝉地站在一旁。

        盛宇山连忙宽慰道:

        “父亲,你先消消气,降魔司到底是为了嫡母的事情才来,无论如何,我们也不能失了礼数才是。”

        “母亲也已经去千枯观请法师了,待会儿就回来。”

        正说话的功夫,不远处却传来一阵凄厉的惨叫声。

        众人不由得一个激灵。

        梁九难瞳孔一缩,心生不妙之感,连忙冲入内院。

        迎面所见,便是一个丫鬟倒在血泊当中,脸上还留着恐惧的表情,心口更是有着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心脏和胸口的骨头已然是不翼而飞!

        定睛一看,却见不远处的假山上,盛宇鸿就蹲坐在上头!

        他双目猩红,整个人显得无比诡异!

        只见他缓缓吐出墨绿色的雾气,所过之处,四周的植物尽数枯萎!其掌心,更是握着一颗还在“扑通”乱跳的心脏。

        很快,众人也纷纷赶了过来。

        当盛家人看到眼前一幕时,不由勃然变色。

        “鸿儿,你……”

        不等盛大人开口,盛宇鸿发出一阵咆哮声,那声音活脱脱如同野兽一般。

        而后,他一双凶目死死盯着梁九难,身体飞扑而来!

        “天女,保护好其他人!”梁九难嘱咐之下,双手汇聚雷光。

        因为不知道盛宇鸿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梁九难自然不敢出尽全力,唯恐将盛宇鸿伤着之后,导致此案越发麻烦。

        当即,梁九难以雷光包裹拳头,朝着盛宇鸿砸了过去。

        原本以为,差不多五成左右的力量,已经足够压制此时的盛宇鸿。

        不料,盛宇鸿竟是接住了这一拳,周身开始迸发出一阵莫名气息!

        “嗯?”梁九难瞳孔一缩:“这是……妖气!怎么可能!”

        却见盛宇鸿张开嘴巴,带着血的锋利牙齿,露出一个惊悚的笑容,而后“嗖”的一声,竟如同猴子一般冲向了盛大人和盛宇山!

        “盛大人,盛宇山公子,且退开!”

        镜花天女拂尘扫出一阵劲风,卷起一阵落叶包裹迷惑了盛宇鸿的眼睛。

        同时,她又掐了一个拈花指,随着周身金色莲花虚影绽放,一堵金色墙壁挡在了两者面前!

        “砰!”盛宇鸿撞在金莲墙壁上,顿时头破血流。

        梁九难也趁着这个机会,从行囊中取出一根绳索,朝着盛宇鸿抛去!

        雷光顺着绳索游走,瞬间将盛宇鸿吞没。

        在一阵凄厉的尖叫中,盛宇鸿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妖!妖怪!”有丫鬟和仆人惊恐地叫喊起来。

        梁九难快步上前,却见盛宇鸿的面部产生了惊人的变化!

        他的皮肤开始越来越黑,身上也长出了诡异的毛发,鼻子和嘴唇开始一点凸起。

        这模样,让梁九难瞳孔一缩。

        人形、面黑色、身有毛、笑容怪异、口吐毒瘴。

        这……这盛宇鸿,怎么转瞬之间,变成了一只山精!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