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大唐降魔司在线阅读 - 箜篌怨 第五十九章:盛家流言

箜篌怨 第五十九章:盛家流言

        此时,盛夫人的记忆并没有停止。

        “你这个混账,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敢来林秀坊!”

        盛夫人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前些日子,你在林秀坊打死了两个女子,闹得沸沸扬扬的,这么快你就给忘了?”

        盛家公子似乎是因为喝醉的缘故,面对母亲也只是痴傻地笑着,无所谓地摆了摆手:

        “嗝!”

        “母亲……母亲太过杞人忧天了,那不过……嗝……是两个贱籍的丫头,打死了……赔点钱就行了。”

        盛夫人本还想说什么,却忽然眉心一皱:“嗯?你身上怎么有股血腥味?”

        她脸色一变,一把揪住儿子的衣领,仔细观看:“这血渍……刚刚沾染上去的?你又干了什么!”

        梁九难眉心一动,快步向前。

        果然,衣领处有一块血色斑点。

        盛夫人顿时又紧张了起来:

        “你到底又干什么了!你身上又没有什么伤口,衣领处怎么会有血渍!”

        “你父亲现在是这里的录事参军,再过不久就可以提官了!”

        “你要在这个时候闹出大事情,连累了你父亲,他不打断你的腿!”

        此时,画面开始逐渐模糊起来。

        ……

        当梁九难恢复过来的时候,看着盛夫人的尸骨,面露疑惑之色。

        镜花天女见状,不禁道:“怎么了?莫非连招魂之术,也没有收获?”

        梁九难无奈,只能将自己在盛夫人意识当中见到的事情,原原本本告知镜花天女。

        镜花天女想了想,给出了一个提议:

        “有没有可能,真正让当时盛夫人情绪波折的……并非是盛家公子又在林秀坊弄出什么人命官司。”

        “而是弄出人命官司之后,所产生的某种后果,是盛夫人承担不起的。”

        “就像在她的记忆当中说的,录事参军盛大人不能提官,这是一种可能。”

        梁九难不由点头。

        的确,在大唐律法来说,打死几个贱籍的门户,对于一些富户人家来说,算不得什么大事。

        最多,也就是罚没一些银两而已。

        只是,这传出去,名声终归是不好听的。

        入朝为官的人,最忌讳官声有损。

        若是有了风言风语,影响仕途也不是没有可能。

        此时,镜花天女又说道:

        “当然,在那记忆之中,盛夫人所提到的可能只是一种情况。”

        “贫尼在净水庵修炼这么多年,看多了大家族之间的勾心斗角,盛夫人担心盛大人的官声是一回事,或许……”

        眼见镜花天女有些犹豫,梁九难一愣:“天女……莫非还知道些隐情?”

        镜花天女苦笑,双手合十:

        “阿弥陀佛。”

        “贫尼本不该插嘴,但现在是人命官司,却也只能嚼个舌根。”

        “九难你有所不知,盛家……有些特殊!”

        “盛夫人虽然是盛大人的原配夫人,但当初之所以会成亲,是因为盛大人意外得了一个美妾。”

        “不成想,家中还没有主母,美妾倒是先怀了孕。”

        “这种事情,落在官宦人家自然是要影响官声的。”

        梁九难不由无语:“所以,盛大人和盛夫人是这么成亲的?”

        镜花天女点点头:

        “这些门阀家族,互相联姻本就是寻常之事。”

        “只是……盛夫人刚刚过门不久,那美妾就生了孩子,偏偏还是个男孩。”

        “如此一来,长子的名头就不在盛夫人房中了。”

        “虽说,盛大人为了平息外面的流言,给那美妾抬了二夫人的位分,并将这位长子寄在了盛夫人名下,但到底不是自己亲生。”

        “后来,两年之后,盛夫人的嫡子降生了。”

        梁九难隐隐猜到了什么,不由头大如斗:“天女该不会是想说……嫡子和长子之间勾心斗角?”

        镜花天女苦笑:

        “何止如此。”

        “那嫡子盛宇鸿不成才,整日流连风花雪月。”

        “庶长子盛宇山,却着实是继承了盛大人的才华,就等今年会试,听来往香客说,甚至有会元之姿。”

        梁九难不由吃惊:“若真的会元的才华,岂不是殿试上也很容易高中?”

        镜花天女点点头:“盛夫人一直提防着庶长子,以至于逢人就问,哪里的文曲星会灵验一点。”

        梁九难皱了皱眉:“既如此……那庶长子盛宇山,名声如何?”

        “很好。”镜花天女语气很干脆:“贫尼有幸见过一面,的确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也难怪盛大人自己也非常欣赏和喜爱。”

        “更甚者,盛大人还曾扬言,将来分家之时,盛家将会让庶长子盛宇山做主。”

        “按理来说,这不合规矩。”

        “但盛宇山实在太过优秀,一时间竟连盛家的长辈,也没有多少抗拒。”

        “那被抬了名分的二夫人,也是低调,整日里在自己房间里修心吃斋,也不争宠。”

        听到这里,梁九难也大概明白了。

        对于盛夫人来说,能够超越死亡那一瞬的情绪的,的确是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自己的儿子真的继承不了家业。

        既如此,待会儿定然是要去盛府上再调查一二了。

        念及至此,梁九难又走到了顾家夫人和陆家夫人的面前。

        这一次,同样的两次《文曲招魂术》,皆是出现了两位夫人死亡时的画面。

        但奇怪的是,这种咒杀和死亡仿佛是一瞬间完成。

        两位夫人只是正常坐在马车里,就忽然感觉到一阵难受,而后便吐血身亡。

        要说唯一的发现,就是在两人身亡之时,耳边皆是传来了一阵曼妙的音律之声。

        但这音律是什么乐器发出,梁九难却完全不知情。

        似乎是琴声?

        但好像又似是而非。

        偏偏这种乐声,梁九难也无法准确形容,只能急得挠了挠头。

        随后,梁九难和镜花天女,便等候降魔司的大部队前来,将尸体从司法参军处给抬走了。

        大街上,镜花天女不禁道:“九难,若是要去盛家,以盛家现在的情况,恐怕……”

        梁九难也是无奈:

        “是啊,盛大人认定我是凶手,现在一定是恨透了我。”

        “但是……也得去啊。”

        正在思索,去了盛家要怎么开口的情况下,不远处却忽然传来一阵“丁零当啷”的声音,仿佛是什么瓷器之物被纷纷砸碎。

        定睛看去,那却是一间赌坊。

        一个脸上带着淤青,衣衫不整的人被直接打了出来。

        紧接着,两个赌坊里的小厮,凶神恶煞地跟了出来,将那人狠狠暴打了一顿。

        “你这个作死的,赌输了就想赖债,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识相的,赶紧将钱交出来,不然打死你!”

        被打之人不由惊怒道:“你们可知道我是谁!我是录事参军的儿子!你们敢这样对我,不怕吃官司吗?”

        梁九难和镜花天女面面相觑。

        这被打的……莫非就是那盛大人的嫡子——盛宇鸿?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