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大唐降魔司在线阅读 - 箜篌怨 第五十四章:镜花天女

箜篌怨 第五十四章:镜花天女

        梁九难挠了挠头,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既然天女不让我称呼前辈,天女也不要称呼我大人吧。”

        “你和司主是知己,再怎么说也是我的前辈,称呼我九难就好。”

        镜花天女笑容和缓,拂尘一扬:“也好,请先跟我进净水庵吧。”

        放眼望去,净水庵并不算大。

        庭院虽广,却也种了很多药草花圃。

        至于供奉的佛殿,更是只有正殿一座。

        那些络绎不绝的香客们,此时正纷纷涌入那佛殿之中供奉香火。

        至于他们带来的供品,也被净水庵的尼姑们井然有序地放在了供桌上,并聊表谢意。

        同时,又有尼姑推着小车,上面放着木头。

        随着碗筷的摆放,一碗碗药草汤被均匀倒入,散发着沁人心脾的药草香气。

        梁九难见此祥和之景,却也多了几分自在之色,不禁问道:

        “天女,你既然是这净水庵的主人,为何自己反倒是穿着蓝色的衣服。”

        “你身边这些修行人,倒是一身素白。”

        “而且……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修佛之人用拂尘而不用佛珠的。”

        镜花天女微微露出一丝诧异:“这么看,九难对于佛门之事,倒还是有一些了解的?”

        梁九难点点头:

        “佛门之中,尤其是踏上修炼之道的僧者,习惯以五正色来点缀自身。”

        “黄色、黑色、赤色、青色、白色,也能彰显自身。”

        “天女自身穿的是蓝色,而蓝色乃为杂色。”

        “若净水庵所有人都是如此,也就罢了。可偏偏她们是白色,所以我有些好奇。”

        镜花天女静静听着梁九难的诉说,含笑点头:

        “是啊,佛门修行人以正色为主,乃是因为正色给人一种高不可攀的神圣之感。”

        “可说到底,佛门一道,修佛、修心,更是修自身。”

        “贫尼不喜让香客信众,感觉贫尼高高在上,这不妥。”

        梁九难不由道:“众生平等,这倒也是佛门的教义。”

        哪知,镜花天女却摇了摇头:“贫尼所求,也并非众生平等。这滚滚红尘,泱泱世道,从无众生平等一说。”

        梁九难一愣。

        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修佛的人说,自己不求众生平等,还将现实赤裸裸地讲出来的。

        镜花天女却继续解释道:

        “贫尼穿蓝色,便是希望走近红尘众生,让信众们,不要将我看成高高在上的佛者。”

        “贫尼生平所修之路,便是度化众生。”

        “既如此,便该将自己放在比众生更低的位置,为众生所差遣,方得自在。”

        “至于拂尘,拂尘虽是道教法器,却也有扫去心中窒碍之故,贫尼用着,也是顺手。”

        “并且,这拂尘还是贫尼的好友梧桐子所赠。”

        梁九难点点头:

        “先前倒是听司主说过,他闲暇时,会来到净水庵,和天女以及林秀坊的梧桐子一起谈经论道?”

        镜花天女微微颔首:

        “梧桐子本是千枯观的道士,后来因心境变化,便成了散修道人。”

        “虽说还会在千枯观生活,但绝大部分时间,却是在林秀坊内弹奏箜篌音律,与人助兴。”

        “贫尼和梧桐子,还有尚京好友,因为分属三派,却十分交心,便各自换了信物。”

        “梧桐子送了贫尼这把如意拂尘,贫尼送了尚京好友一串玉佛珠手串,尚京好友则送了梧桐子一本儒家书册。”

        镜花天女不疾不徐地说着和李尚京、梧桐子之间的过往,倒是让梁九难不由听得出了神。

        此时,正走到那发放草药汤的桌子前。

        镜花天女也顺势拿了一碗,递给了梁九难:

        “残生娘娘之案,闹得很大。”

        “九难你身上隐隐有道门功法的气息,根基也浑厚,但我这草药是固本培元的,只有好处。”

        “也免得探查不慎,留下什么隐患。”

        梁九难笑嘻嘻地拱了拱手:“天女,那我就不客气了。”

        既然是好东西,梁九难自然也不矫情。

        一碗草药入腹之后,虽是寒春白雪,但身体里却暖洋洋的。

        梁九难眼睛一亮,立刻感受到一股奇异的力量游走在四肢百骸当中,这几日因疲惫产生的疼痛,也在瞬间消失。

        “多谢天女了!”

        镜花天女摆了摆手。

        两人继续朝着佛殿的方向走去。

        许是熟络了一些,梁九难也不再那么拘束,不禁道:

        “天女,我感觉……你对佛门经典,有着自己的理解,再加上你还有本事在扬州城布置这样一块乾坤洞天。”

        “都已经有了这样的修为,怎的还不曾剃度,反倒是带发修行?”

        话音刚落,一旁分发草药汤的尼姑却是笑呵呵地说道:

        “施主,天女并非是不能剃度,而是她自己要求的。”

        “天女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而这芸芸众生,都是天女的父母。所以,她能剃度。”

        “天女又说,剃度乃是有去除三千烦恼丝之意。”

        “可明心见性之下,剃度与否,却也不重要了。”

        梁九难越听越佩服。

        这镜花天女当真是一个神妙之人,难怪自家司主那样的人,也是赞不绝口。

        却见镜花天女从旁边取了一柱清香,递给梁九难:“既来了,便点一炷清香,也算是个心意。”

        梁九难点点头,双手接过之后,走入佛堂之中。

        佛堂本身并不大,香案上放着约莫一丈之高的持国天王的佛像,一身白色甲胄,抱着琵琶,威势赫赫。

        而在持国天王周遭,成三方之角,则有三尊怀抱琵琶、体态婀娜之造像。

        想到那商贩所言,梁九难不禁问道:“莫非……这就是监斋菩萨?”

        眼见梁九难面露疑惑,镜花天女解释道:

        “监斋菩萨,只是其中一种说法。”

        “分为三身。”

        “持法法身、护法法身、妙法法身。”

        “其本相,为天龙八部之一的护法天神——紧那罗。”

        说到这里,镜花天女又补充了一句:

        “紧那罗乃音律之神,男子似马,能歌。女子为人,会舞。”

        “八部天龙当中,紧那罗和乾闼婆乃彼此呼应。”

        “而这持国天王,便是乾闼婆之一。”

        听到这里,梁九难恍然大悟。

        所以,这净水庵所供奉的,全都是佛教以歌舞音律为主的护法神明了。

        只见镜花天女拂尘一扬,那监斋菩萨的妙法法身之上,竟是徐徐开出一朵雪白如玉的花朵。

        此花缓缓而落,最终落于梁九难掌心。

        “此花,便是雪玉曼荼罗。”镜花天女笑道:“花,贫尼已经给你。但能不能拿走,可要看九难你自己的本事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