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大唐降魔司在线阅读 - 残生娘娘 第五十一章:心服口服,赔礼道歉

残生娘娘 第五十一章:心服口服,赔礼道歉

        降魔司的同僚们,有想过梁九难可以接住箭矢。

        但在他们看来,这玄铁精钢材质的箭矢,又汇聚了杨影这样一位八品之人的全力一击。

        梁九难要接住,怎么着也得使用兵器,或者是用雷法等手段。

        可此时此刻,不见梁九难元功催动,只见他双手一拍,竟是将箭矢死死夹住?

        “你们看,九难的掌心有流血!”

        “废话,谁没看到!但那是玄铁精钢箭矢,就擦破点皮,磨出点血,那也叫伤?”

        “等等,梁九难不是以雷法为主吗?什么时候又兼修了如此恐怖的横练功夫!”

        “难不成,他是术士和武者兼修?”

        众人的惊叹声一浪高过一浪。

        演武场上,却见那高速旋转的箭矢,在梁九难手中逐渐停滞,最终那游龙之影轰然一散。

        又见梁九难大吼一声,以手为刀,竟硬生生将这精钢箭矢劈成两截!

        “当啷!”

        当断成两截的箭矢落地顷刻,梁九难看了看掌心,只是少数皮肉伤,心中一喜。

        这《巨门锻体经》当真了得。

        若换从前,就算他有了八品修为,要这样接住玄铁精钢的箭矢,双手的血肉恐怕都要磨光不说!

        反观杨影,已经呆愣当场:“我……我的全力一击,怎么……”

        杨影不敢置信地看了看自己的弓箭,又看了看梁九难。

        梁九难却道:

        “杨影,演武场上,自然也不存在留手之说!”

        “我接了你一招,现在……该我了!”

        杨影瞳孔一缩,身后三支箭矢已架在了弓弦之上!

        “来!”杨影大吼一声:“让我看看……我和你的差距!”

        梁九难深吸口气,随着八品修为开始催动,那气轮之中的星辰之力,化作点点荧光四散而起!

        “雷法!斩!”

        梁九难双手凝聚臂粗雷霆,化作两把横刀,交叉之下,重重斩下!

        雷光融合刀罡,瞬间炸碎整个演武场!

        无数的碎石朝着四周疾射而出。

        不少降魔卫猝不及防,被碎石波及之下,疼的哇哇大叫!

        杨影眼中却不见服输之色,三根箭矢猛地射出,化作三道流光直冲而去!

        就在双招汇聚之下:

        “砰!”

        流光箭矢,在雷光之中顷刻化作齑粉!

        梁九难的攻击,几乎没有任何停滞和减弱,直接将杨影吞没!

        “轰隆!”

        降魔司上空,骤现晴空轰雷,吓得情报部、镇魂楼等部门的人,也是着实一个哆嗦。

        更是将刚刚赶回来的李尚京也吓了一跳,连忙带着匆匆而出的玉琅琊赶了过来。

        ……

        此时,维持盏茶功夫的雷光,终于缓缓散去的时候,众人骇然地看向眼前这掀起的数丈烟尘。

        旋即,雷光一扫,周遭烟尘雾霾纷纷消散殆尽!

        映入眼帘的,是站在那里的梁九难,以及躺在地上,浑身焦黑的杨影。

        众人不由地倒吸了一口凉气,一时间窃窃私语起来:

        “九难这手段……在降魔司,恐怕也只有司主那一辈的几位老人才能够对付了吧。”

        “我看差不多,估计再努努力,突破七品不是问题!”

        “嗯,我看也是!别忘了,他昨天晚上用出的那恐怖化身!”

        “你们说……九难这天赋,还有这实力,应该不会留在扬州城吧。”

        “估计是。降魔司除了司主之外,都会让年轻有天赋的人,前往穷山恶水之处镇守,去和那些凶戾的妖魔鬼怪厮杀,使其突破的更快。”

        “昨天晚上,刺史大人不就说九难是首功吗?等上报之后,估计上头就要注意到他了!”

        “司主能舍得吗?”

        “这是好事情,为啥舍不得?当初,司主要不是去长安城帮忙的时候,出了那件事,留了痼疾以至于修为无法突破,也不至于现在……”

        “算了算了,不说了!”

        梁九难却没有理会这些话,而是缓缓走到了杨影身边。

        “可服了?”梁九难笑眯眯地问道。

        杨影艰难地点点头:“服,但是……我还会再找你决斗的!”

        “……”梁九难有些无语地蹲下身:“你是痴傻了不成?”

        杨影却固执地摇了摇头:“师父说过,在降魔司……必须以强者作为目标,不断挑战,才能进步!”

        梁九难翻了个白眼。

        好嘛。

        难怪这么轴,看来是有原因的!

        此时,李尚京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你们这些人皮痒了是不是,一大清早的就给我炸了演武场,谁干的!”

        众人露出一丝尴尬的笑容,自然不敢说话,只是非常有默契地纷纷散开,将梁九难和杨影露了出来。

        李尚京在看到这两人时,先是脸色一变,随后又露出一抹头疼之色。

        玉琅琊着急地跑了过去。

        “姐,你看我厉不厉害……”梁九难话音未落,脑瓜子便挨了玉琅琊一巴掌,不由委屈:“你干啥老打我头?”

        玉琅琊怒道:

        “才一晚上,你不在房中好好休息,出来乱比试什么!”

        “要是伤损了身体,留下痼疾,那要怎么办?”

        “还有,怎么将同僚劈成这样。”

        “嗯……这位兄弟,你是谁?”

        显然,杨影被劈得浑身焦黑,连玉琅琊都认不出来了。

        杨影咧了咧嘴,躺得四仰八叉。

        李尚京也沉着脸走了过来,刚要开口,梁九难“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笑嘻嘻地说道:“司主,我错了!”

        “……”李尚京都给气乐了:“你这没皮没脸的个性,到底是跟谁学的!”

        梁九难撇了撇嘴,心道跟谁学的,你老人家没点数吗?

        但他果断没开口,而是指了指杨影:

        “不怪我,这小子非要打一场,还不能留手,那我只能成全他喽!”

        “哦,对了,琅琊姐。”

        “杨影说了,要当面给你赔礼道歉。”

        玉琅琊一愣。

        却见杨影已经跌跌撞撞地站了起来,而后朝着玉琅琊鞠了一躬:

        “先前在集市上,是我口不择言,我在同僚们的面前,向你道歉!”

        “还有,这是我的赔礼,请你收下。”

        “我从万宝船得到的……可以治好你脸伤的方法。”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皆是一愣。

        李尚京不由道:

        “万宝船可是横跨大唐和西域诸国的顶级商会,而且分为内舱和外舱。”

        “就算是我,也没有资格进入内舱。当初托了好多关系,都不得门路。”

        “偏偏外舱内,却没有可以治好琅琊脸伤之物。”

        “杨影,你是怎么得来的?”

        杨影点点头,语气诚恳:

        “我写信给了师父,又花了不少银两宝物,找了一位长安城内的大能者引荐。”

        “师父这才有资格进入内舱,找了这张药方!”

        “这算是……我对玉琅琊的补偿!”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