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大唐降魔司在线阅读 - 残生娘娘 第四十九章:淬体,破境

残生娘娘 第四十九章:淬体,破境

        随着满目婴鬼化作婴灵,又变成点点荧光消失之后,梁九难的脑海中,响起了《太岁降魔图》的恢宏之声。

        “汝,梁九难,已查婴鬼背后之真相,抓作乱之人魔。”

        “奖,《巨门锻体经》一部,功德铜钱三贯,还阳之日延期一年。”

        “万望汝守住本心,让世人得见,太岁降魔!”

        梁九难愣愣的,有些出神。

        “九难!”李尚京快步上前,捧着梁九难的脸颊左看右看:“这等秘术,要不要付出代价?你现在感觉身体如何?”

        因为力道太大,梁九难的脸都有些变形,不由无奈嘟囔:“司主,我不是林秀坊的娘子,你别这么捏我脸喽!”

        此言一出,众人哈哈大笑起来。

        李尚京笑骂道:“还有精神头调侃别人,看来是没什么大问题!”

        云鹤道长拂尘一扫,微微点头:

        “福生无量天尊。”

        “小友年纪轻轻,却习得这等功法,还有这等心肠,是我扬州城之幸!”

        陈刺史也是欣慰笑道:

        “放心,此婴鬼之事,你乃头功。”

        “本官定会为你们启禀长安,为你们谋一些修炼之物以作奖励!”

        梁九难拱手道谢,使用秘法让他疲惫无比,最终在众人赞许的声音里,沉沉睡在了玉琅琊的怀中。

        ……

        梁九难这一睡,方到了第二天子时才缓缓醒来。

        “呃……”梁九难缓缓起身之下,却见降魔司内安静一片:“罢了,明天再去找司主吧!”

        梁九难伸了个懒腰,盘膝坐在蒲团之上。

        婴鬼之事解决,不单单是解决了短时间阳寿耗尽的问题,也让自己得到了一本功法和三贯功德铜钱。

        突破,便是现在了。

        梁九难闭上双眼,意识进入《太岁降魔图》之中。

        映入眼帘的,在那恢宏的祭坛之上,放置着一本闪闪发光的古册。

        古册被翻开的顷刻,变化成点点文字,充斥于识海之中。

        在前后扫了一圈之后,梁九难便看懂了这《巨门锻体经》的修炼方法。

        简而言之,便是吸收巨门星的星辰之力,淬炼自身,进入易经洗髓的状态。

        而且这种功法,只要能在体内运转一个周天之后,随着逐渐地运转自如,便可代替睡眠,随时随地以此法淬炼肉身。

        入门,可抵挡普通铁器、暗器。

        精通之后,可抵挡四品黄阶的法器。

        以此类推,等功法大成之后,甚至可以抵挡一切外物攻击,成就不坏之身!

        “抵挡法器吗?”梁九难眼中狂热。

        在这大唐,四类法器,由高到低,天地玄黄。

        当然,也有人喜欢以一品到四品来代替天地玄黄的说法。

        总的来说,一品就是天阶,相传是长安城内的王宫贵胄,才有资格使用。

        诸如降魔司司主、陈刺史,亦或者是宗教长辈云鹤道长等人,多是以三品法器为主,也就是玄阶。

        “这么说来,等我修炼到精通之后,琅琊姐的黄阶法器醒狮头,应该就锤不了我了,嘿嘿!”

        许是觉得自己笑得有些猥琐,梁九难轻咳了一声,双手结印,顺着这漫天文字开始修行。

        一时间,意识世界当中,这片古老的祭坛开始转变,隐隐化作周天星斗一般!

        星辰环绕在梁九难周身,迸发出柔和的光华,如幕帘一般,笼罩梁九难之身!

        随着呼吸吐纳,越来越多的星辰之力,被梁九难转化入体内经络之后,更是取出了那三贯功德铜钱。

        “成败在此一举!”

        梁九难眼中露出一抹兴奋之色,瞬间将功德铜钱的力量吸收入体。

        霎时间,庞大的灵力同样游走全身,竟是隐隐和那星辰之力有融合的征兆!

        这等变故,让梁九难有些震惊。

        可随着调息之后,两股力量彻底在体内融合之后,梁九难忽然发现,体内真元竟隐隐产生变化。

        那是一种……有别于寻常天地灵气的特殊气息。

        而后,这股力量游走于气海,包裹于气轮之上。

        霎时间,气轮开始顺畅裂变、轮转!

        转瞬之下,两道气轮已成!

        梁九难顿时喜出望外。

        两道气轮,便意味着自己已登临八品境界。

        而且不仅如此,这第二轮气轮,不曾如一般突破八品之人的气轮虚浮透明,反倒是十分坚固!

        如此一来,自己的根基便要远远超出刚刚突破八品之人数倍!

        “我若是以现在的实力,在和瓮中仙、裴氏之流战斗,哪怕是琅琊姐不帮忙,也没有阵法压制,应该……也可顺利战胜!”

        兴奋之余,梁九难忽然又发现,就在自己这两轮气海之中,竟隐隐还有两个星辰闪烁。

        “嗯?这是……”

        梁九难愕然发现,自己体内真元的变化,就是从这两颗星辰散发而出!

        虽说奇怪,但这星辰和气轮之间,似乎融合得非常完美。

        “罢了,或许是功法的缘故吧。”

        梁九难摇了摇头。

        如此修行,一夜而过。

        直至白昼,星辰之力渐渐散去,梁九难这才睁开双眼。

        “呼……”

        吐出一口浊气,梁九难起身之下,只觉得身体轻盈无比。

        修为突破八品。

        《巨门锻体经》也已经入门。

        梁九难看了看桌上的小刀,那是自己切纸张文书用的,当即取来,朝着手腕轻轻一划。

        略微有些痒痒的感觉。

        但细细看来,手腕只有浅浅的红印子。

        再反观那小刀,刀刃之处竟已经斑斑开裂。

        “看来,寻常粗制铁器,的确已经伤不了我。”

        “但降魔司、不良人这种体制下配置的精钢兵器,亦或者是旁门左道的一些特殊武器,我应该还防不住。”

        梁九难大概给自己目前的肉身做了一个评估后,只觉得心中一阵畅快!

        从前,他修炼更多是没办法的事情,遇到案件时,也宁可插科打诨,在降魔司内做一个文职的书记官,以至于自己虽然是被司主李尚京收养,却也难免饱受非议。

        但这一次……

        梁九难沉默片刻,《太岁降魔图》之所以给他延寿,或许也是想让他看清自己。

        也该说是机缘巧合。

        若不是除夕发生这种事情,如同这样的大案,自己是绝对不会被派去插手的。

        经过此事,梁九难也终于发现,原来……危急时刻,修为的高低不单单是自己的生死,也有可能是同伴的生死!

        “哪怕是为了琅琊姐,为了司主,我也得改变心态,真正走下去了!”

        梁九难走到了桌案前。

        按照规矩,他要将卷宗写下,然后递交给司主李尚京,才算是结案。

        至于裴老夫人……自然是陈刺史审问了。

        毕竟,牵扯到了长生天!

        梁九难略微思索之下,提笔沾墨,缓缓写下:

        “除夕夜,有婴鬼嗜杀成性,引众人恐慌不已。”

        “又因层层查证,得见裴家内部阴诡之处。”

        “无视女婴之命,以其皮囊,试图修成厌胜邪术。”

        “女婴之母,贪恋地位钱财,甘愿以亲女换之,令人心寒。”

        “有主母裴氏,愿做恶人,施以洗女邪术,换婴鬼一线生机。”

        “却因邪术诓骗,心性扭曲,眼见计划败露,拖裴家主君同归于尽。”

        “又因丫鬟仆从之流言,引杨家姐妹,于山庄见机关术、扎彩术、化神之法,一切一切,皆因姐妹之仇,女儿是恨,瓮中仙之怨,灼烧内心,无法熄灭。”

        “终究,人伦尽丧,化作残生娘娘之化身,以鬼子母为引,争取谋算之时辰。”

        “一朝查尽真相,见裴家老妇,因女儿丧命成执,因满目婴鬼成魔,以魔气做神身,图谋信仰之力,执掌一城众人生死。”

        “幸而天地垂怜,与婴儿一线生机,放其轮回。”

        “如今观之,不禁哀叹。”

        “直到世间,人人皆可成残生娘娘,庇佑孩子,不见悲苦生死。”

        “祈愿!”

        提笔之下,梁九难微微吹干了墨迹,便将其装裱完毕,准备前往递交给李尚京。

        忽然间,门外传来一阵莫名嘈杂声。

        “杨影,你别让我们难做了,司主说了,你现在不能和九难见面!”

        “是啊,你们赌约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也能理解,但你这个时候可别犯浑啊!”

        “就是啊,同僚一场,有摩擦无妨,可别动了真格的!”

        梁九难一愣,旋即撑起脑袋,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差点忘了,这里还有个小兄弟等着我呢!”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